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希望你能够原谅我
    阮小溪找到了个好位置,拍下了这女人放浪形骸的样子,就在阮小溪准备离开的时候,那几个男人中忽然间有人对她喊了一声“你做什么?”

    阮小溪的心跳漏了半拍,竟然这么快就被人发现了呢?

    阮小溪撒丫子就跑,可是她一个小女人哪里能够抵得过几个男人的追捕,没一会儿阮小溪就被险些被抓到。

    阮小溪钻进里面的客房区域,前面眼看着就是死路,就在这个时候,一只手从旁边伸过来,直接把阮小溪拉进了房间。

    阮小溪心跳如雷,她听到外面有人奔跑过的声音,而后又慢慢的消失。

    阮小溪这才放下心来,她喘着粗气对刚刚帮了她一把的男人说了“谢谢”。

    这个时候阮小溪才发现有什么不对,她竟然被人死死的压在墙上,她使劲推了男人一把“你干什么?”

    男人被阮小溪推开,她这才看清楚男人的脸,阮小溪有几分的心惊,这个人竟然和乔奕森长得有一点的相似,只是轮廓比起乔奕森来说更为深邃。

    男人被阮小溪推了个踉跄,他眼神有几分的迷离,脸色也是不自然的潮红。

    阮小溪这才发现这个人该不会是被下药了吧,但是那你也不能随便从路上抓一个人就泄火啊。

    男人呼吸滚烫而沉重,阮小溪刚刚拿一下并没有对他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他朝着阮小溪一步步的走过来。

    阮小溪实在是被这个男人吓得腿软,早知道这人是个毫无理智的野兽,她宁可被外面那群人抓到。

    阮小溪一步步向门的方向移动,眼看就要握到手把的时候,男人忽然冲过来,直接就把阮小溪扛了起来,重重的扔在沙发上。

    阮小溪没想到自己日常完成个工作还能够遇上这种事情,她拼了命反抗挣扎,奈何还是抵不过男人的力气。

    就在男人准备欺身压下的时候,阮小溪摸到了桌子上的酒瓶,二话没说就碎在了男人的头上。

    男人踉跄了两下,最终倒在了阮小溪的身上。阮小溪费了好大力气才把人从自己的身上推下去,她心有余悸的想。幸亏自己还是有一定的战斗能力的,不然的话,可能就出大事了。

    就在阮小溪准备离开的时候,她看了一眼地上的人,他该不会就这么死了吧。

    阮小溪犹豫了两秒,还是走到男人的身边,摸了摸那人还有没有呼吸。

    还活着。

    阮小溪看着这张和乔奕森神似的脸,还是没有忍心就这样直接离开,她废了好大的力气把人直接搬到了沙发上,用浴室里的毛巾小心的帮他处理了下伤口。

    阮小溪最后心说我也算是尽力了,就算是报答你刚刚救了我的情意吧。

    阮小溪回到了乔家以后,就先把自己手上拍到的照片全都发给了之前那个让她去查这件事的总监,委婉的表达了她不希望这份报告的署名中还有自己的名字。

    看样子刚刚的偷拍行为已经明显让那人有了不悦的感觉,牵连到乔奕森就不好了。

    阮小溪本以为这件事就这样过了,可是她没有想到,当天下午,被她一酒瓶子打在头上的男人就找上了门。

    阮小溪没想到就那么短暂的相遇还能够被人捉到。

    男人站在乔家门口对阮小溪伸出手来“你好,我是解慕。”

    阮小溪有点尴尬,她握了握男人的手“你好,我是阮小溪。”

    解慕摸了摸自己头上的纱布,笑着说到“今天实在是不好意思了,我今天被人动了一点手脚,中间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希望你能够原谅。”

    阮小溪更加尴尬了,这个人难道就是因为自己想说一句对不起,专门找到她的家里来的?还有他是怎么知道自己的身份的?

    好像是能够直接看出来阮小溪的疑问,解慕解释道“因为在我清醒之后,去追查了究竟是谁这么大胆对我下了这种不上台面的药,然后离开不经意的查到了这里。”

    阮小溪尴尬不失礼貌的笑了笑“没什么,我不在意的,你没事就好。”

    阮小溪不知道自己除了这个还能说什么。

    这时候解慕忽然间说道“这怎么行,是我的责任,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来请您吃饭吧,希望能够赏光。”

    阮小溪本想说不用了吧,可是看到男人十分有礼貌的快要九十度的鞠躬。她还是没有能够把自己刚刚想说的话说出口。

    总之阮小溪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和解慕面对面的坐在了餐桌旁边。

    阮小溪忽然一想到,要是乔奕森知道她今天发生的事,又跑到这里来和始作俑者一起吃饭。恐怕脸上的表情一定会不太好看吧。可能会想直接把人拍死在桌子上。

    阮小溪就这样想着。解慕已经叫了菜,阮小溪一直魂不守舍,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点了些什么菜,但是最终上来的时候,她竟然惊奇的发现,这里所有的菜,都是她喜欢的。

    阮小溪“这些都是你点的么?”

    解慕虽然长相和乔奕森有一点的相似,但是性格上却是完全不同。

    乔奕森这个人有那么一点的冷,虽然现在已经完全感觉不到,但是刚刚开始和他接触的时候,阮小溪可是把乔奕森的冷体会了个真切。

    而现在的这个男人却总是有种修养利好的绅士风度,说起话来都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解慕愣了一下才说到“这里面也有你点的,我刚刚还十分诧异,你点出来的菜竟然刚好都是我喜欢的。”

    阮小溪开始还没有怎么在意,可是和解慕聊了两句以后,阮小溪才发现自己竟然和这人有这十分相似的兴趣爱好。

    两个人边吃边聊,不知不觉竟然已经天色沉了,阮小溪看了眼自己的手机,天啊,竟然都已经快八点了!

    乔奕森应该早就回家了。

    阮小溪“实在是抱歉了,今天我们聊的很开心,但是我还有事,现在真的要先走了。”

    解慕站起来“用不用我送你呢?”

    阮小溪摇摇头,要是让个陌生男人送自己回家,乔奕森不一定会怎么吃醋呢。还不如自己回去来的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