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他这辈子最爱的女人
    乔奕森在阮小溪的耳边说道“我今天为了你专门都没有去公司,你知道最近堆积的事是有多少?你要是不能够让我满意,不能给我足够的陪玩工资,我可是会生气的哦。”

    阮小溪被乔奕森在耳边吹了一口气就直接软了身子。

    她觉得自己的身上只要是乔奕森碰过的地方都开始隐隐的火热。她开始怀疑乔奕森是不是有一种魔力,是不是他本身就是个行走的荷尔蒙?

    一夜的放纵之后,阮小溪第二天真的走不下床了。

    乔奕森出门前在阮小溪的脸上落下了一个早安吻。

    阮小溪恨恨的看着乔奕森一身满足的样子,十分的不平衡,为什么她就要躺在床上这样像是瘫痪了样子,而乔奕森却是光鲜亮丽?

    阮小溪胸口堵了一口气,她忽然间搂住了乔奕森的脖子,张嘴在上面狠狠地咬了一口。

    乔奕森愣了愣。

    阮小溪心满意足的看着自己留下的痕迹“好了,我的印章已经在你的身上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那里的小姑娘每一个都死死的盯着你呢,我才不要她们有机可乘。”

    乔奕森笑了。

    不仅阮小溪不会让她们有机可乘,乔奕森自己本身也不可能会让她们有机可乘的。

    乔奕森出门的时候,看到了镜子中脖颈上那个深深的印子,他嘴角带了点笑,径直出了门。

    一路上,司机看着乔奕森的眼神都不太对。

    “乔总,您的脖子上受伤了,要不要遮住?”

    乔奕森看着车外的阳光明媚,他想起今天早上阮小溪在咬下这个痕迹的时候是多么的骄傲,他笑道“不用了,这是夫人给我的印象。”

    司机的表情变了变。

    夫人看起来那么小巧伊人的样子原来竟然是这样的烈啊,也难怪只有乔总这样的人才能收服的了。

    乔奕森来到公司之后,一路上原本是有人想要上来打招呼的,有几个女职员在看到乔奕森进了公司脸上的表情就已经是欢欣雀跃,可是凑过来的时候却看到乔奕森脖颈上的痕迹。

    大家都已经是成年人了,这样的痕迹代表了什么已经是心照不宣了。

    她们的脸上的表情变了变,都听说乔总对自己的妻子特别的好,但是竟然能够容忍女人在自己这样的位置留下这样的痕迹。

    他应该是真的很爱她吧。

    她们原来还会有一点的侥幸,听说乔总的妻子是个平民,那自己是不是也有机会?

    现在看来是绝对不会有了。

    乔奕森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脖颈。今天从乔奕森一进公司就感觉到原本会刻意在身边摔倒,或者是搭话的人完全没有了。

    就连偶尔也会在自己的面前搔首弄姿的女助理,今天也收敛了几分。

    乔奕森笑了,阮小溪还真是个贤内助,知道他为了什么心烦,一个印子就解决了。

    乔奕森最近的生活还算是可以,但是还是有一点让他无法释怀。

    那就是阮点点。

    阮点点虽然已经会醒过来,但是他每次睁开眼睛的时间都不会超过两个小时,就会继续陷入昏睡。

    乔奕森也曾经问过祁哲耀,孩子现在的状况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祁哲耀是这样解释的“这种药物会严重损伤孩子的神经系统,就算是已经有了解药,也需要一点点的让孩子恢复。”

    乔奕森开始的时候,每次在阮点点醒过来的时候,都会问他“你知道我是谁么?”

    后来就直接说“叫爸爸。”

    可是阮点点只是看着他,一双乌溜溜的眼睛里全都是漆黑的光。

    如今的阮点点虽然已经能够醒过来,但是还不能够控制自己的身体。

    阮小溪这段时间也是有些忙碌的,因为阮静怡已经快要生产了。

    阮小溪看着阮静怡的时候,就会想到晨微。他们两个人怀上孩子的时间比较接近。

    仔细算起来,晨微应该可能还要早一点。

    如今静怡已经快要生产了,那么晨微是不是也已经生了呢?

    阮小溪给晨微打了电话过去,可是每次都没有能够接通。

    不过让阮小溪觉得安心的是,晨微每次都会给她回过一个信息,告诉她自己最近很好。

    阮小溪经常会看到阮静怡发呆,她走过去问她在想什么的时候,阮静怡总是会装作没有听到。

    阮小溪不知道现在的阮静怡是不是已经恢复了正常,毕竟原本在宋舟鸿家中的那段时间,阮静怡也是曾经清醒过的。

    只是阮静怡后来又变成了那样天真的稚童一样的模样。

    可如今的阮静怡性格大变,她不像是以前的阮静怡,也不像是失智之后的阮静怡。

    她现在大多数的情况都是沉默的,沉默的看着窗外,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除了她会一次次的向阮小溪说这个孩子她要顺产下来。

    阮小溪一直不明白为什么阮静怡会对这件事这样的执着。

    直到某天,到了阮静怡生产的日子。

    他们的父母都没有在,乔奕森把那两个人救出来之后,两个人用了乔奕森的钱继续在那地方游玩去了。

    这对父母就是这样的没有任何的选择,尤其是阮小溪的继母,她知道阮静怡不知道是怀了不知道是谁的孩子之后,就说一定要把这孩子打掉。

    阮小溪不想和她多说一句话,这个女人实在是无知又肤浅。

    阮小溪心急如焚的等在生产室的门口,她竟然发现铁秩也在。

    阮小溪看着铁秩,忽然之间又想起来自己那天冤枉了他的事情,一时间有几分的自责。

    但是他为什么会知道阮静怡快要生产的事情呢?阮小溪看向了自己身后的乔奕森,那眼神是询问的意思这个人是你带过来的么?

    乔奕森摇摇头。

    阮小溪这才知道,原来这个男人在离开了乔家之后,就一直都守在乔家的门口,他关心阮静怡的事情,绝对不会是假的。

    铁秩没有看阮小溪一眼,他只是心急如焚的看着急诊室的门口,那里面是他这辈子最爱的女人,那个女人要生的孩子是……他曾经的大哥宋舟鸿的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