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不想辜负你的心意
    阮小溪被压在墙壁上被迫接受乔弈森的吻,乔弈森的一个吻漫长而缠绵,直接让阮小溪的腿脚发软。

    阮小溪用手臂抵住乔弈森的胸膛:“不要在这里,我们晚上回家……”

    乔弈森拉住阮小溪的手臂,直接把人扯到了办公室另外的一个单间之中,其实ben的办公室还是比较有情趣的存在,只要打开那扇紧紧闭合的门,里面就是一个巨大的卧室。

    阮小溪被压在床上。

    乔弈森亲吻着阮小溪的脸颊:“我已经等不及了。”

    阮小溪被乔弈森吻得意乱神迷,她忍不住伸出手抱住乔弈森,忽然摸到了乔弈森腰上的绷带。

    一瞬间阮小溪就像是整个人都清醒了一般,乔弈森身上的伤还没有完全愈合,而且医生祝福乔弈森的胃病已经未尝眼中,要是再这样下去,很有可能会诱发胃癌。

    这件事阮小溪也再三提醒过乔弈森,但是这个男人总是像没有听到一样,丝毫不在意这件事。她推开乔弈森:“现在这个时间你必须要吃饭。”

    说着阮小溪就直接走出了屋子,只留下了一个人发愣的乔弈森。

    阮小溪捡起自己刚刚被乔弈森扔开的饭盒,虽然已经稍微洒出了一点的菜汤,但是好在保温桶的质量还可以,就是被乔弈森那样的对待,都没有完全的洒出来。

    乔弈森满脸阴沉的从房间中走出来,阮小溪已经把各种各样的食物都摆在了乔弈森的办公桌前。

    乔弈森如今一点胃口也是没有,他死死地盯着阮小溪白皙的脖颈,只想要咬上去。

    阮小溪敲了敲乔弈森面前的碗:“吃饭。”

    阮小溪最近一直都会盯着乔弈森吧饭菜吃完,不然的话她知道乔弈森一定会只是随便的吃上两口,就有趣做手上接下来没有完成的工作。

    阮小溪已经开始劝解乔弈森,你的工作已经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了,所以就不要太过于紧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乔弈森叹了口气,她还是从来没有见过像是阮小溪这样不解风情的人。

    在乔弈森沉默的吃完了一桌子的饭菜的时候,阮小溪也是默不作声的收拾了桌子上的碗筷,她在临走之前给乔弈森落下来了一句:“晚上吧。”

    乔弈森听完这句话,原本心头的失落完全消散,他愣愣的看着已经仅仅比和的房门,心中满满的都是欢欣雀跃。

    满心兴奋的乔弈森在今天下午用了出奇快的速度解决了堆积如山的文件,速度之快让他新提拔上来的小助理目瞪口呆。

    乔弈森回到家中的时候,阮小溪还没有像以往已经做熟了饭菜,但是厨房中已经隐隐约约的有了饭菜的香味。

    乔弈森轻手轻脚的走过去,想要从背后拥抱住阮小溪,给她一个巨大的惊喜。

    乔弈森走到厨房门口的时候,他看到阮小溪平日里做菜的样子。

    灶火上已经放上了锅,里面黄橙橙的油已经热了,阮小溪可能是在尝试着一种新型的菜样,她手上的葱姜进去锅中的时候溅起了沸油,阮小溪的手上已经溅落了油点,可是她却像是没有任何的反应一样,只是继续手上的动作。

    油烟熏得阮小溪的脸色发红,她轻轻的咳嗽了两声。

    乔弈森知道从宋舟鸿手中回来之后,阮小溪的身体一直都不太好,要是有刺激性的气味就会诱发咳嗽。

    阮小溪用胳膊捂住了自己的嘴,手上的动作还是没有停下来。阮小溪从来都不是一个极为聪明的人,乔弈森总是感觉阮小溪的厨艺进步很多,但是他却了想阮小溪的进步背后经历了多少的辛苦。

    乔弈森走进厨房,在背后抱住了阮小溪。

    阮小溪吓了一跳,但随即又放心下来,她笑道:“怎么了?为什么今天回来的这么早?”

    乔弈森么有说话,如果说一开始的时候他是想要给阮小溪一个惊喜,那么现在他就只是单纯地想要拥抱自己的妻子。

    阮小溪任由乔弈森抱了一会,后来觉得自己手上的动作实在是不太方便,就推了推乔弈森,开口:“你先去外面等我。”

    乔弈森点点头,竟然就直接这样的走了。

    阮小溪看着乔弈森走出了房间,她实在是没有想到今天的乔弈森竟然会这样的听话。

    饭菜统统上桌后,阮小溪笑着说道:“今天我可是尝试了新的菜,你尝尝看看好不好吃。”

    乔弈森伸出筷子,随后说道:“很好。”

    这顿饭吃的阮小溪心神不宁,乔弈森今天好像是饿死过投胎了一样,竟然风卷残云的把一桌子的菜都吃的干干净净,阮小溪都害怕他会直接撑死在饭桌上。

    其实乔弈森是看到了阮小溪做饭的时候的辛苦,不想浪费她任何的一点心意。

    晚上的时候,两个人原本已经打算好了的计划停止了。

    原因是乔弈森胃疼。

    刚刚躺在床上,乔弈森就感觉一阵尖锐的刺痛从自己的胃中钻出,他皱紧了眉头,试图压抑。

    阮小溪在乔弈森的身边,她敏感的察觉到了乔弈森的不对劲,她直接问道:“奕森你是怎么了?是自己的身体不舒服么?”

    乔弈森摇摇头:“还好。”

    虽然是说还好,但是乔弈森煞白的脸色还是太不对劲了。

    阮小溪忽然之间想起乔弈森今天晚上的饭量机会是平时的三四倍了,该不会是……他傻得把自己撑到了吧。

    她找出来几个健胃消食片喂进乔弈森的嘴里,总之翻来覆去的折腾了大半夜,阮小溪可算吧乔弈森的胃安抚好了。

    等到乔弈森身上的冷汗渐渐地消退,已经是大半夜了。

    这场小风波把两个人都是弄的精疲力尽,是谁也没有经历再做点什么了。

    阮小溪忍不住抱怨道:“奕森,你是怎么了?今天实在是有点奇怪?你很饿么?”

    乔弈森握住阮小溪的手,那上面有在做饭的时候溅在手上的油点。

    “我不想辜负你的心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