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他没碰我一根手指头
    阮小溪最终还是坐解慕的车回家的,原本是灯火辉煌的酒店,但奇怪的是阮小溪在酒店外等了有十几分钟,竟然都没有等到任何一辆出租车。

    阮小溪回到乔家的时候,透过车窗看到了等在乔家大门外的乔奕森。

    阮小溪心里一跳,是她要求乔奕森每天七点之前必须回家的,但是现在她却和个男人聊到了这么晚。

    阮小溪从解慕的车上下来的时候,解慕把自己身上的大衣披在了阮小溪的身上。

    阮小溪看着男人十分绅士的动作,解慕说“外面风大。”

    阮小溪其实是觉得这个男人有点多此一举了,毕竟她已经到了乔家的大门口,他这样做,只会让乔奕森误会。

    果然,乔奕森的眼神落在解慕的身上“他是谁?”

    阮小溪解释道“我今天出去了一趟,路上遇到了一点麻烦,是这位先生救了我。”

    阮小溪只能这样模糊其词了,要是把他压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告诉乔奕森,这男人肯定要直接把解慕掐死。

    乔奕森点点头,他搂住阮小溪,把她身上的外衣不动声色的拿了下来,还给解慕。

    阮小溪不好意思做的事情,乔奕森不会。

    乔奕森“谢谢这位先生了,我夫人中间有麻烦到你的地方。”

    解慕听到阮小溪的话,说道“哪里是这么回事,实不相瞒,我今天在春色被人下了些不上台面的药,我还要谢谢令夫人帮我解毒呢。”

    解慕的话说的实在是太过于让人胡思乱想了。

    乔奕森看了阮小溪一眼,她的眼神冰冷“他说的都是真的?”

    阮小溪声音小了起来“要是非这样说的话,其实我们两个是互救。”

    乔奕森全身上下翻滚着怒火,但是他看到男人头上的绷带就知道他应该是没有沾到什么便宜,不然小溪也不可能会从他的车上下来。

    乔奕森强忍着怒火“那这样的话就更好了,都互不相欠,也是十分的简单。”

    “外面风大,我就带着我的夫人先回去了,就不在这里陪你了,也希望这位先生早些回家吧。”

    乔奕森的语气不太友好,解慕也不在意,他知道乔奕森这是已经在给他下逐客令,他笑了笑说道“那这样的话,我就先离开了。”

    阮小溪被乔奕森拉扯这进了房间,乔奕森脸上的表情实在是不太好看。

    乔奕森“说说吧,怎么回事?”

    阮小溪支支吾吾的解释“是这样的……”

    阮小溪把事情原因后果,一点也没有遗漏的像乔奕森讲了,除了自己被解慕沾了点便宜的事情。

    阮小溪知道就算是自己现在不说,乔奕森也能够直接查到。

    隐瞒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

    乔奕森听完阮小溪的话,他问了句“你被他拽进房间里的时候,就没有被他碰到一根手指?”

    阮小溪怎么可能承认,就算是被碰到了也必须说是没有碰到,不然的话,乔奕森怎么可能会放过她。

    “绝对没有,我对天发誓。”阮小溪站起来,指着天说道。

    只是阮小溪虽然表现得好像是十分坚决的样子,但是其实并没有那么简单,乔奕森也不是傻子,总不可能阮小溪说什么就是什么的样子。

    解慕都被打成那个都还是笑盈盈的样子,可见当时的情况是有多么的危险,乔奕森的头一抽抽的疼,阮小溪总是有这种能力,一次次的把自己卷进乱七八糟的事情中。

    最近乔奕森的这边也是情况不好,本来就已经是焦头烂额,回到家却发现阮小溪不见了。

    当时乔奕森的整个人都像是没有了魂一样,生怕阮小溪发生什么意外。

    拉斯维最近遭到了不知道是什么势力的重创,而且现在乔家的情况也不是乐观。

    乔奕森开始觉得自己应该是惹到了什么神秘的背后力量。有很多事情如今已经不是他能够阻止的了。

    乔奕森之所以会出现在门外,是因为他正准备也出去寻找阮小溪的下落,结果正好遇到了回来的阮小溪。

    乔奕森心头有火气,他也不想听阮小溪撒谎了,他直接把阮小溪抱起来“不管有没有被碰到,我都要带着你去好好洗洗。”

    说完就直接带着阮小溪进入了浴室。

    阮小溪抓着乔奕森的手臂,她知道这要一进去恐怕没有一段时间是出不来的“弈森,弈森我已经很累了。”

    乔奕森看了阮小溪一眼“我怎么感觉你刚刚从解慕的车上下来的时候,还是很有活力的样子?”

    阮小溪脸上一下子就颓了“我真的累了。”

    乔奕森“累了,还有精力去弄什么这种小新闻,还去了那样的地方。”

    乔奕森一想到阮小溪自己一个人去了那种地方,她现在能这么完好无损的回来,无异于是一只小绵羊去了狼群中走了一圈。

    他一定要给她个教训。

    阮小溪最后还是被里里外外的洗了一遍,阮小溪昏昏沉沉被裹上被子的时候,她听到乔奕森在身边问到“他头上的伤是你砸的?”

    阮小溪好像是点了点头。她听到乔奕森满意的声音“干得漂亮。”

    阮小溪忍不住在睡过去之前轻笑了一声这个小心眼的男人。

    第二天乔奕森一大早就被一个电话惊醒了,阮小溪迷迷糊糊的时候就听到乔奕森起床的声音,还有男人急切又冰冷的声音“怎么会这样?陈老不是一直都是我们的稳定客户么?”

    阮小溪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到乔奕森正在边打电话边穿衣裳。

    这次应该是极为紧急的事情,因为乔奕森都没有来得及在她的头上留下一个早安吻就匆匆的离开了。

    当时阮小溪并没有十分在意,她醒来以后还是先去看了点点,整整一天都在家中陪伴着点点和度度,但是今天阮小溪总觉得心头有点什么奇特的感觉。

    说不出来是为什么,阮小溪总是心神不宁。果不其然,当天晚上乔奕森没有回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