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白天你想干什么!
    阮小溪回到了教会之中,就开始了自己的养夫计划。

    这次没有晨微的逼迫,阮小溪自己就开启了贤妻模式,每天三餐都是她亲自动手给乔奕森做的。

    乔奕森开始的时候还觉得异常的感动,可一连几天之后,乔奕森就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了。

    阮小溪因为每天要早早的起床给乔奕森做早饭,乔奕森原本就因为自己玩处理公事起得早,阮小溪就比他还要更早,这样的话就严重的影响了阮小溪的睡眠。

    阮小溪最近每天都要五点起床,相对的晚上就会睡得很早,经常是乔奕森吃过晚饭处理一会的公事回到房间,想要和阮小溪温存一下,或者是说些什么悄悄话,可是阮小溪早就已经躺在床上睡得人事不省,像是一个死人了。

    乔奕森看着阮小溪熟睡的脸,是绝对不好意思把人直接推醒的。

    这样一来二去,就直接导致了一件事情,乔奕森欲求不满了。

    再加上阮小溪每天总是会害怕乔奕森的营养不够,成天的各种汤水补着,乔奕森身体上的那把火越烧越旺,几乎已经要把他整个人都催成了灰。

    不行,这样下去真的不行。

    他不想要吃阮小溪做得饭,他想吃的是阮小溪。

    乔奕森已经想好了,自己要和阮小溪商量商量,饭菜的事情你明明可以交给下人,就不要每天自己这样的辛苦了,毕竟你也不是一个小厨娘。

    可是当晚上回到家中看到阮小溪坐在饭桌前,满脸都是幸福的温柔看着自己的时候,乔奕森的话卡在了嗓子里,他说不出话来了。

    眼前的场景实在是太过于和谐了,阮小溪最近一直在钻研自己的厨艺,如今虽然不能够说得上是什么一流大厨的水平,但也真的不一般。

    乔奕森觉得自己外被阮小溪的这样喂猪一样的喂下去,可能就真的要发福了。

    等到吃过晚饭,乔奕森今天没有去书房处理文件,而是早早的就和阮小溪一起躺在了床上。

    乔奕森的意图已经十分明显了,他的手已经放进了阮小溪的睡衣里。

    乔奕森说“小溪,我想你了。”

    乔奕森已经很久都没有和阮小溪有过**上的情事了,因为之前阮小溪先是受了伤,以后自己也中了一枪,谁都不太方便。

    阮小溪笑了笑,她抱住了乔奕森“我也想你了。”

    乔奕森的眼神亮了亮,他的手慢慢的伸进了阮小溪的睡衣,可是还没有触碰到一团柔软,就被阮小溪抓住了手腕。

    “可是我真的累了,等到改天吧。”

    说完这话,阮小溪就直接翻了个身,闭上眼睡着了。

    乔奕森已经被阮小溪刚刚的话撩拨的身下昂然,这个时候无疑是浇了一盆的冷水。

    忽然间一直都对自己的魅力没有怀疑的乔总开始有了疑惑怎么回事?难道自己现在已经这样没有魅力了么?小溪已经不在渴望自己的身体了?

    第二天阮小溪一醒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乔奕森的两个黑眼圈,她有些心疼的问到“昨天不是已经睡得很早了么?为什么还是看起来这么憔悴?”

    乔奕森的眼神变了又变,怎么可能不憔悴?他昨天晚上可真的是被放了鸽子。整整一个晚上,乔奕森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没有了男性的吸引力。

    阮小溪在乔奕森的额头上落下了一个早安吻“早上好,亲爱的。”

    乔奕森在阮小溪的嘴唇贴上自己的皮肤的那一瞬间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有了明确的变化,他刚刚想要扑倒阮小溪的时候……

    阮小溪直接起床叠了被子“现在时间还早,你可以在睡一会儿,我去给你准备早饭。”

    乔奕森看着阮小溪走出房间,他一时间不知道自己应该是开心于阮小溪的贤惠,还是生气她的不解风情。

    乔奕森在阴郁中吃下了今天的早饭,他回到教会中的时候,一直都阴沉着一张脸。

    一路上有人窃窃私语。

    “你们看教父今天是怎么了?是教会里又出了什么事么?怎么这幅表情?”

    并不是这个样子,教会中没有发生什么,是家中发生了什么。

    “啊,今天的教父还是一样的帅,不对,今天看起来似乎是比昨天更加帅气了。”

    是么?那为什么我的妻子却对你们英俊的教父越来越没有性趣了?

    “看着教父最近的脾气不太好,脸色也似乎是过于红润了,该不会是欲求不满了吧。”

    乔奕森脚步突然停了。

    他语气阴森“怎么?是每个人手上的任务都太少了?在这里都在喃喃些什么有的没的。”

    一句话下来,众人一哄而散,乔奕森的耳边终于清净了。

    其实刚刚的那个人并没有说错,他现在就是欲求不满,而且还十分严重。

    不行,他要想一点办法了。

    中午的时候,阮小溪带着午饭来到了教会内部,她总觉得今天似乎是有什么地方不太对。

    阮小溪来到了乔奕森的办公室,刚刚打开房门“弈森,我来给你送……唔……”

    阮小溪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直接的堵上了唇。

    阮小溪看着眼前男人放大的脸,心中扑通通的狂跳,她推开乔奕森,红着脸说道“你疯了,大白天你想干什么!”

    乔奕森的眼神有几分的阴郁,他死死的盯着阮小溪“我想干你。”

    阮小溪从来没想过乔奕森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乔奕森的声音虽然强势,但依旧的低沉磁性。

    “你……你大中午的发什么情。”

    乔奕森一步步逼近阮小溪,他说道“你说我大中午的发什么情?”

    男人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你每天三餐都是大补,现场已经是补得过了。还不让我泄火?”

    阮小溪被乔奕森压在墙上,她手上的午饭已经倾洒“你等等,饭洒了。”

    乔奕森纹丝不动,直接把饭盒扔到了一边,他吻了阮小溪的唇“我的大餐,在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