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要和你重走第一次
    “所以说你现在还怪我没有在那个时候对眼前的这个人表现出同情么?”

    阮小溪只是从乔弈森的话中,就能体会到当时是有多么的危急:“对不起。”

    阮小溪咬了咬嘴唇:“我那个时候只是觉得他有一点可怜。”

    乔弈森不动声色的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怜之处。不用管它了,不要因为他影响了你的心情。”

    乔弈森忽然间把阮小溪抱了起来:“我现在只想带着你重新体验一下我们家的床。”

    阮小溪没想到乔弈森的话题转移的这样的快,她的脸上一阵的发红:“你怎么满脑子都想着这样的事?”

    乔弈森笑了:“我只是满脑子想的都是你罢了。”

    第二天的时候,乔弈森一大早就出了乔氏,阮小溪觉得无聊就随意的打开了一个电视剧解闷,可是这一看,就出了问题。

    程琳从房间一出来就看了气鼓鼓的阮小溪,她问道:“小溪,你怎么了?”

    难道还是因为昨天的事情在生气么?但是今天早上的时候,看着小溪和乔弈森之间十分的和睦啊?为什么忽然间又生气了呢?

    阮小溪看了一眼晨微,没有说话。

    事情其实很简单,阮小溪今天打开的那个视频叫做第一次。

    上面的男女两个主角经历了两个人之间左右的第一次,从第一次牵手,第一次接吻,第一次同床共枕,最后终成眷属。

    其实这个剧情看起来十分的甜蜜,并没有什么让人感觉到不悦的地方,但是阮小溪机就是想起了自己和乔弈森。

    乔弈森的第一次牵手是和自己么?不是。

    乔弈森第一次接吻是和自己么?不是。

    乔弈森的初恋是自己么?依旧不是。

    越是想,阮小溪就越觉得的生气,她和乔弈森就是半路夫妻,一点也不如人家那边来的美好。一点也不完美。

    初恋看着阮小溪好像更生气了,她心说阮小溪这是不知道在生什么气,还是溜了吧。

    晚上乔弈森回到家中的时候,就已经明显感觉到了不对。

    阮小溪不肯抬头看他,一直都都闷着头不做声,看起来像是在生什么气。

    乔弈森想了想昨天晚上两个人之间的情事也是十分的温柔啊,阮小溪最后也是沉迷其中,并没有造成她一点的受伤啊,那现在阮小溪在生气什么呢?

    回到房间的时候,阮小溪还是沉着脸不肯理会乔弈森,乔弈森终于忍不住问了:“怎么?我是什么地方做错了么?”

    乔弈森甚至开始想是不是自己今天回到自己的位置的时候,和自己的女助手多说了几句话,被阮小溪看到了?

    还是说他今天在进公司的时候,不小心对着哪个前台小姐笑了一下?

    想来想去乔弈森都没有知道让阮小溪生气的理由。

    阮小溪忽然间抬起头问乔弈森:“你第一次牵手是和谁?”

    乔弈森不知道为什么阮小溪会忽然间问这个,他仔细的想了想,他第一次牵手的人是谁呢?

    其实乔弈森已经记得不是很清楚了,他只记得自己第一次和阮小溪牵手的时候是什么时候。

    “大概是安初檬吧。”

    阮小溪一听乔弈森的话更是生气,什么叫大概?难道你还牵过很多人的手?

    阮小溪又问:“那你第一次接吻的人是谁?”

    乔弈森满脸的问号,今天的阮小溪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忽然间问他这些问题。

    乔弈森坐在阮小溪的身边,刚刚想要解释一些什么,阮小溪就直接打断了乔弈森的话:“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乔弈森想了又想:“好像是一个女的。”

    阮小溪已经气的要炸了,什么叫好像是一个女的,还能是一个男的么?

    阮小溪接着问:“那你的初恋是谁!”

    乔弈森终于忍不住说了:“你今天是怎么了?为什么总是问一些这些无聊的问题?”

    阮小溪强迫乔弈森直视自己的眼睛:“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乔弈森有些无奈道:“安初檬吧。”

    阮小溪眼睛里简直要喷出火来:“人们都说第一次的事情总是让人印象最为深刻的,你的第一次我全都没有参与,这个不行,我要和你重走第一次!”

    乔弈森刚刚就已经是跟不上阮小溪的脑回路了,这个时候就更是疑惑了:“重走第一次?”

    阮小溪回答道:“对,重走第一次,我要吧你之前的每个第一次都重演一遍,把里面的主角都换成是我。”

    “啊?”乔弈森的本来想要说没有必要吧,那些事情他都已经记得不太清楚了,但是他看到阮小溪干劲满满的样子,要是这个时间还不配合,阮小溪的这口醋能够吃到明年去。

    第二天的时候,阮小溪强迫着乔弈森罢工陪着自己。

    乔弈森第一次牵手的地方在自己的高中,阮小溪和乔弈森一起到了他曾经在过的学校。

    乔弈森带过的学校可是不能让一般人进去的,阮小溪开始的时候自己一个人急匆匆的下了车。被拦在了门外。

    乔弈森叹了口气,下车的时候拉住了阮小溪的手。

    门卫一看到乔弈森立马就换了一副嘴脸,这个人可是学校的财主可是绝对不能够得罪的。

    “哼!”阮小溪气愤的哼了一声:“有钱了不起啊。”

    乔弈森笑了,他带着阮小溪走进了学校:“这些都是你的钱,怎么还仇视上自己了?”

    阮小溪白了乔弈森一眼,说:“你还记得自己第一次牵手是在哪里么?”

    乔弈森其实早就不能够记得清楚,他随意指了一个地方:“就是那里了。”

    阮小溪推着乔弈森走过去:“那好你现在回忆这以前的场景,重新和我来一次,记得以后想起这里的时候,脑袋里只能有我一个人的脸。”

    乔弈森只觉得好笑,吃起醋的阮小溪看起来实在是更可爱了。

    乔弈森走过去拉住了阮小溪的手。阮小溪看着乔弈森。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两个人谁都没有下一步的动作。最终还是阮小溪忍不住了:“你这是在干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