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是可以被买卖的么
    当曾宝琴穿金戴银的出现在阮少安的年前的时候,她指着阮少安的鼻子骂“我说你这个老东西,你知不知道自己现在就想是一个傻子?”

    “你生了这个女儿,你给他要一点钱怎么了?她的命都是你给的!”

    阮少安抬起头看了曾宝琴一眼“是,她的命虽然是我给的,但是我也只是给了她这个,她为我们废的心神,早就已经把欠我的都管清楚了。”

    曾宝琴真想把这个男人的脑袋拆开看看里面是什么东西“我说你这个老不死的,你怎么这么拧!我当初怎么就嫁给了你这么一个东西!”

    阮少安看着曾宝琴,忽然间说了那么一句“我们离婚吧。”

    曾宝琴不可思议的看着阮少安“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阮少安的头发这段时间已经白了很多,阮静怡毕竟是他的女儿,当他刚刚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他的心脏漏停了一拍。

    还是曾宝琴叫嚣的声音把他的神智叫回来的。人果然是已经老了,就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活着了。

    “我们离婚吧,你想要的我给不了你,所以说你觉得我没有用的话,就直接离婚吧,我现在觉得这样的生活挺好的。”

    曾宝琴气的快要心肌梗塞了,她从阮少安那里出来之后,就到了阮小溪的这里。

    阮小溪的脸上有几分嘲讽,她看着曾宝琴说道“所以说你为什么会认为我给你钱呢?”

    曾宝琴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说道“我可是你的妈妈!”

    阮小溪像是听到了这一年来最好笑的一个笑话“我的妈妈?”

    曾宝琴犹豫了一下才继续说道“你的继母。”

    阮小溪说“那你为什么要向我要钱呢?有什么理由么?”

    “没有。”

    阮小溪“那你想要多少呢?”

    曾宝琴想了想,说“两百万。”

    两百万?

    阮小溪看了一眼曾宝琴,她现在真的不想再看到这个女人,她只要一看这人就会觉得恶心。

    “那实在是抱歉了,我没有钱。”

    阮小溪其实并没有骗她,她现在的确是没有什么钱,更没有什么所谓的两百万。

    曾宝琴奢侈惯了,她不知道自己是有多么的狮子大开口,也不知道自己的话说出来是多么的可笑。

    曾宝琴“你怎么可能没有这笔钱?就才两百万而已,你怎么能够这样的小气!你嫁入豪门之后就是这样对待自己的亲人的么?”

    阮小溪冷冷的看着曾宝琴“亲人?从你的嘴里听到这个词不觉得可笑么?我是不会这样对待我的亲人,因为你根本就不算是我的亲人。”

    阮小溪忽然间想到她刚刚生下阮点点的时候,那个时候是她这辈子最为窘迫的时候,那个时候曾宝琴这个“亲人”做了什么?

    给过她两百块么?

    阮小溪心头一阵痛意“你没有什么趾高气昂的资本,要是你跪下来求我,我还有可能会给你。”

    阮小溪说这样的话,只是为了让她知难而退,可是她没有想到曾宝琴竟然真的跪了。

    曾宝琴一想到只是稍微的跪一跪就能够拿到二百万,尊严算得了什么?

    乔奕森总觉得今天阮小溪被自己蹂躏成了那个模样,老流氓于心不忍,准备今天早一点回家。

    结果回到家就看到这样的一个场景。

    乔奕森话是问阮小溪的“这是怎么回事?”

    “是她说只要我像她下跪,就会给我二百万的。”曾宝琴抢着说。

    阮小溪没想到曾宝琴已经会为了钱不要任何的脸面了。

    “我说的是可能。”

    乔奕森走到阮小溪的床边“到底是怎么回事?”

    阮小溪就把刚刚发生的一切,简单的和乔奕森说了一遍。

    乔奕森看着地上那个卑微如同蝼蚁一样的女人,他问道“就算是来乞讨,也不是应该你来,阮少安呢?”

    曾宝琴说不出话来,乔奕森实在是厉害,一句话没有任何的脏字,就已经把她损到了说不出话来的地步。

    乔奕森“难道是阮少安不好意思来?所以你就自己来了?”

    “那你是以什么身份来要钱的呢?”

    乔奕森忽然间笑了“该不会是恬不知耻的用自己继母的身份吧。”

    曾宝琴本来想说的话被乔奕森说出来怎么听怎么像是在嘲讽她。

    “两百万是吧。”乔奕森对于曾宝琴这样的女人从来都没任何的好感,而且他也大概了解过阮小溪在阮家的时候每天都是过着一种什么样的日子。现在这个女人还能不要脸的上门要钱,也真是刷新了人的三观。

    乔奕森从胸前的口袋中掏出一张支票,随手就写下了二百万的数字。

    阮小溪看着乔奕森在画出来那后面的几个零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就变了,她直接握住乔奕森的手“不要!”

    乔奕森已经为了她妥协了太多了,他不想这个时候还让乔奕森因为他付出这样多余的金钱。

    乔奕森摇摇头,他对着阮小溪笑了笑“放心吧。”

    他直接写下了这几个数字,他站起来走到曾宝琴的面前,看着这个女人看着这张支票的时候,面上的那种贪婪的表情。

    他忽然知道为什么在一段时间之中,阮静怡也是这样,原来都是这个母亲教出来的。

    曾宝琴伸手就想要抓住那张钞票,可是她刚刚伸出手,乔奕森就把手抽了回来。

    曾宝琴随着那张钞票跪着往前走,看起来可笑极了,就像是一只被萝卜引诱的驴子。

    乔奕森笑着看她“你想要么?”

    曾宝琴疯了一样的点头。

    “可惜,我不想给。”

    说完乔奕森就直接在曾宝琴的面前撕碎了钞票。

    “啊!”

    曾宝琴疯了一样的捡起地上的碎纸,一声声的哭嚎“我的钱!我的钱啊!”

    乔奕森冷冷的说道“我就算是把两百万喂了狗,也不会给你这种禽兽不如的人。”

    曾宝琴眼睛发红“你们要了我们静怡的孩子!我要你们还给我!不然的话就用钱买!”

    阮小溪一听这话,脸上的表情变了“难道在你心里,他是可以用来买卖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