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不希望被你的爱绑住
    阮小溪被乔弈森突如其来的情话说的有点茫然,随后看到自己手上因为这段时间“钻研厨艺”而造成的伤痕,一瞬间就都明白了。

    她有点好笑的抽回自己的手:“我现在真的是庆幸自己今天做的菜并不是很多,不然的话你可能就变成了世界上第一个被自己撑死的人了。”

    乔弈森也笑了:“放心吧,我还是有分寸的。”

    “有分寸?有分寸你会把自己吃成这样?”阮小溪看着乔弈森,语气中有点无奈:“你知道么?我会这样费心费力的做饭,并不是希望你能够不顾饥饱,并不是希望你能一口气的把他统统的下进肚子。”

    “我希望的是能够照顾好你的胃。”

    阮小溪脸上露出了几分埋怨:“其实你现在的样子才是辜负了我的心意,你不知道我这样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医生说你的身体并不好,可是你从来都不在意,要是像你说的那样直接找个厨娘来的话,虽然她肯定做出来的饭菜味道是极其好的,但是依据我对你的了解,你肯定不会好好的吃饭,所以我才想要是我做的话,要是我能够紧紧的盯着你,你就不会再随意了。”

    乔弈森听着阮小溪的话,他才知道原来阮小溪竟然是花了这么多的心思的。

    乔弈森握住阮小溪的手:“我知道了。”

    乔弈森也不是小孩子,他当然也知道怎么照顾自己的身体,但是在之前的那段时间实在是情况危急,不然的话他也不会活的那样随意。

    可是就偏偏是那段时间的随意深深地印刻进了阮小溪的脑海中。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阮小溪被闹钟惊醒,她起床习惯性的想要对身边的男人说“早安”,可是睁开眼身边却不见了那个人。

    “奕森?”

    阮小溪看着空荡的床,忽然间有了几分的惊恐,她走出房间的时候,就看到已经热好了牛奶,正在优雅的吃着吐司片的男人。

    乔弈森手上捏着一张报纸:“你醒了?”

    />

    所以阮小溪还没有和她的小宝贝通过电话。

    阮小溪的眼神中慢慢的都是期待:“这样实在是太好了,静怡在这段时间应该也已经快要生产了吧,正好我们可以陪在他的身边。”

    乔弈森听到阮静怡的名字,眼睛中没有任何的笑意,但还是点了点头。

    阮静怡是小溪的妹妹,但是在开始的时候,她拿着那样的东西让小溪误会,要不是她一开始的时候因为自己的虚荣犯下了这样大的错误,也不会发生之后的所有事情。

    乔弈森在和阮小溪一起离开拉斯维的前一天,他们先去了ben的坟前拜祭。

    之后阮小溪给晨微发送了一条短信,上面写着:晨微,我和奕森明天就要先离开了,你要是心情好了,就回来吧,我们都想你。

    正在黑医院做苦工的晨微看到这条短信的时候,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

    萧以白也瞥到了那条短信:“不得不说你这两个朋友还真的是重情重义啊。”

    晨微忽然抬头看向萧以白:“他们明天就要走了,我能不能去送送他们?”

    萧以白真相打开这个女人的脑袋,看看她的脑袋里是不是都是浆糊,她的肚子这样的平,他要是这样出现在两个人的面前,怎么可能不热的两个人怀疑?

    到时候你说是不想给他们再添麻烦,可能就会更加的麻烦,两个人可能就直接走不了了。

    最开始的萧以白之所以会帮晨微把这个孩子剖出来,是因为晨微寻思的念头实在是太强了,这样消极的情绪实在是对胎儿不好,晨微虽然看起来像是已经身为人母了,但是她的心智真的是完全还不成熟,她根本没有把自己当做是这个孩子的母亲。

    他让晨微看到自己的孩子,用来刺激她的母性。结果也还算是成功吧。

    “不行,不准去。”

    晨微没想到萧以白竟然拒绝的这样的快,都没有思考一样,她直接扔开了手上的拖把,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