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不要没有安全感的男人
    阮小溪听完这句话,直接就断了所有的念想,如果一开始还能自欺欺人的说乔奕森和方晴儿不会有什么肮脏的**关系,现在都不能再骗自己了。

    只是如果以后方晴儿真的生下了乔奕森的孩子,那样的话,点点,念念,度度会怎么样呢?

    方晴儿这样的女人真的会好好的对他们么?阮小溪也不知道怎么忽然之间就想起来了曾宝琴。

    她苦笑一声,就在前段时间她还直接拒绝了阮少安的电话求助,现在她要是从乔家直接离开了,那就真的是没有地方可去了。

    阮小溪还推拒了娱乐主编的电话,更是连工作都不好回去。

    阮小溪这个时候才发现一件可怕的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生活中的每一秒几乎都是围绕着乔奕森活的。

    她要是真的和乔奕森离婚,那样的话她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她的钱在宋舟鸿那里的时候已经全部都用来偿还了他。

    阮小溪闭上眼睛,她最终还是掏出了手机给晨微发过去一个信息。

    我打算要和乔奕森离婚了。

    ……

    晨微这段时间过得实在是鸡飞狗跳,萧以白的嘴实在是太毒,经常把她堵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晨微“萧以白,我告诉你,你要是再这样嘴臭的话,你就真的一辈子都没有生意了。”

    萧以白不屑的冷笑。

    晨微这个时候才忽然想到了什么,问萧以白“我说你……每天每天的都没有生意,你怎么支撑着这个医院的?”

    萧以白冷眼看了晨微一眼“能够养得起你就可以了。哪那么多为什么。”

    晨微吃了憋,她准备今天做饭的时候在萧以白的皮蛋瘦肉粥里多放三勺子盐。

    就在晨微气鼓鼓的时候,她接到了这条短信我打算要和乔奕森离婚了。

    只是看到这几个字,晨微就愣在了原处。

    萧以白看晨微忽然之间就整个人都傻了,他忍不住走过去问到“怎么了?”

    晨微脸上的表情变了又变“我朋友刚刚告诉我她想要和他丈夫离婚。”

    萧以白“好朋友?就是那个阮小溪?”

    晨微只觉得胸口堵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萧以白摇晃了晨微两下“你振作点,人家要离婚和你有什么关系?你这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你要离婚了。”

    晨微神情微凉“你可能不知道,我的爱人就是因为他们两个人去世的。”

    这时候萧以白非常不合时宜的回了句“我知道啊,你以前的时候和我说过得,我记性没有那么不好。”

    晨微一时间愣了,她没想到萧以白竟然这么不按套路说话,直接把她的思路都打断了。

    “你闭嘴!”

    晨微额头的青筋都蹦起,她可是有好好的在难过的,他那种轻松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最终晨微还是回复了一条信息回去你需要我帮你什么?

    阮小溪看到晨微的短信的时候,她捏着手机的手紧了又紧,最后还是说了我想借你点钱,一万块就好,等我有了马上就还你。

    晨微看着阮小溪的短信,她是非常想要帮阮小溪的,可现在他自己也是一身外债,甚至还在打工还钱。

    晨微陷入了思考,最后还是咬咬牙对萧以白开口道:“能不能再借我一点钱?”

    萧以白在办公桌前挑了挑眉:“多少?”

    当天阮小溪就收到了晨微给她的一百万。

    阮小溪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银行卡后面的数字,她的眼睛的瞪得极大:“这……这是怎么回事?”

    阮小溪直接拨通了晨微的电话号码,她是有想要借一点钱,但是她没有想要这么大的一笔巨款啊。

    可是阮小溪的电话打过去之后,那边却没有一点的回复,阮小溪的眼神黯淡,她最后只能又发送过去了一个短信:谢谢你,晨微,但是这实在是太多了。我只需要五万就好。

    这消息发送过去,晨微依旧是没有回答,这笔钱就像是天上飘过来砸在自己的头上似的。阮小溪把剩下的九十五万存了起来,她打算等到晨微回来的时候就直接把这笔钱还给她。

    阮小溪当天回到了乔家,一进门就看到了乔弈森和方晴儿正在吃晚饭。

    乔弈森在看到阮小溪的瞬间,眼神中闪过了点痛楚,但很快又被冷漠掩埋了下去。

    “你回来了?”

    阮小溪抬头看了一眼乔弈森,又看了一眼他身边的女人,阮小溪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直接就走进了婴儿房。

    阮点点又陷入了沉睡,阮小溪看着婴儿房中的三个孩子,她想着怎么能够一次性的把三个孩子带走,如果她要是和乔弈森离婚,这几个孩子,是绝对不能够留在乔弈森的身边的。

    当初她只是离开了乔弈森一段时间,阮点点就被人害成了现在的这个模样。

    就在阮小溪准备背起阮点点的时候,门口处忽然间投下了一个阴影。

    阮小溪抬头就看到了乔弈森那张冷峻的脸,她只是看了男人一眼就低下了头,现在她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是乔弈森。

    乔弈森:“你真的要和我离婚?”

    阮小溪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乔弈森的过错,明明都已经被自己捉奸在床,明明是他造成的现在的局面,可是男人却还是那样的理直气壮。

    阮小溪冷笑一声:“对,我要和你离婚。”

    “我不管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我都恨你和其他女人不清不楚的**关系,我也讨厌你什么都不告诉我的态度,我不想要有个这样没有安全感的男人,所以我们离婚吧。”

    阮小溪说这话的时候,竟然没有感觉到心痛,她好像还笑了出来。

    阮小溪想要背起阮点点,但是这样的话就没办法带走其他的两个孩子。

    乔弈森看着阮小溪焦急的样子,他叹了口气,走到阮小溪的身前直接抱起了阮点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