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绝对不贪图你一分财产
    阮小溪以为男人是想要和她抢孩子,她的脸上浮现出几分的惊慌失措:“乔弈森,我告诉你,孩子们都要是我的。”

    乔弈森:“他们也都是我的。”

    说罢乔弈森在阮点点的头上落下了一个吻,他对阮小溪开口道:“你有叫车么?我帮你送点点出去。”

    阮小溪不可置信的看着乔弈森这样豁达的样子,要知道上次两个人发生矛盾的时候,乔弈森可是一心的想要孩子的。

    转念间阮小溪又想起来了方晴儿,对了乔弈森现在已经有了其他的女人,那个女人现在有了自己的孩子,乔弈森要是真的喜欢她的话,肯定会只觉得那个女人的孩子是最重要的。

    阮小溪脸上冰冷:“车就在门外。”

    乔弈森和阮小溪一起出门的时候,乔弈森打开车门就看到了主驾驶上的解慕,乔弈森没想到又是这个男人,他一时间眼神中涌出几分的怒意。

    阮小溪却没有注意到乔弈森和解慕之间的暗流涌动,她默默的把两个孩子放在了车上,对乔弈森开口:“离婚协议书你来写,我是绝对不会贪图你一分的财产,我只用签字就好。”

    乔弈森的思绪还是停留在车上的解慕身上,刚刚他和这男人对视的时候,感觉自己像是望进了一滩深不见底的深潭。

    乔家的大门外隐约有已经看到了方晴儿的身影,阮小溪深吸了一口气,打算直接上车和这里划清楚界限,可是在这个时候,乔弈森忽然之间低下头在阮小溪的耳边说了一句:“小心解慕。”

    阮小溪满脸都是疑惑,乔弈森在说什么?

    就在阮小溪想要反问一些什么的时候,乔弈森已经转身离开了。

    阮小溪坐上解慕的车,她抱着两个还在沉沉睡着的孩子,想着乔弈森刚刚说出来的话,虽然现在的乔弈森已经没有任何的可信之处,但是阮小溪也感觉到了解慕出现的时候好像是有一点太过于巧合了。

    他的行为也好像是太过于殷勤,要说是因为那个时候自己救了他,也太过牵强了吧。

    在今天阮小溪收到晨微的钱之后,解慕自告奋勇的帮阮小溪找了房子,知道她在今天下午的时候要回去乔家,还直接送了她过来。

    阮小溪看着解慕,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间想起了一个人,宋舟鸿。

    宋舟鸿的那张脸在自己的脑海中放大的时候,她忽然之间感觉到了一阵的寒冷。那个人是她最大的一个噩梦。

    阮小溪忽然间感觉自己像是又走进了一个陷阱。

    阮小溪正在犹豫的时候,解慕已经开车到了阮小溪租的房子门口。男人及其绅士的下车帮阮小溪打开了车门:“已经到了。”

    阮小溪这才回过神来,她看着眼前的房子,当时解慕提出来要帮她挑选房子的时候,阮小溪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最终还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定下来的。

    所以说这个房子应该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解慕抱着阮点点,阮小溪抱着念念和度度走进了房间,这房子其实还算是不错,就是小,乱了一点。

    “还可以。”解慕说道。

    阮小溪也点了点头,以她的金钱能够租到这样的房子已经是十分合算了。

    解慕走后,阮小溪简单的收拾了房间,这是个三室一厅的格局,阮点点已经长大了自己睡了一间,度度和念念和自己睡在一起,还能够有一间的客房。

    就在乔弈森让阮小溪小心解慕的接下来的几天,阮小溪没有见到这个男人。

    阮小溪舒了一口气,解慕看起来并不像是有所图的样子,可能之前他会经常看望自己真是因为自己刚好住进了他旗下的医院。

    阮小溪在家中照顾了两个孩子几天,这天她接到了乔家的电话,是叫她去签离婚协议书的。

    阮小溪拿着自己的手机楞了一下,她和乔弈森已经结婚了这么多年,如今走到了这样的一步,要说是一点感觉都没有是不可能的。

    阮点点看到阮小溪在接到一个电话之后,整个人都僵硬在了原地,有些担忧:“妈妈,你怎么了?为什么爸爸这段时间不来看我?”

    阮小溪压制心中的绞痛,她吻了吻阮点点的额头,他没有告诉阮点点她已经决定要和乔弈森离婚。

    医生说阮点点现在的身体状况还不是特别的稳定,要是在现在给予他并不适当的刺激,很可能会造成阮点点的精神崩溃。

    阮小溪:“没什么,只是妈妈刚刚接到了晨微阿姨的电话,她刚刚让我出去和他见一面,你在家中要好好的照顾自己,要是有陌生的人来敲门,一定不能随意的打开知道了么?”

    阮点点“嗯”了一声:“你放心吧,我绝对不会那么傻的。”

    阮小溪又陪了阮点点一会,就直接出了房间,是时候给自己这段婚姻做一个结局了。

    阮小溪到了乔家的时候,却没有见到乔弈森,她走到客房的时候,里面的人是方晴儿。

    方晴儿正坐在柔软的座椅上,一点点的给自己涂抹指甲油,刺激的味道直接让阮小溪皱紧了眉,这个女人不是已经怀孕了么?她难道不知道什么是孕妇不应该做的么?

    方晴儿看了阮小溪一眼,娇滴滴的说道:“我说是谁啊,原来是阮夫人,你看我刚刚都没注意到你,你什么时候来的?”

    阮小溪没心情和她说一些有的没的,在以前,乔弈森的那个初恋女友安初檬的手段可是比方晴儿不知道高出多少个段位。

    阮小溪:“有什么话你就直接说吧。”

    方晴儿笑了:“我就喜欢你这直接的脾气,就这么说吧,我现在已经有了乔弈森的孩子,你已经决定要和奕森离婚了,但是现在还是不肯签字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阮小溪皱了皱眉:“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阮小溪从来就不知道乔弈森什么时候让自己去签字,只要乔弈森把离婚协议书放在自己的面前,她一定会二话不说的写下自己的名字。

    方晴儿的声音骤然犀利:“我说的还不够清楚么?我要你现在就和乔弈森离婚。马上,不能够再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