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永远爱你
    乔奕森突然觉得刚刚那一脚踹的实在是太轻了。要是阮小溪留下一点的疤痕,他一定不会放过那个欺负小溪的人。

    阮小溪像是和乔奕森有心电感应一样,她好像是能够感应到乔奕森在想什么,抓住乔奕森的手说道“你不用担心,我没事的。”

    乔奕森听了阮小溪的话,不由得生出几分的恼火“没事?都已经这样了,还说没事?是不是一定要她捅你几刀才算有事?”

    阮小溪静静地看着乔奕森,一双大而黑的眼睛一眨眨的看着乔奕森“其实我很开心。”

    乔奕森被说的一头雾水“开心?”

    阮小溪点点头“是的,我很开心。”

    刚刚的乔奕森就像是个王子一样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把她救出了那个泥潭,还让她看清楚了曾宝琴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乔奕森“开心什么?开心自己被打了一顿?我可不知道你喜欢这种。”

    阮小溪摇摇头“是刚刚你出现的瞬间,我感觉十分幸福。”

    说着阮小溪就钻进了乔奕森的怀中“其实我这段时间也是有点怕的,不单单是害怕静怡的死,我还不知道曾宝琴和爸爸回来之后,我要怎么和他们解释。”

    “我是静怡的姐姐,她现在出了事,我肯定是要被家中的人指责的。”

    乔奕森摸了阮小溪的头发,她的发丝就像是这个女人一样柔软“谁敢指责我的女人。”

    阮小溪笑了“行了,就你最厉害。”

    乔奕森看阮小溪的脸上终于有了点开朗的表情,半跪在阮小溪的身边,一本正经的说道“不过你一定要记住,以后绝对不能够再发生这样的事。”

    “如果有人敢打你,你就狠狠地打回去。”

    阮小溪噘嘴,乔奕森这是要把自己培养成一个泼妇啊“那我要是打不过怎么办?”

    “打不过?”乔奕森直接把阮小溪抱在怀里“打不过的时候就需要手机了。”

    “手机?”阮小溪不解“难道是用手机扔他的脑袋?”

    乔奕森一脸的无语,他的老婆该不会是被这两下打傻了了吧“拿出手机给我打电话,我帮你打回去。”

    阮小溪心里暖了暖,她算是知道被人宠坏是种什么样的感觉了。

    “不过那个孩子你真的要认养他么?”阮小溪忽然间想到了刚刚乔奕森说的话。

    这个孩子……是阮静怡和宋舟鸿的孩子。

    按理说是和乔奕森没有任何关系,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应该全是因为自己。

    阮小溪看着乔奕森“如果你要是不喜欢,不用勉强的。”

    这个孩子的父亲毕竟是宋舟鸿,是伤害了他最好的朋友的罪人。

    乔奕森捏了阮小溪的鼻子“在你心里我是那么小心眼的人么?我会把上辈人的恩怨都加在孩子的身上么?”

    乔奕森抱着阮小溪躺在床上“无论怎么,孩子都是无辜的,他不能选择自己的出身,甚至不能选择自己是不是应该来到世界上。”

    “还有就不用说静怡究竟是不是被强迫的生下这个孩子的了。”

    ……

    第二天曾宝琴和阮少安一起来到了阮小溪说过的坟墓前。

    刚刚到了这里两个人脸上的表情就变了,阮静怡的坟前被打扫的干干净净,但是她的坟前却趴着一个男人。

    那个人的衣裳已经是极其破旧,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流浪汉,曾宝琴的表情全是厌恶“这个阮小溪说什么自己选的墓地是最好的,最好的怎么能够让这种人出现在坟前?”

    两个人走到坟前,这里的每个墓室都是单独的,曾宝琴踢了踢那个倒在地上的人,尖酸刻薄的说“快醒醒,这里不是你这种人能够呆的。”

    但是曾宝琴的动作明显没有叫醒这个人,曾宝琴暗暗的觉得晦气,但是也没有说什么。

    她扑在阮静怡的坟前装模作样的哭了一会,她说“我的好女儿啊,你死的好冤枉啊,你和你爸说说你有什么冤屈?要是那个阮小溪害死你的,我们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阮少安忍不住了“别说了!”

    曾宝琴“你犯什么神经?”

    “我说让你别说了,你看看你说的都是什么东西?”阮少安咬了咬嘴唇“小溪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呢?他怎么会做这样的事,她已经仁至义尽了,别太过分。”

    阮少安的话音刚刚落下,曾宝琴就不行了,她嚎啕大哭“哎呦,我的好女儿啊你这才刚刚死,你爹就心里全是另外一个了,你就说这样的人,也配做你的爸么……”

    墓室里这边的动静已经吸引了人过来,在这种地方阴气凶得很,以前也不是没有过那种在死人坟墓前拿着刀互相捅的事情。

    所以说这边一有争执的声音,就有保安过来看了,阮少安觉得丢人,拉住曾宝琴说道“你不要再鬼哭狼嚎了。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呢?丢人么?”

    曾宝琴哪里还管得上什么丢不丢人,她直接趴在地上就开始大呼小叫“哎呀,这个世界上可是没有王法了,我的闺女被人害死了,还不能说点什么了?”

    阮少安没有了办法,他直接摔摔袖子走了。

    曾宝琴一个人哭了一会,觉得这个里面实在是太过于阴森可怕,匆忙的就去追阮少安。

    等这两个人都离开之后,有人走了进来打扫就看到有人趴在坟前。

    扫墓人有点奇怪这个人是干什么呢?怎么在这里睡觉?

    他走上去拍了拍那个人的肩膀,把人直起来才发现这人已经没有气了。手上还死死的抓着一把糖果。

    ……

    阮静怡脸色惨白的陷在洁白的床上“我后悔了,我不想让你死了,你就好好的活着,我要让你没活一天都心如刀割,我要让你好好的活着。”

    “答应我。”

    铁秩握住阮静怡的手,看着她一点点的停止呼吸。

    对不起,我不能答应你。

    活着我没有能够保护你,那么就让我在你死后,在你的身边,永远的保护你吧。

    这次我不会再犯任何的错误,永远爱你。

    就算是你埋怨我,恨我,我们这一辈子也不可能再散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