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乔奕森你欠我一个解释
    阮小溪擦干了自己的眼泪,她摇摇头,如今她的样子已经足够狼狈了。她不想自己身上的衣服脏了解慕的车。

    解慕也没有勉强她,他看了眼阮小溪已经湿透了的衣裳,拦住了一辆的士“麻烦把这位小姐送回家。”

    说罢就把阮小溪推到了车上“既然你不想我送你回去,就只能这样了,只是很可惜我不能当护花使者了。”

    车子开动的时候,阮小溪都还没回过神来,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向后看了一眼,透过模糊的玻璃她看到解慕对她挥了挥手。

    阮小溪也想要礼貌性的回礼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手上还有一块手帕。上面有淡淡的男士香水的味道,这样的做工和布料一看上去就是价格不菲。

    阮小溪忽然间心中有几分忐忑,这会不会很贵?

    经过这一路的大雨洗礼,阮小溪终于已经稍微冷静来。

    今天的事情实在是太过于诡异了。乔奕森按理说是不可能做出来这样的事情,阮小溪本应该是绝对的相信乔奕森的,可还是被当时的声音和场景震撼到了。

    会不会是乔奕森有什么苦衷呢?

    阮小溪他忽然间想听到乔奕森的声音,她想要听到他的解释,只是现在太快了,她想还是给两个人一点冷静的时间吧。

    第二天阮小溪拨通了乔奕森的电话,却被一个个的拒绝接通了。

    以前的乔奕森从来都没有发生过这样的情况,无论多么忙,无论多么的累,他都没有挂断过她的电话。

    阮小溪想起来昨天的情景,她那个时候就这样直接离开了,方晴儿还在乔奕森的房间之中,两个人有没有发生什么呢?

    阮小溪还记得浴室的门刚刚打开的时候,方晴儿是全裸着的,她的意图实在是太过于明显了。

    阮小溪的头狠狠地一痛,她又想起来了乔奕森的那张脸。

    “妈妈,你是怎么了?脸好红啊……”

    阮点点这个时候正是清醒的,阮小溪在阮点点的身边一边陪伴他,一边胡思乱想。

    阮小溪有些疑惑“我的脸红么?”

    阮点点伸出手摸了摸阮小溪的额头“妈妈!你的头好烫啊!”

    阮小溪这才发现自己竟然是发烧了,应该是昨天的那场大雨实在还是太勉强了。

    阮小溪不想让阮点点有什么负担,她温柔的吻上了孩子的头“没什么的,妈妈只是有一点热而已,你放心吧。”

    阮点点一点也不放心,可是他就算是不放心也是没有用的因为接下来不久,他就又一次陷入了昏迷。

    阮小溪看着阮点点的小脸,她给阮点点盖紧被子,就想要起身出房门,可是刚刚站起来,就有一阵强烈的眩晕感涌上来。

    阮小溪的眼前一阵发黑,直接就晕倒在了地上。

    中间阮小溪好像是听到有谁急切的声音,但是她来不急看那个人的脸,就直接整个人昏了过去。

    阮小溪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是在医院之中,手上还一点点的注射着点滴,阮小溪得头还是剧烈的作痛。

    “你醒了。”

    阮小溪顺着声音看过去,就看到解慕。

    阮小溪有些吃惊“你怎么会在这里?”

    解慕笑了“其实那天之后我就十分的在意,实在是太冷了,我觉得你的身体会受不了。正好这个医院有我的一部分股份,你刚刚被送进来的时候,我就已经接到消息了。”

    阮小溪其实并没有心情听男人的一堆长篇大论,她看向解慕的身后,并没有自己想要看到的那个男人的身形。

    阮小溪的失落被解慕看在眼里,他问道“没有看到自己想见到的人,十分失落么?”

    阮小溪摇摇头,她知道乔奕森不可能会出现在这里的,那天早上的电话她就能够知道乔奕森的公司应该是已经出了很大的事情。

    乔奕森是不会有时间来这里看她的,只是她在昏迷之前听到的那个声音实在是太像他了,让阮小溪有了一种可能乔奕森也会在这里的错觉。

    可是错觉终究是错觉。睁开眼之后就都是现实了。

    “他有来过么?”

    解慕知道阮小溪问的人是谁,他犹豫了一下,该是说道“除了我就没有其他人了,好想你的弟妹一个叫做程琳的人好像要来看望你似的,但是她忧思过度,在路上的时候晕倒了,送到医务室之后发现她竟然怀孕了。”

    阮小溪不可置信的问“怀孕了?”

    这……不是上次的报告上面说,程琳这辈子应该不可能有孩子了么?

    但是不管怎么说,乔一鸣是极为喜欢孩子的,现在程琳怀孕了,终于也算是得愿以偿把。

    阮小溪在医院中一住就是七天,这七天里乔奕森没有一个电话,也没有漏一次面。

    阮小溪等的心灰意冷,他原本是有很多想要问乔奕森的话。但是现在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个解慕倒是经常会出现看望阮小溪。虽然阮小溪再三表示并不用他这样费神,但是解慕还是风雨无阻的看望。

    这几天里方晴儿和乔奕森的新闻沸沸扬扬,就算是阮小溪不是想要看,电视机里报纸上,还有周围的医生护士议论,都是再说这件事情。

    阮小溪以前的时候就是因为没有听从乔奕森的解释。所以才造成了之后宋舟鸿的事情。

    阮小溪这次已经是吸取了经验教训,无论别人说什么,无论报纸上登出来的画面是有多么的清晰大尺度,阮小溪都像是没有看到一样。

    她在等乔奕森的一个解释。

    他也相信乔奕森总是会有一个解释的,虽然他可能现在还不方便对自己说,但是总会有他想要对自己说的那么一天。

    阮小溪抱着这样的心情,等了一天又一天,阮小溪的精神状态并不是很好,这场大雨触动了之前一直都没有养好的身体,高烧转变成了肺炎,肺炎又转变成了身体各个机能的抗议。

    阮小溪在医院一住就是小一个月。

    她某天在医院中看到了乔奕森。

    还有他身边的方晴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