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如妖精一般美艳的女子
    “你个周扒皮,现在都已经到了什么时候了?可能这就是我们最后的一面了,你都要拒绝!”

    晨微越这样说,萧以白就越不可能会同意,什么叫最后一面?

    “既然你都决定要死了,见不见什么最后一面有什么用?还有那个拖布可是在超市五十三块买的,你刚刚已经把他摔得塑料板裂开,这笔费用算在你的头上。”

    晨微被气的七窍生烟:“算吧算吧,反正我已经背上了五十一万的巨债了,也不在乎这几块钱。”

    五十一万对于以前的晨微来说简直是不值一提,只可惜了现在虎落平阳。

    萧以白冷笑医生,他直接坐在自己的老板椅上,闲散的看着医书。

    五十一万?等到你还的清楚这一笔钱的时候,这两个月的账单还在等着你呢。萧以白直接忽略了正在聒噪的女人,懒懒的打了个哈气。

    现在的这个医院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冷清,他原本是一个喜欢安静的人,但现在的情况竟然不会觉得讨厌。

    他戳了戳一旁摇椅中孩子的脸蛋,那孩子紧紧的握住了他的手指,奶里奶气的“啊啊”的叫着。听起来像是在叫人爸爸一样。

    萧以白闭上眼睛,看来随意救人一命的感觉还真的是不错啊。

    晨微看到萧以白不为所动的样子,她在心中下了一个决定。

    其实她也并不是想要光明正大的送乔弈森和阮小溪离开,她只是想要看一看乔弈森的身体是不是已经完全的恢复,她也不想要干扰两个人的生活,只是在临死前好好的道个别吧。

    毕竟乔弈森身上的那一枪是自己留下来的,如果她现在已经死了,那就可以装不知道的样子,但是她还活着,就需要负责。

    萧以白这个人有一个特点,他在晚上睡觉的时候并不喜欢锁门,晨微冷笑,就算是锁了也没什么关系,这点小锁还不能够难得到她。

    晚上十二点以后,晨微偷偷的潜进了萧以白的房间。

    她看了眼萧>

    晨微挣扎的动了动,这姿势实在是太暧昧了,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不妥,好像是自己在和别人通奸一样。

    “你已经玩够了吧,你快点放开我!”

    萧以白笑了:“你要是让我放开我就放开,那我岂不是很没有面子?”

    晨微死命的挣扎了两下,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动弹分毫。这个萧以白看起来像是没有任何的危险性一样,但是他的力气竟然会这样的大。

    最后萧以白还是放开了晨微,晨微脸上一副受了羞辱的样子着实刺激了萧以白。

    晨微回到自己的房间的时候,她的大脑中中全是萧以白的那张脸,还有萧以白脖颈上的那块紫水晶。

    她好像在那里听说过这块紫水晶来着?

    晨微搜刮着自己脑袋里的信息,究竟是什么时候听说过呢?想了半天她也没想出来一个头绪。

    以前的时候她的记性可是没有这么差的啊,看来真的是一孕傻三年,这句话说的还真的没有错。

    第二天一大早,晨微就做好了饭菜放在桌子上等着萧以白,可是平日里到了时间就会出现的男人,今天却迟迟的没有出现。

    晨微哼了一声,昨天她不但没有偷盗钥匙,还被狠狠的捉弄了一场,怎么?现在他一个大男人还生气了?

    晨微撕咬着吐司片,就像是在撕咬男人的肉一样。

    可是今天直到晚上,晨微都没有看到萧以白的踪影。晨微的心中开始有了严重的担忧,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直到现在他都没有出现?难道真的就气成了这幅样子么?

    晨微开始胡思乱想:难道他被气死了?

    晨微心中一慌,她打算去萧以白的房间看一看,结果就发现萧以白从屋外回来了。看起来异常疲惫样子。

    萧以白扔给了晨微一卷胶带:“你不是想要看他们么?去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