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那个蛇蝎心肠的女人
    司机没想到会有人这样碰瓷,他们乔家的车还有人敢这样做?

    他猛地踩下了刹车,中途阮小溪没有坐稳,直接撞上了前面的座椅。

    乔弈森一把搂过阮小溪,看着她已经有些发红的额头,声音中满满的都是不悦:“怎么回事?”

    司机已经很久都没听到过乔弈森这样严肃的语气了,他战战兢兢的说道:“有人拦车,我马上下去看是谁这样大的胆子。”

    乔弈森的眼神随着司机一起向下,结果就看到了一张好像有点眼熟的身影。

    “啊。乔总,乔总……”

    司机在发开车门的时候,忽然间就又一个人的声音传了进来。

    阮小溪眼睛忽然间瞪大:“是管家。”

    车上的四个人都看着车外衣衫破烂的老人,谁都没有见过他这样狼狈的样子,以前的老管家总是一副极为妥帖的样子,身上的衣服整齐,头发也是一丝不苟。

    为什么会这样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司机下车之后都没认出来这个人就是平日里风光的老管家,他说道:‘哪里来的老乞丐,给我滚!’

    可是他的动作完全没有制止眼前已经几乎疯癫的人,老管家拼了命的敲打眼前的车门。

    “少爷您就可怜可怜我吧,我就是犯了一个错误,我不是自愿的。”

    虽然知道自己的声音这样是传不近隔音效果极好的车内的,他还是一直的重复着这样的一句话。

    阮小溪已经十分的不忍心,她想要打开车门,却被乔弈森阻止了。

    “我能够看得出他说了什么,也知道他想要说什么。”

    阮小溪愣愣的看着乔弈森,男人冷酷的说道:“我刚刚听了你的话,我知道你虽然一直都在说老管家是如何的被逼无奈,是如何的情不得已,但是做了就是做了。”

    “他在做这件事的时候,就应该会想到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乔一鸣刚刚还是义愤填膺,但是当他真的看到了一个老人这样凄惨的在车前求饶,还是生出了几分的不忍。

    阮小溪咬咬嘴唇:“但是他实在是太可怜了。”

    “他可怜?”

    乔弈森的声音中带了几分的嘲讽,他还记的有几次阮点点的情况本来已经平稳了,但是忽然间又别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的时候。

    那个时候阮小溪还在误会自己,他在病房外看着点点那张惨苍白的小脸,谁也不知道他那个时候是有多么的绝望,是有多么的无能为力。

    他在知道这件事情之后,没有直接要了这个老家伙的命,就已经是给了他情面。

    “一个背叛了自己的主人的奴才,没有什么可怜的,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犯下的错误负责,在他第一次对点点下手的时候,就说明他是个会反咬主人一口的狗。”

    其他的三个人都被乔弈森这时候的冷漠震撼。

    乔弈森从来都不是一个极为冷漠的人,但是这次却是出乎意外的平静。

    阮小溪试探的问道:“看他现在的样子实在是太过……太过狼狈了,要不我们给他一点钱,让她也能好好的养老?”

    从来这个时候也开了口:“毕竟这人也是已经为了乔家坐了那么多的一个人,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乔弈森摇摇头:“我已经不可能会再给这个人一分钱。”

    “他曾经做的也只是一个管家应该做到的,我每个月给她的钱也经足以让他可以安安稳稳度过下半生了,但是他现在这个样子,应该是自己戏多。”

    老管家并没有在警局中关押多久,毕竟他对于自己的这个儿子谋杀孙子的事情并不算知情,他最多也就是个知情不报,然后蓄意下毒的罪名。

    从警局中被放出来之后,老管家非常怀念自己在乔家的时候那种挥霍无度的感觉。

    虽然他只是一个管家而已,但是他在乔家的时候捞到的钱真的并不算少,他只要稍微的把乔家的一点消息卖给各种小报社就能够赚上一笔。

    如今的他看着自己银行卡中的金额,又想起来那些姿色诱人的女佣,他觉得自己绝对不能就这样的放弃了。

    阮小溪既然这样的无情无义,他难道忘了自己以前是怎么帮助过她的么?

    既然这女人不肯帮他,他就去求乔家的别人,大少爷是他看着长大的,是绝对不可能会不管自己的。

    老管家在外面哭惨了一会,发现车上的人并不为所动,他牙关紧咬,该不会是那个蛇蝎心肠的女人,组拦住了少爷,不让他对自己有任何的表示?

    乔弈森岁阮小溪说:“我绝对不会原谅一个伤害了身边最爱的亲人的人。”

    “既然他已经有了第一次,那么就有可能会有第二次。”

    乔弈森担心的远远还不止是这些,阮小溪那个时候义无反顾的把他送进了监狱,要是稍微对他有一点点的同情,这个人就很可能会像个吸血鬼一样的扑在乔家。

    他们没有必要要管着这样的一个罪恶多端的家伙。

    乔弈森稍微的摇下了车窗,对车外被纠缠的没有办法的司机说道:“你不用管了,直接开车压过去好了。”

    乔弈森说完这句话,看也没看那老头脸上的错愕,就关上了车窗。

    司机既然已经得到了上面的命令,也就不再纠缠了,他直接就上了车,启动了汽车。

    老管家看到这话是乔弈森说的,在车子开动的时候,再也不敢扑上去了,乔弈森吓得命令没有任何一个人是不听从的。

    他可能真的会死在这个车轮之下。

    乔弈森嘲讽的看着老管家吓得六神无主,再也不敢上前一步的样子,看吧,这就是人性。

    在刚刚的时候还寻死觅活的,但是一旦真正的威胁到了自己的性命,他就会束手无策。

    就这样的人是绝对不能再留在身边的,这就像是在自己的身边养了一条沉睡的毒蛇,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冲出来咬上一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