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这笔债她竟然还了一生
    “这个病严重么?”

    萧以白扔下手上的刀,对晨微说“这个病要是说严重也不能是严重,只要等孩子的机体成熟,自己的免疫系统修复,就没有什么大碍。”

    “但是要是在没有修复之前就贫血死了,那就是严重了。”

    萧以白在说这话的时候,他解开了晨微的束缚。

    晨微刚刚要有什么动作,就被男人直接拦住了“你先不要动,因为你身上的刀伤还没有好,你就老实一会吧。”

    萧以白这个时候才找了热布擦拭了孩子,再找了个干净的布给孩子裹了,放在晨微的身边。

    “你要死就死的付责任一点,这个孩子的身体恢复健康之后再死。”

    晨微看着那小小的一团,孩子正睁着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看着晨微,那双眼睛是极其像ben的,似乎可以说是一模一样。

    她看着这个孩子,就觉得心头一阵阵的暖意。

    “谢谢你。”晨微对萧以白忽然开口。

    萧以白冷笑一声“不客气。”

    “既然你已经暂时决定不死了,那咱们就先算算我们这次的手术费用吧。”

    晨微目瞪口呆“你说什么?”

    她不是已经给了萧以白一张五百万的金卡么?难道这个还不够么?

    萧以白“你不用想你那张五百万的卡了,我刚刚已经试图打过电话了,银行那边说你的账户已经被冻结了。”

    晨微不可置信的开口“你说什么?冻结了?”

    萧以白点点头“这个你可以先不用怀疑,等一会你可以直接给银行打个电话,看看他们是不是有这么回事。”

    “我们先来算算账,我平时做一台手术,50万起底……”

    晨微打断了萧以白的话“你说什么?什么50起?你是在抢劫么?”

    萧以白耸耸肩“50万已经是我给你的保底价格了,50万要是想请我出去,我是绝对不可能去得,低于300万的手术你以为我会接?”

    晨微在心里吐槽你以为天下都是有钱的傻子么?300万做个手术?是疯了么?

    萧以白继续说道“加上途中我总在你身上的药物,给孩子输得血,算你一万好了。”

    “这五十一万,你打算怎么支付?”

    晨微一时间愣了,她摸出自己的手机直接打通了银行的电话,这可千万别闹,写卡上的钱可是她的身家。

    “喂,是银行客服人员么?我想问你我的银行卡怎么会被冻结?哦,对的,就是这个手机的绑定银行卡。”

    那边短暂的查询音以后,就传来了一个抱歉的女声“实在抱歉是这样的,这张卡片的持卡人已经去世了,所以说这个卡片就会暂时冻结。”

    “除非您有明确的证明您和持卡人有婚姻,活着是血缘关系,拿着持卡人和您的证明证件到银行才能解冻。”

    晨微一听这话就傻了。

    她和ben没有明确的夫妻关系,更不是血缘人,但是这个卡确实是当初用ben的身份办的。

    这也就是说明,她现在根本就不能够取出来这个钱,更不能够支付给萧以白五十一万。

    晨微指尖颤抖,她看着萧以白,商量的说到“我能不能先回家取一趟?”

    萧以白笑的一脸纯良“实在抱歉,不行。”

    你要是跑了,我去哪里找人?

    萧以白说道“对了,你不是还有你的那个什么朋友呢么?不然的话你就直接给他们打个电话,让他们拿着钱来赎你。”

    晨微拿着自己的手机,阮小溪和乔奕森的手机号码都在上面,她看着那个熟悉的号码。

    只是五十一万而已,对于这两人来说简直就是不值一提,只要她能够开口求助,他们就一定会帮助她。

    晨微看着自己的手机很久,终于还是把这个东西扔开了。

    只是……她真的来不了这个口。

    阮小溪已经帮助了她太多,要是她再一次次因为自己的愚蠢惹下来的麻烦,去让乔奕森解决,那就实在是太自私了。

    而且阮小溪和乔奕森如果到了这里就一定会问起男人为什么她会在这里欠下这样大的债务,如此一来他们肯定会因为自己有过自杀的想法担忧。

    晨微直接看着萧以白说道“我没有钱,你说怎么办吧。”

    萧以白看了晨微两眼“你没钱?”

    “对,我就这么多钱,现在已经已经被冻结,你给我马上要五十一万出来,我没有。”

    萧以白笑了,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欠钱还能这样大爷的。

    “你只能放了我,我绝对会在一段时间以后把钱送过来的……”

    萧以白摇摇头打断了晨微的话“不,我绝对不可能放你走的。”

    “上次的时候你就没有给钱,这次我不会再相信你了。”

    晨微忽然间想起上次的dna检测,她脸上有点发热,她上次好像的确是欠了人家的钱,也没有给还。

    萧以白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这样吧,我这里一直都缺一个保洁,你就留下来打扫卫生还债吧。”

    晨微瞪大了眼睛,这男人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人物么?她以前在自己的岗位上,随随便便就可以搞到钱的好么?

    现在竟然让自己就在这里当保洁阿姨?

    萧以白越想越觉得靠谱,他嘴角勾起个妖艳的笑容“就这么定了。”

    说罢就在晨微的脚腕上上了一条套环。

    “这个套环上有微型装置,只要走出一定的范围就会爆炸,像这样……”

    萧把一个套环扔出了窗外,只是一瞬间流发生了小范围的爆炸,虽然看起来伤害不大,但是如果是绑在脚腕上的话,一旦爆炸两条腿肯定是保不住的。

    “所以说你就暂时的留在我这里,老老实实的还债,我一天给你一千元,直到你还清这笔钱为止。”

    晨微在心里算了算,一天一千绝对是非常奢侈的价格了,那样的话就算是五十一万也就只是不到两个月而已。

    “好,我答应你。”

    当时晨微答应的爽朗,却没想到这笔债她竟然还了一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