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喜欢你就会喜欢一辈子
    乔奕森没听懂阮小溪话里的意思,他看着阮小溪,十分郑重的说“我要是爱上一个人的话,这辈子是绝对不会改变的。”

    阮小溪忽然间想到了安初檬,她的脸色瞬间就就不好看了“你的意思是,你要是喜欢一个人的话就会喜欢一辈子?”

    乔奕森看着阮小溪点点头。

    阮小溪的声音忽然有几分的颤抖“那你的意思就是说你这辈子都会喜欢安初檬么?”

    乔奕森愣了,他忽然意识到阮小溪还是在生什么所谓的初恋得醋。

    “我说的是爱,不是那么肤浅的喜欢,我爱你。”

    乔奕森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心中也逐渐涌出来几分的怒火,这个该死的女人,总是一次次的曲解他的意思。

    总是陷在一个圈中怎么也不肯走出来,你睁开眼睛好好看看,我现在爱的人事你啊。

    他必须要好好的给她一点教训了!

    这样想着,乔奕森的开动了车,直接绕道了小路上,一路狂驶。

    阮小溪被这样的速度吓到,她紧紧的抱住前面的车座“乔奕森,你是疯了么?”

    乔奕森紧紧的闭着嘴没有回答。

    车子一路狂奔的回到了他们的家,阮小溪还没来得及回复心情,乔奕森就下了车,坐在了他的身边。

    阮小溪推了他一把“你还上车来做什么?都已经到家了。”

    乔奕森看着阮小溪的脸,他脸上阴沉不定,他压在阮小溪的身上,直接吻上了阮小溪的唇。

    阮小溪从乔奕森的动作中就已经能够感觉到乔奕森是生气了。

    她拼命地推拒着乔奕森的胸膛,可是最后还是化在了乔奕森的这个浓情蜜意又霸道的吻中。

    乔奕森放开了阮小溪,看着阮小溪迷离的眼神“阮小溪,我要告诉你,我爱的人只有你一个。”

    “从以前到现在,我爱的人就只有你一个,这件事情我已经和你说了很多遍,是你教会了我什么才是爱。”

    乔奕森看着阮小溪发呆的神情和湿润的眼睛,忍不住又吻了上去。

    车内的气氛越来越高,两个人之间也是越来越火热。

    阮小溪脸色潮红,她对乔奕森说“我们回家……”

    乔奕森已经等不及了,还回什么家,刚刚只是在车上那短短的一段路程,就已经出了这么多的幺蛾子。

    他已经不能再等了,他要阮小溪,就是现在。

    阮小溪被乔奕森推在身上,她的衣裳已经报废在了乔奕森的手上。

    “你不要这样,一会我该怎么回去?”

    乔奕森笑道“现在还有这种乱七八糟得想法,看来我的吻技是真的下降了。”

    紧接着乔奕森就和阮小溪一起切磋了吻技。乔奕森放过她的时候,这次阮小溪就真的只能软软的躺在乔奕森的身下,脑子中迷迷糊糊,只有眼前的这个男人了。

    阮小溪很快就已经是全身上下不着寸缕,乔奕森看着女人白皙的皮肤,眼睛颜色越来越深。

    等到整辆车都被摇晃的快要散架的时候,乔奕森才用自己的衣服裹了阮小溪出来。

    阮小溪已经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刚刚实在是太过疲累了。

    乔奕森看着阮小溪在怀中的小脸,再她小巧的鼻尖落下一个轻柔的吻。

    这个傻傻的小女人,她难道不知道自己在我的心中是什么样的位置么?竟然还会吃这样的飞醋。

    不过……乔奕森笑了,其实他也是十分的适用的就罢了。

    阮小溪既然会为了他吃这种原本看起来没有理由的飞醋,越是没有理由,越是无理取闹,就说明她越是爱他。

    阮小溪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她睁开眼睛就看到乔奕森坐在床边,手上拿着什么东西仔细的看着。

    阮小溪的心忽然间狠狠地一动。

    乔奕森实在是太好看了,每次看到这个男人,阮小溪都会越喜欢他一分。

    乔奕森感觉到阮小溪的目光,他放下手上的报纸,调笑道“怎么?这是花痴了?看的入神了?帅不帅?”

    乔奕森做到阮小溪的身边,他握住阮小溪的受莫上自己脸“这可是你自己的男人。”

    阮小溪被乔奕森露骨的话说的不好意思,她脸上的表情十分羞怯,她抽回自己的手“自恋的老流氓。”

    乔奕森问她“怎么样?饿了么?你睡了一个下午,要不要吃点什么?”

    阮小溪刚刚在车上消耗了巨大了体力,被乔奕森这样一问,还真的有点饿了。

    “嗯,我饿了。”

    乔奕森马上让人做了饭菜端到房间中来,阮小溪吃的狼吞虎咽,一点都没有掩饰自己是个吃货的本质。

    乔奕森在阮小溪的身边看着她吃的险些把自己噎到,说道“慢点,喝点水……”

    等到阮小溪吃饱,乔奕森摸了摸阮小溪圆鼓鼓的小肚皮“吃饱了?”

    阮小溪看着乔奕森,一双眼睛黑漆漆的透着几分的满足“吃饱了。”

    乔奕森让人收拾了残局,直接扑上床来。

    阮小溪感觉自己被压的死死的,她不可置信的的看着乔奕森“你你你……你想做什么?”

    乔奕森吻了阮小溪的手,他的舌头划过阮小溪的指缝“当然是带你重温第一次了啊。”

    阮小溪“刚刚不是已经重温过了么?”

    乔奕森解开阮小溪的睡衣“刚刚那个是在车上的第一次,在床上的第一次我们还没有重温。”

    阮小溪心态炸了,她这次已经是真的够了,刚刚在车上那哪里是第一次,都多少次了,她都直接腿软,晕过去了好么!

    阮小溪“那要是像你这样说的话,那是不是还要重温什么在厨房中的第一次,在沙发上的第一次,在天台的第一次……各种各样的第一次!”

    阮小溪说这话只不过是因为她被逼的着急了,口不择言。

    但是乔奕森却是很正经的想了想,他点了点头“这是个好主意,以后我们不但可以重温第一次,还可以创建很多个其他的第一次。”

    疯了,疯了,乔奕森肯定是疯了。

    阮小溪想要从乔奕森的身下爬下走,却被死死的压在床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