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女人,你竟然看不起你老公么
    光头看了一眼曾宝琴“妈的!你竟然是条子!”

    他后面本来还有很多弟兄,但是一眼看到警察来势汹汹,他就没有叫他们出来。他知道自己可能是惹到了什么人,原来的时候,那些条子也不是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买卖,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现在出来的人越多,就连累的人越多。

    曾宝琴和光头还有医生都被逮到了警察局,一上来光头就把刚刚的事情全都交代了。

    警察看着曾宝琴的眼神中全都是鄙夷“你知道你这是做什么?这是意图谋杀,这可是大罪。”

    曾宝琴不知道自己问就被逮到了这个地方,她的神经紧绷,尤其是在听到这个罪名的时候。

    “我没有我没有,我只是想要暗查这个组织的,我怎么可能会真的杀掉我的孩子?”

    警察们对于曾宝琴的说法都是嗤之以鼻,在这个时候,孩子已经被折腾了大半天,忽然间就开始嚎啕大哭。

    “这孩子还有什么亲人么?”

    曾宝琴先是摇摇头,又点点头“他是乔奕森的外甥。”

    “乔奕森?就是那个乔氏的乔奕森?”

    曾宝琴“对对对,就是他,你快把他叫出来,他不会不管我的,我是他的岳母。”

    警察局中的人都是可笑的看着这个女人“你说出来的话都能够相信么?”

    曾宝琴死死的抓住警察的手“我说的都是真的,不信的话你就给他打电话,让他过来。”

    其实今天的事中都透露着一点点诡异,这次的抓捕行动是上面总局下的命令,谁也不能够违抗的命令。

    说不定这是真的。

    一提到乔奕森的名字在场的人对曾宝琴的态度都稍微的有了点变化。

    他们没想到按照这个没人性的疯女人给的电话号码,他们还真的打通了乔奕森的电话。

    电话中的男人,声音中都带着一种养尊处优的雍容华贵,低沉的嗓音听的人心头一颤。

    “喂。”

    小警察哪里给这样的大人物打过电话,一时间吓得支支吾吾“我是乔奕森。”

    旁边的同事恨铁不成钢的在他身后踹了他一脚,小声的提醒“你他妈说什么呢?”

    小警察这才大着舌头说道“我……我我……我说错了,请问您是乔奕森先生么?”

    乔奕森轻声笑了“我是,请问有什么事么?”

    “这边有个女人带了个孩子,说是您的亲人。”

    乔奕森的声音慵懒“哦?是这样么?我可不记得我会有什么进警察局的亲人。”

    曾宝琴在旁边也听到了乔奕森的声音,他大声喊道“乔奕森,我是曾宝琴,我是小溪的继母,你快点来救我,求求你了。”

    小警察咽了口口水“主要是还有个孩子一直在警察局哭,您要是方便的话,可以来看看。”

    乔奕森装作没有听到那边女人鬼哭狼嚎的声音,他说道“是这样么?那我就去看一眼吧。”

    乔奕森听出来阮小溪这是在取笑他。

    他捏了下阮小溪的鼻子“哎呦,我的老婆,你竟然这样的看不起自己的老公么?”

    阮小溪笑盈盈的看着男人“我当然是不敢了,但是我一想到刚刚那个人说出来的话,就觉得好笑。”

    “我是乔奕森……哈哈哈。”

    阮小溪一想到刚刚电话里结结巴巴的那个声音,就笑的前仰后翻。

    乔奕森披上外衣“你笑吧,我还有重要的事要去处理,我要去接回我们的好儿子了。”

    阮小溪忽然叫住了乔奕森,她尝试着动了动自己的腿,经过了这一天的休息,她腿上已经稍微有了一点力气。

    这是他们的孩子,既然要迎接他回家,那么就需要他的父母一起去接。

    “我也要去。”

    乔奕森脸上满满都是不赞同“你昨天太疲惫了,还是好好休息的好。”

    阮小溪固执的迈着虚软的步子走下了床“不行。我就是要去,你以为我是什么林黛玉么?”

    乔奕森走到阮小溪的面前,直接抱着她走到衣橱前“你是芭比金刚,怎么可能是林黛玉。”

    阮小溪换好了衣裳,虽然她再三表明自己可以直接走出去,乔奕森还是固执的抱着她下了床。

    在路上乔奕森向阮小溪说了自己是怎么一点点的让曾宝琴自食恶果。

    乔奕森是让人去跟踪了曾宝琴的,他就知道曾宝琴从他这里没有拿到钱,下一步肯定是要铤而走险。

    开始的时候乔奕森只是以为曾宝琴可能会卖掉孩子,他也没有想到曾宝琴竟然心狠手辣到了这种地步。

    当阮小溪听到曾宝琴带着度度去了什么人体器官贩卖处,阮小溪的眼神变得又冷又恨。

    “他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情?再怎么说她也是孩子的外婆,她竟然为了钱都能做出这种泯灭人性的事情来。”

    乔奕森安抚道“不管什么样,现在度度是已经安全了,而且你也能够看清楚她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阮小溪问“那这次去了警察局,你会保释她么?”

    乔奕森忽然笑了,笑的一件的温柔无害的样子“你觉得我会放过一个这么蛇蝎心肠,想要害死我们孩子的女人么?”

    “我今天会做出这么冒险的事,就是为了能够直接得到孩子的抚养权。如果以后就算是到了法庭之上,她也是没有一点话语权。”

    “曾宝琴可是一个想要杀掉自己亲外孙的恶毒外婆啊。”

    阮小溪听了乔奕森的话,一时间全身发冷,这个男人还真是可怕,以后可是千万不要招惹到他,像是个毒蛇一样能够一口把人咬死。

    等到两个人来到警察局的时候,曾宝琴看到这两个人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的表情“你们看,这就是我的女儿,还有我的女婿。”

    乔奕森却看都没有看曾宝琴一眼,直接问“孩子呢?”

    小警察战战兢兢的指着一个方向,阮小溪走进他指着的那个房间,抱起一直在哭泣的孩子,说来也是奇怪,原本一直哭的孩子在阮小溪的手中就忽然的听住了哭泣。

    阮小溪在度度的额头上轻轻的落下了一个吻“妈妈来接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