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定会母子平安的
    几个人都在门口匆匆忙忙的等着,这个时候,忽然间有小护士跑过来,满脸是汗说道“现在孕妇已经不行了,要是顺产的话,是绝对不能够保证母子平安的!你们考虑一下要不要剖腹产吧。”

    阮小溪本来是应该直接同意的,但是她想起了阮静怡的话。

    她犹豫了。

    小护士急得整个人都在发抖,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怎么这家人竟然会这样的犹豫?

    要是说是掏不起钱的话也不可能啊,他们身上的衣服一看就是非富即贵。

    “你们可是快一点啊,这里面可是在生孩子,你们现在的举棋不定,会直接一尸两命的!”

    阮小溪被这句话刺激到了“不行!我们同意剖腹产!”

    小护士拿出手术同意书放在阮小溪的面前,阮小溪刚要签字的时候,她看到了铁秩脸上一闪而过的放松。

    他陪在怀孕中阮静怡的身边其实应该算是最久的了吧,既然阮静怡会和她说要求顺产,就一定也会告诉铁秩。

    只是铁秩是没有资格帮她签下手术同意书的。

    阮小溪放下手中笔,她最终还是不能够圆了阮静怡的想法,毕竟这一点点的妥协,可是用静怡的命在做交换的。

    小护士进到病房中的时候,铁秩忽然间开口了。

    “其实静怡一直都觉得自己是绝对不可能活着生下这个孩子的……”

    阮小溪“你不要胡说,她们已经决定剖腹产了,一定会母子平安的,一定会的。”

    铁秩看着红闪的进诊室灯“她的身体,她清楚,我也清楚,但是你们不会清楚。”

    “她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听说,顺产出来的孩子是要比剖腹产出来的孩子聪明的。”

    铁秩自顾自的说着“她可能是觉得自己这辈子好像从来都没能够为别人做些什么,这个孩子是她唯一留下来的了,所以哪怕那是她最恨的人的孩子,她也想给她最好的。”

    “让她的孩子从人生一开始就有一个好的开始。”

    阮小溪想要说什么打断铁秩的话,却被乔奕森拦住了。

    乔奕森搂住阮小溪“我想听听他说的。”

    “但是虽然已经知道她能够活下来的几率十分的小了,我还是想试一试,万一呢?”

    就在小护士刚刚跑进去不久之后,就又跑了出来,她的满脑袋都是汗水“对不起了孕妇家属……”

    这一句对不起让阮小溪直接惨白了脸,她直接揪住小护士的衣裳“怎么了?怎么了?为什么说对不起?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小护士被阮小溪的样子吓到了,她说道“您先冷静一下,没什么事情的,只是刚刚我们进去了之后,我告诉主刀医生准备剖腹产的时候,那孕妇也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竟然把孩子生下来了。”

    阮小溪“那你刚刚为什么要说对不起?是孩子还是大人有什么事么?”

    小护士擦了擦头上的汗“不是,是现在母子平安,生了个大胖小子呢,只是……我刚刚不是跑出来问您剖腹产的事情么?”

    “现在没有用到,给您道歉。”

    阮小溪踉跄了两步,这个小护士实在是太吓人了。

    阮静怡和孩子一起被推出了手术室,送到了病房中。

    阮小溪本来是想要和阮静怡说些什么的,但是却被乔奕森拦住了。

    乔奕森“你让他们最后再聚一聚吧。”

    阮小溪不明白乔奕森的话,但是她看到铁秩狼狈又疲倦的坐在阮静怡的床前,她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微微的痛了,直接走出了房间。

    铁秩看着病床上脸色苍白的阮静怡“你很好,孩子也很好。”

    阮静怡看着铁秩,很久,才伸出手来,她摸了摸铁秩的脸。

    “我恨你。”

    阮静怡说着这样的话,可是脸上的表情却是云淡风轻,丝毫也看不出一点的憎恨。

    铁秩点点头“我知道。”

    阮静怡叹了口气“你知道?你知道什么,你其实什么都不知道。”

    说完这句话,她也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粒曾经经常会喂到铁秩嘴中的糖果。

    铁秩没有拒绝,依旧是吃了下去。

    阮静怡看着铁秩“我其实早就已经恢复了自己的所有记忆,你知道么?从你在打了那一枪为止。”

    铁秩点头“我知道。”

    阮静怡没想到男人竟然会这样的回答她,她继续说道“从你回来的时候,我就一直在骗你,你觉得我好像是原来的那个样子,但是我每看到你,都恨不得想让你去死。”

    铁秩依旧是没有任何的反应“我知道。”

    阮静怡“那你知道,你每为我做过一件事之后,我给你吃下的糖果,其实是慢性毒药么?”

    铁秩跪在阮静怡的身边“我都知道。”

    阮静怡没想到铁秩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她苦笑道“既然你都知道,为什么还要陪着我演戏呢?是戏弄我觉得很有趣么?”

    “不。不是这样。”铁秩抚摸这阮静怡的脸“我知道你恨我,你恨我之前作为宋舟鸿的走狗做出来的所有的事情。”

    “这些事情就算是我之后做的再多,也是没有办法能够弥补的。”

    “但是,我爱你,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哪怕是让我去死。”

    一阵血腥的味道隐约弥漫在房间之中,阮静怡的脸色越发的苍白,她看着铁秩“那如果我现在就让你去死呢?”

    铁秩掏出兜中上次阮静怡给他的一捧“糖果”,直接就要吃下去。

    阮静怡看着男人的动作,她忽然间伸出手推了男人的手。

    铁秩手上的东西落在地上,噼里啪啦的响着。

    阮静怡惨淡的笑着,她在自己的孩子的脸上落下最后的一个吻“我忽然改变主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