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要扔下我一个人
    阮小溪走出房间的时候,乔奕森温柔的看着自己的妻子,说道“这个孩子的确是我妻子妹妹的孩子,但是我们早就已经收养了他,把他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孩子。”

    “今天家中的佣人说孩子的外婆来带走了孩子,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原本管纪录的警察大哥说道“啊,是因为她想要卖掉这个孩子的器官。”

    乔奕森的表情变了“竟然是这样。”

    曾宝琴在旁边叫到“这个孩子我给你们,我给你们,我也不想卖掉他了,你们救救我,救救我。”

    阮小溪看着曾宝琴满脸是泪,身下还有种尿骚味,心中生出来一点不忍。

    她拉了拉乔奕森,小声说道“我看她很可怜的样子,不然……”

    乔奕森冷声说道“我们家可是合法商人,既然我们家中的人犯了这样违法乱纪的事情,那还是希望各位同志能够依法处理。”

    曾宝琴不可置信的看着乔奕森“你说什么!你不能这样对我!你怎么能够这样对我,救救我,不要扔下我一个人。”

    就在乔奕森这样说的时候,阮小溪的眉毛也微微的皱起。

    可最终阮小溪还是被乔奕森直接拉出了警察局。

    踏出警察局大门的时候,阮小溪忍不住问到“我们要不还是救他一下?不然的话她会坐牢的。这个罪名可是不小。”

    乔奕森笑了“她难道不应该坐牢么?她做了这样的事,没有人逼着她去这样做的,她都是自己选择的,我们没有必要冲上去给她擦屁股。”

    阮小溪虽然知道是这么一回事。但是还是有一点的不自在,好像刚刚是他们见死不救一样。

    乔奕森把度度放进阮小溪的怀中“你看着度度,可爱么?”

    阮小溪点点头,度度当然可爱了。

    乔奕森说“那你这样想想,如果今天在你身边的人不是我,而是一个非常普通的男人,他不能制压曾宝琴这样的女人,那么他会变成一个什么样子?”

    “他可能会被卖到深山老林,可能会真的被取下身上任何能够利用的部分。”

    阮小溪说不出话来,她垂下头看着度度,他知道乔奕森说的都是真的。

    乔奕森“怎么样,你现在还同情她呢?”

    阮小溪纠正了乔奕森的语病“我不同情他,我只是可怜她而已,她失去了静怡,怎么说她也是静怡的妈妈。”

    乔奕森挑挑眉“那我们现在进去把她救出来么?”

    阮小溪推了乔奕森一把“就你话多,回家吧。”

    ……

    曾宝琴没想到乔奕森和阮小溪竟然真的就这么走了,她像是疯了一样的大喊大叫“你们救救我,救救我!”

    曾宝琴的话没有说完,就被审问的人打断了“你让谁来救你?你现在只不过是咎由自取而已,你想让别人怎么救你?”

    “你要相信法律,没有什么能够凌驾于法律之上,你就老老实实的交代吧,争取从轻处理。”

    曾宝琴被关进监狱的时候,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恶毒的光乔奕森,阮小溪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

    把曾宝琴投进看守所的小警察听到她的话,笑道“你还是先不要想怎么不放过他们,你这可是故意杀人罪,虽然杀人未遂,但要是判刑的话,说说也要十来年,你好好看看你这身子骨能不能活过十年吧。”

    曾宝琴听到他的话瞬间全身发冷,十年?十来年?要是真的那么长的时间的话,她肯定会死在监狱中的。

    她忽然间想到了阮少安,刚刚她让乔奕森来救他没有成功,那可能是因为乔奕森不给自己面子,但是要是阮少安的话,可能还会有一线生机。

    “等等!我还有话要说。”

    阮小溪和乔奕森刚刚到家,就接到了阮少安的电话。

    阮小溪看着屏幕上跳动的名字心中有几分的复杂,对于这个父亲,阮小溪一直是有一种很奇特的感觉在里面的。

    他这个人软弱无为,所以才会造成了自己在家中的时候被曾宝琴欺负,但是她这个父亲总归还是有一点的人性的。

    不然的话在曾宝琴第一次出现要钱的时候,他并没有一起出现。

    乔奕森看到阮小溪发愣,有看到阮小溪手中电话上闪烁的那个名字。

    “怎么?要不要我来帮你接通?”

    阮小溪摇摇头“不了,这是我们家中的事,还是我自己来吧。”

    阮小溪接通电话之后,那边就是一个声音苍老的男人的声音“小溪。”

    “我知道我不应该恬不知耻的来求你,但是曾宝琴她虽然不好,再怎么说也是你的继母,要是能够帮帮她,你就帮帮她吧。”

    阮小溪的心中一阵心酸“爸,你知道她做了什么么?”

    阮少安刚刚已经从警察嘴中多多少少的了解了一部分,他也没有想到曾宝琴竟然会做出这种事请来。

    “她毕竟是你妈。”

    阮少安不知道除了这一句话还能说出什么来,他知道阮小溪心软,但是这次曾宝琴做出来的事实在是有点过分,就算是他也没有办法原谅。

    但是毕竟夫妻一场。他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曾宝琴死在监狱里边。

    “我总不能看他死在里面。”

    阮少安说完这句话之后,听到阮小溪那边沉默了。

    乔奕森看到阮小溪红了眼圈,他吻了吻阮小溪的额头“要不我来?”

    阮小溪摇摇头,她咬紧牙关说道“是。你是不能够眼睁睁的看着她去死,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外孙?”

    “她现在做出来的事都是罪有应得,我不可能让弈森为了一个想要杀掉自己外孙的女人,去试图用金钱买通法律,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说完这句话,阮小溪就挂断了电话。

    乔奕森问她“有什么感觉?”

    阮小溪喘了两口粗气“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