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阮小溪你贱不贱
    阮小溪走进房间的时候,就看到铁秩紧紧的握着阮静怡的手。

    看似是极为美好的一幕,只是房间内全都是浓重的血腥气。阮小溪走到床边,她掀开阮静怡的被褥,就发现阮静怡被盖住的身下的垫子已经完全被血染红了。

    阮小溪呼吸都几乎停了,她看着阮静怡安静的闭着眼睛,几乎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这是怎么回事?”

    阮小溪眼前瞬间被眼泪模糊了“医生,我要去找医生……”

    铁秩站起来,摆摆手说道“不用了,你就让她安安静静的离开吧。”

    阮小溪看着铁秩一颗颗的捡起落在地上的糖果,那五颜六色的糖果被他珍贵的捡起,一点点擦干净上面的灰尘,放在自己的口袋里。

    阮小溪冲上去问他“你做了什么?为什么……她明明刚刚都还是好好的。”

    铁秩看着阮小溪“你也知道的,我是绝对不会对她做出什么的。”

    说完这句话,铁秩就离开了。

    阮小溪希望乔奕森能够拦住他,可却只是抱住了阮小溪。

    “你也知道的,他不可能会伤害静怡的,这里最伤心的人应该就是他了,就不要再为难他了。”

    阮小溪的眼泪浸湿了乔奕森的衣襟,在尸身收敛的时候,阮小溪还是让医生做了检查。

    结果是孕妇体质已经极其虚弱,最后的血崩并不是人为,就算是抢救也不一定能够换回这条命来。

    阮小溪和乔奕森主持了阮静怡的后事,阮小溪眼睁睁看着一个活生生的人变成了小小的一个罐子中的灰烬。

    阮小溪告诉了阮少安这件丧事,电话中她没有多说什么,她听到曾宝琴在旁边大吼大叫之后,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阮小溪愣愣的坐在床上,他们今天去和静怡挑选坟地,她忽然想到了自己那第三个孩子。

    乔奕森“小溪?小溪?”

    乔奕森看出来阮小溪最近的这几天都魂不守舍,他直接叫了阮小溪的名字。

    阮小溪没有回过神来,直到被乔奕森轻轻摇晃,她才转过头来问道“怎么了?”

    乔奕森握住阮小溪的手,半跪在她的面前“你在想什么?这么愁眉不展的样子?”

    阮小溪想了想,说道“没什么,就是忽然想到人活着其实也是很没有意思的,无论你生前是怎么叱咤风云,最后都还是难免会落入方寸之间的小盒子中。”

    “怎么会没有意思呢?人固有一死,但是活着的时候都要好好的活着。”乔奕森摸了摸阮小溪的头发“别胡思乱想了,你想想我和点点还有念念,要是像你这么说,我们都该死了。”

    阮小溪捂住乔奕森的嘴巴“不要乱说。”

    乔奕森笑了“所以说你也不要乱想。”

    晚上的时候,阮小溪窝在乔奕森的怀里。

    “弈森,我想问你,如果明天我们就要死了,你有什么想要做的事么?”

    乔奕森的手紧了紧“没有。”

    “只要这样就好了。”

    阮小溪先是愣了,随后笑了,叹息道“是啊,只要这样就好了。”

    可是阮静怡的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就结束了,在阮静怡入葬之后的第三天,曾宝琴和阮少安终于回来了。

    曾宝琴在看到阮小溪的一瞬间,就在她的脸上落下了一个巴掌。

    “你这个贱女人,一定是你杀了我们家静怡对不对,一定是你!我们家静怡怎么可能会死!”

    阮小溪踉跄了两步,脸上火辣辣的疼。她没有说话,她理解一个母亲对于孩子离开的悲痛欲绝。

    曾宝琴打了一下还不解气,她拼命的捶打阮小溪“还有,我不是说要让静怡把那个贱种打了么!为什么你不听!你非要让她生下来,是你要了她的命!”

    阮少安在旁边看的心惊胆战,阮小溪的脸上已经被曾宝琴抓出血痕。他走上去拉住曾宝琴“小溪和静怡一向非常的好,你不要这样……”

    曾宝琴歇斯底里“好?好什么好,我家静怡那么单纯,怎么可能斗得过她,就是她害死的我的女儿……”

    “不行,我要见见我的孩子,我要见我的女儿!”

    阮小溪这个时候才说了一句“静怡已经入葬三天了。”

    曾宝琴听到这句话之后,她的脑袋一瞬间就炸了“你说什么!你竟然敢直接下葬!你算个什么东西?你也敢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我知道了,一定是你杀了静怡,怕我们回来看出来点什么,所以就早早的把人埋了对不对?你这个杀人凶手,你这个贱女人!”

    曾宝琴越说越激动,又要上来踢打阮小溪。

    乔奕森回到家中的时候就听到了吵吵嚷嚷的声音,他皱紧了眉头,走进了房门。

    今天一大早,乔一鸣就和晨微一起出去了,不可能是他们,那会是谁呢?

    乔奕森走进房间就看到阮小溪脸上通红,应该是被人用力的掌掴过了,她的侧脸还有一点的抓痕。

    而噪音的来源就是在一旁叫嚷的曾宝琴,阮少安正在阻拦她。

    乔奕森的眸色幽深,他走到阮小溪的身边。

    阮小溪抬眼看了乔奕森,刚刚的时候还没有什么感觉,但是在看到这个男人的瞬间,阮小溪就忍不住落下眼泪来。

    她的妹妹就这样去世了,留下来的孩子被自己的外婆说是孽种,还被说成是杀害了静怡的凶手。

    这几日阮静怡的后事都是阮小溪来打理的,几天的折腾下来,阮小溪早就已经心力交瘁了。

    “你回来了?”

    阮小溪的声音闷闷的,她强忍着不让自己太过狼狈。

    乔奕森抚摸着阮小溪红肿的脸颊,又皱着眉看了眼阮小溪脸上的伤痕“痛么?”

    阮小溪“还好。”

    旁边的曾宝琴哪里能够看得了两个人之间的情意,她喊道“阮小溪你贱不贱?自己的妹妹都已经死了。你还有心情和男人打情骂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