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乔弈森在登上飞机的前一秒就感觉到了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一直的注视着自己。

    乔弈森回过头的时候却什么也没有看到。他低下头笑了笑,想来应该是自己太过于敏感了吧。

    阮小溪问道:“怎么了么?”

    乔弈森扶着阮小溪的手把人带上飞机:“没什么,只是觉得刚刚有人在看我们一样。”

    乔弈森的话让阮小溪极为敏感,她伸出头去张望:“是么?有人在看我们?是不是晨微?”

    自从阮小溪发送了那条短信之后,晨微只是回答了一句简单的:我也想你们。

    阮小溪在拉斯维如今唯一放心不下的就只有晨微了。

    乔弈森笑了:“应该是我想多了,晨微应该不会出现在这里的,她说不定早就已经到了什么好地方游山玩水了。”

    阮小溪咬咬嘴唇,她点点头。

    飞机起飞的时候,阮小溪心想:晨微,我们等你回来。

    ……

    晨微接过萧以白手上的胶卷和录像带,她脸上有几分的怀疑:“这是什么?”

    萧以白看起来十分疲倦的样子,他看了晨微一眼,什么都没有说就直接进了自己的房间。

    晨微看的出今天的男人,好像是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她看着手上的胶卷,还是先去把看了录像带。

    他没有想到上面是拍摄了乔弈森和阮小溪今天在登上飞机时候的一举一动。

    这摄像机的位置应该是极隐蔽,就连乔弈森都没有发觉,她看着阮小溪和乔弈森两个人登上飞机,也看到了乔弈森并无大碍。

    晨微心中最大的一块石头已经落了下来。原来今天萧以白一整天都没有出现,是去帮她拍这个录像带了。她的鼻尖忽然一阵发酸,以前的时候晨微一直都不明白萧以白为什么要把这个医院做的这样的阴森森,后来才知道萧以白是有一定程度的光敏感症。

    如果暴露在阳光下,就会有很严重的过敏反应。

    晨微手指微微颤抖,怪不得她今天看到萧以白是那么的奇怪,原来他竟然是跑出去了。

    晨微走到萧以白的房间门口,试图打开房门,却发现今天的萧以白已经把门锁了。

    “谢谢你。”

    阮小溪和乔弈森没过多久就已经到了自己熟悉的土地,他在下飞机的瞬间就已经觉得欢欣雀跃。

    和上次回来完全不同,上次她是带着对乔弈森的怨愤回来的,但是这次她却是带着完好无损的乔弈森一起回来的。

    乔弈森伸手拉住阮小溪,提醒道:“你小心一点,不要摔下去。”

    阮小溪俏皮的笑了笑:“我知道,你放心吧。”

    乔一鸣和程琳在之前就已经得到了乔弈森和阮小溪要回来的消息,一大早就已经在自己家的机场中等候了。

    乔一鸣在看到乔弈森的一瞬间就觉得松了一口气,他走过去给了乔弈森一个巨大的拥抱:“哥,你可算是回来了,你不知道我都快要累死了。”

    以前的时候乔一鸣不知道乔弈森竟然每天都承担着这样多的压力,他只是帮助处理了两天的公事就已经快要忍不住崩溃了。

    乔弈森:“辛苦你了,这段时间里。”

    乔一鸣拉着程琳说道:“你要是再不回来我就要崩溃了,还好小溪及时把你带了回来。”

    程琳看着一家人重聚也十分的开心:“我们先上车吧,有什么事先回去再说吧。”

    在路上阮小溪和程琳讲述了这段时间在拉斯维的事情经过,虽然阮小溪已经说得足够轻描淡写了,但是程琳还是可以感觉到那个时候的气氛是有多么的危机紧张。

    乔一鸣还是没有忍住问道:“所以说ben是真的死了?”

    乔弈森被这句话问的愣住了,程琳没想到乔一鸣竟然会忽然间问出这样不合时宜的话,她的手在私底下碰了碰她的男人。

    乔一鸣这个时候也已经明显的感觉到了自己这句话问的多么过分,毕竟那个人是大哥的挚友。

    “我……”就在乔一鸣准备转移话题的时候,乔弈森忽然开口:“是的,他真的死了。”

    阮小溪看出来乔弈森的情绪又已经沉浸到了另外的一个氛围,忙的说道:“不过晨微现在还是很好的,晨微的孩子过些时候应该就能够出世了吧。”

    乔一鸣:“那也就是说你们现在并没有晨微姐姐的下落,他要是在途中发生了什么意外怎么办?”

    这一句话落下,又是没有人知道该怎么开口。

    晨微白了乔一鸣一眼:“你能不能不要再说话了。”

    乔一鸣发现自己又错了话,也尴尬的咳嗽了两声:“但是晨微那么厉害应该会好好的照顾自己的,你们都不要太担心了。”

    阮小溪这个时候忽然间想到了自己的两个孩子:“对了,点点和念念现在怎么样了?”

    程琳抢在乔一鸣之前开口:“两个孩子都还好,念念的身体一直都还好,点点也清醒的时间越来越长了。”

    阮小溪瞬间放心了下来,她忽然间想起来自己还没有告诉他们老管家的事。就把调查的结果和中间的时候老管家的孩子给点点用了精神控制药物的事情告诉了乔家的两个兄弟。

    乔弈森沉默着没有说话,乔一鸣倒是恨得咬牙切齿:“我没想到他竟然会是个这样的人,竟然大着胆子对点点下这样的毒手,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乔弈森挥了挥手:“算了,他对我们乔家也算是有恩了,他在乔家的这几年里,也是真的尽心尽力了,这次就放过他吧。”

    乔一鸣本就是一个嫉恶如仇的人,只不过听到了乔弈森的话,他也只能把自己的愤怒压抑下来。

    乔一鸣和乔弈森不一样,乔一鸣很长的一时间都没有在乔家,他对这个管家其实是并没有多么大的感情在的。

    阮小溪也是认同乔弈森的做法,她虽然在乔家的时间并不算太长,但是老管家也是曾经给她一些帮助的,这个是她没办法忽视的,如果不是他愚蠢到对点点下手的话,她还不想就这样直接把他送进监狱的。

    在乔弈森的车已经开到了乔家的附近的时候,忽然有个肮脏的人影扑到了车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