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轻点
    阮静怡的事情好容易才又平定下来,乔奕森本以为会和阮小溪有一段时间甜蜜的日子。

    拉斯维的事也已经开始有了平衡点,两边都开始有条不紊的运行。

    阮点点还是保持着那种时而清醒时而昏迷的状态。好在现在的点点已经可以简单的操控自己的身体。

    至少乔奕森出现在阮点点的身边的时候,阮点点如果是清醒着的话就会叫出来一声“爸爸。”

    孩子脆脆的声音让乔奕森的心都要化了。

    可清醒的点点越是可爱,昏睡的时候就越是让乔奕森揪心。

    不行,他绝对不能放过研制出来这种药剂的人。

    这种害人的东西现在已经连那种人渣都能够买到,说明他的泛滥程度可见一斑。

    祁哲耀在听到阮点点的状况之后,说道“这种药现在看起来好像是已经有了什么所谓的解药,但是其实并没有那么简单。毕竟这种东西本身就是禁药物,谁也不知道里面的成分是什么样。”

    “目前看来,阮点点这种情况已经是这种解毒药物能够到达的最好的范围了。”

    乔奕森“所以说,你的意思是说,如果不能够了解其中的具体成分,那么点点就会一直保持这种时而清醒时而昏迷的状态么?”

    祁哲耀虽然不想打击阮小溪和乔奕森,但他还是叹了口气说道“是这样的。”

    乔奕森挂断电话之后,闭上了眼睛。

    绝对不能够让点点一直保持这样的状态,他看着在床上已经能够坐起来简单玩耍的点点,笑着抱起他。

    “爸爸,爸爸,今天妈妈说要给我做我最喜欢吃的菜……”

    “爸爸,我今天在家里玩了一整天,弟弟妹妹都好可爱。”

    “爸爸……”

    阮点点的话越说声音越小,等到阮小溪做完了点点喜欢吃的饭菜的时候,阮点点已经又一次的睡了过去。

    阮小溪看着床上的点点“他又睡了么?”

    乔奕森叹了口气点点头“刚刚他还说自己特别想吃妈妈做的菜呢,这个小淘气,妈妈做完了,自己却又睡着了。”

    阮小溪的神情有几分的失落,但还是勉强自己振作起来“既然孩子已经睡着了吃不下了,那么我的老公就有口福了。”

    乔奕森跟着阮小溪走出房间的时候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坚定的想法他一定要把这药物的成分弄清楚,点点不能这样一辈子。

    乔奕森虽然已经下定了决心,但是事情却没有像他想象的那么简单,在查找这个药物的过程中一波三折,甚至中间本来已经找到了线索,但总是会在中途断掉。

    乔奕森忽然之间感觉到自己好像是在一个巨大的池塘中摸索,怎么也找不到个头绪。不过他为了自己的孩子,怎么也没有放弃。

    与此同时,乔奕森发现自己原本已经稳定下来的公司又开始隐隐约约的出现了动荡。

    先是拉斯维的几批货物被途中意外劫走,乔家原本都已经拉好的投资,在施工前突然退资。

    这几件事虽然都不算大,但是却让他隐约察觉到了什么。

    乔奕森每次去追查原因的时候,总是一头雾水,什么消息都没有查到。

    难道这些都会和自己在追查的药物有关系么?乔奕森已经开始有了一点这样的疑问。

    乔奕森回到家中的时候,阮小溪正在家中照顾孩子,阮静怡的孩子他们给他取了个名字叫乔思度,小名就是度度。

    说来也是奇怪,度度十分的喜欢乔奕森,是三个孩子中最粘乔奕森的。

    度度还小,晚上的时候非要和阮小溪和乔奕森睡在一起,只要一离开两个人,这个小宝宝就会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来。

    拜他所赐,乔奕森这段期间是真的不能够对阮小溪做点什么了,毕竟当着这样的一个小孩子,两个人总不能太过分。

    这天晚上,乔奕森本来都已经睡了,可半夜的时候,他发现度度应该是饿了。

    乔奕森实在是哭笑不得,他把这小崽子揪起来,扔到匆匆忙忙赶过来的奶妈身上。

    阮小溪不知道这大半夜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总之当他彻底清醒的时候,度度已经不在房间里了。

    “发生了什么?度度呢?”

    乔奕森胸前有些发热,热度顺着他的小腹蔓延进他的身下,他舔着嘴唇看着阮小溪“他饿了。”

    阮小溪打了个哈欠“被奶妈抱走了吧,那你也快点睡吧,明天还要早起。”

    乔奕森栖身压在阮小溪的身上“不行,我也饿了。”

    阮小溪有些哭笑不得“你也饿了那就去吃饭。”

    乔奕森的眉毛轻挑“吃饭,吃什么饭?”

    阮小溪这倒是有点好奇了“那你想吃什么?”

    乔奕森的嘴脸勾出了一点坏笑“你。”

    说罢他就解开了阮小溪的睡衣。

    阮小溪推着乔奕森的头“坏人。”

    乔奕森道“都已经被你说是坏人了,我要是不做点什么岂不是太对不起这个称呼了?”

    两个人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亲密接触过了,阮小溪已经全身酥软了。

    但她还是说“不行,这样不好,你明天还要早起……不是还有什么重要的会议的么?”

    乔奕森道“有什么重要的会议,能比你重要的么?”

    乔奕森说这话的时候,用力抱住她。阮小溪险些叫出声来,她推了乔奕森一把“你轻点!”

    乔奕森吻上阮小溪的脖颈“对不起,我没有忍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