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就知道你不会有好心!
    这段时间乔奕森已经被憋坏了,还好今天终于把那个小祖宗轰出去了,不然的话怎么能够有这样的机会。

    一定要一次吃个够!

    已经有了这样的想法,乔奕森就没有任何的收敛了,他每一个动作都非常的激烈。

    “停!”阮小溪张开唇,发出的声音都是他自己都不认识的娇喘。

    乔奕森不理。

    阮小溪最后还是让乔奕森吃的饱饱的,等到乔奕森大发慈悲让女人睡过去的时候,天色都已经蒙蒙的亮了。

    阮小溪说是乔奕森放过的,还不如说是是被直接晕过去的。

    阮小溪醒过来的时候,身边早就已经没有了那个男人,只剩下了小小的娃娃在身边乱爬。

    阮小溪看着度度那张可爱的小脸,刚刚想伸手抱抱他,但是下一秒就想起来乔奕森昨天晚上的所作所为。

    阮小溪的手停在了原处,“你这个小兔崽子,竟然大晚上的叫醒那个野兽,你知不知道妈妈可是被你害惨了,我可是生气了。”

    阮小溪又一次的卧床全是拜这个小可爱所赐。

    度度不知道阮小溪在生气什么,他爬上阮小溪的身上,笑嘻嘻的亲吻阮小溪的脸蛋。

    可就在这个时候,原本紧紧闭合的房门忽然间打开了,谁也没有想到这个时候会有人会忽然开门。

    原本正在阮小溪身上亲吻她脸的孩子一个惊慌,直接就摔在了床下。

    曾宝仪一进房间就看到阮静怡的孩子整抱着阮小溪亲吻,她一想到自己早早死去的孩子,有看了一眼刚刚从阮小溪的怀中摔下去的孩子。

    阮小溪的心中全是惊慌,度度从摔下去之后就开始嚎啕大哭,可是她现在双腿已经因为使用过度完完全全的用不上力气。

    曾宝琴指着阮小溪说道“好啊,你说你会好好的对待我们静怡的孩子的,结果你就是这样对待他的么!要不是我偶尔过来看一眼,这个孩子还不知道被你折磨成什么样子!”

    阮小溪看了眼地上的孩子,又看了一眼眼前的女人,她没有说话,只是直接叫了佣人过来,直接把孩子带出房间好好安抚。

    曾宝琴没想到阮小溪竟然都没有理会她,她的表情一时间变得有几分狰狞“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妈在和你说话呢,你这是什么态度,你就是这种态度对待你的家人的么?”

    阮小溪冷冷哒看了一眼曾宝琴“这句话我原封不动的送给你,你自己好好的反省一下吧。”

    “还有,你有什么事么?要是没有什么事的话,就直接走吧。”

    阮小溪不想再看到这个蛀虫。

    阮小溪已经是给了她面子,可这女人还是不依不饶“你怎么能这样说话?你怎么能这样对静怡的孩子,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我就知道你不会有什么好心的!”

    阮小溪抬起眼看了眼在叫嚣的曾宝琴“既然你觉得我照顾不好,那孩子你照顾行么?”

    曾宝琴一听到阮小溪的话,瞬间就哑口无言。

    他是不可能把这个孩子带回去的,这孩子带回去也只可能是个麻烦。

    阮小溪看到曾宝琴的表情就知道这个女人已经自私到无药可救“你有什么事么?要是没有的话就直接离开吧。”

    曾宝琴今天找到阮小溪其实是有原因的,他们的房子已经被卖掉了,他们这几天都是住在酒店之中的。

    但是他们两个哪里还有那么多的钱,他们原本一直是用着乔奕森的钱,但经历过上次的事情之后,乔奕森就直接锁了原本给他们的那张卡。

    对于这种吸血鬼一样的蛀虫,他没有必要再纵容下去,他们不但不会有任何的感激,反而还会觉得理所应当。

    阮少安发现之后,就劝曾宝琴两个人一起找份工作,先勉强的能够生活下去。

    其实阮少安早就不想一直用乔奕森的钱了,尤其是曾宝琴挥霍无度的样子实在是太让人觉得恐惧了。

    可是曾宝琴哪里能够容忍自己出门工作?她当初嫁给阮少安可是为了吃香的喝辣的。

    曾宝琴“要去工作的话,你就自己去!我才不去!”

    阮少安叹息的看着曾宝琴,说道“我们现在已经没有钱了,所以这种高级房间已经住不起了。”

    曾宝琴满脸的尖酸刻薄“那你说怎么办?你现在究竟是个什么意思?”

    “难不成要让我跟着你去喝西北风?”

    阮少安不愿意在理会她,直接开始收拾东西“我们要去个小出租屋,我已经找到了一个,一个月五百块,价格还比较合算,在这里一天就要上千,以前的时候我不管你,现在不行了。没钱”

    曾宝琴一瞬间脸色就变了“什么,一个月五百块?你在逗我么?那种地方怎么可能住的了人?”

    “我才不去,要去的话你一个人去,你女儿可是嫁入豪门了好么?你只要和她开口,他会不管你么?”

    阮少安的动作停了停,他回过头深深地看着曾宝琴“我已经说过了,我们欠她的已经够多了,我们麻烦她的也已经足够多了,我以后绝对不会再听你的开口向她要一分钱!”

    说完这句话之后,阮少安就直接离开了。

    曾宝琴开始的时候还没有觉得有什么,阮少安一向是个没有主意的,就算是他现在这样说,要是到时候真的受了累,绝对还是会听自己的给阮小溪他们要钱的。

    可是一连过了一个多星期,阮少安都没有再回来。

    曾宝仪放在前台的钱早就已经不足以支撑她的开销了,但是一开始人们看到她身上的穿着都以为她肯定是个有钱的主子。

    等到酒店的经理十分委婉的表达她已经欠费9000+的时候,曾宝琴傻了。

    她去找了阮少安,却发现阮少安已经找到了一份门卫的新工作,一个月的工资也只有三千有余,他住的那个小出租屋实在是破破烂烂,没办法住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