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想死没有人拦着你
    晨微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还有再挣开眼睛的那一天。

    她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手术灯闭眼的明亮着,她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过来。

    等到她看清楚周围的一切的时候,她才震惊的发现,她竟然没有死。

    一种被欺骗的愤怒涌上心头,她看了眼自己的肚子,确实是已经平了。

    她的孩子呢?!晨微尝试着想要动一下自己的身体,却发现自己的四肢被牢牢的绑在手术台上。

    萧以白用了一块布裹着个血淋淋的孩子,说道“你不用再动了,你是绝对挣扎不开的。以你现在的力气,就老实一点吧。”

    晨微心中算是被欺骗的愤怒,喊道“你为什么没有杀了我!你这个骗子!”

    相对于晨微的激动,萧以白就表现的极为镇定了,他看了眼手上的孩子,眼中满满的都是嫌弃。

    “我是骗子?我只是说如你所愿帮你把孩子搞出来,我可没说帮你自杀。”

    晨微的眼睛血红,她的眼神落在自己的孩子身上,这个孩子紧紧的闭着眼睛,不知道死活。

    她忽然间生出来几分的恐惧,她颤抖着声音问到“这是我的孩子?”

    萧以白抱着刚刚出世全身仍然是青紫的孩子放在晨微的面前“对,这就是你的孩子,像你一样的丑。”

    晨微在意的并不是这个孩子的容貌,她只在乎孩子是不是健康。

    “他……还活着么?”

    萧以白看了晨微一眼,似乎是不屑回答她的话,只是一巴掌扇在了孩子的屁股上,伴随着响亮的一个巴掌,孩子的啼哭声在屋内响起。

    晨微一瞬间就放了心,但随即又被萧以白的行为感觉到愤怒“你疯了么!对孩子下这么重的手!”

    萧以白冷笑“一个打算扔下自己的孩子自杀的母亲,现在反过来指责我对孩子不好?”

    晨微被他怼的说不出话来,只能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男人。

    萧以白放下手上的孩子,直接走到晨微的面前“我问你,我和你只有一面之缘,你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么?”

    “对于一个从不熟识的人,直接把自己的孩子交付给他,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他没有按你说的话做会怎么样?”

    萧以白冷冷的盯着晨微“你有没有想过,我收下了这五百万,然后看着这个孩子觉得麻烦,直接把他扔掉该怎么办?或者我是一个有什么变态嗜好的医生,直接把孩子解剖,你凭什么会认为我会帮你?”

    晨微不想听他的话“你不要说了!我只是……”

    萧以白“你只是什么?你只是一个非常自私的人罢了,你只想到了你自己,刚刚你在你和我讲的那个故事里提到一个叫阮小溪的女孩子,你觉得她实在是太单纯,其实你比她还要单纯。”

    萧以白忽然间拿起手术刀“你知道什么是险恶么?你知道什么是人心?”

    他一步步走到孩子的面前,手上的刀贴在孩子柔软的皮肤上“你的这个孩子虽然已经生下来了,但是他没有足日生产,他现在活着,但是随时都可能会死。”

    晨微听到萧以白的话,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要停了,当她看到男人的饭贴在自己孩子身上的时候,她控制不住自己的开始挣扎。

    “你要做什么!你要对我的孩子做什么!你疯了么?你快放开他!”

    萧以白嘲讽的看了晨微一眼“你终于知道着急了,但是现在已经晚了。”

    他话音刚落,就有血红刀尖溢出,孩子似乎是被什么吓到,开始嚎啕大哭起来。

    “啊!”晨微在这一秒才知道什么是骨肉连心,她只是看到孩子受伤,就觉得自己心脏都要停止了。

    她终于知道了阮小溪在失去自己第三个孩子的时候那种悲痛,在那一瞬间绝对不会亚于自己失去了挚爱的ben。

    只是她以前一直都觉得这只是个未成形的胎儿,还没有任何的相处,不会有感情。

    原来这感情是天生以血缘作为纽带,以十月怀胎为加深,从他一开始成型,就已经是她生命的一部分。

    “不要!不要这样,我把我所有的钱都给你,请你不要伤害他。”

    晨微现在已经被刺激的泪流满面,这是她的孩子,是她和ben生命的延续,请让他好好的生活下去,他什么都没有做错啊!

    萧以白挑眉看着晨微“你不是说自己是个罪人么?那这个孩子就是罪人的孩子,你说自己该死,那罪人的孩子是不是也应该受到自己母亲的牵连,他的命也无关紧要呢?”

    晨微猛的摇头“不,不是这样的,这一切都是我的错,这一切都是我一个人不对,他不应该因为我的错误受到惩罚。”

    萧以白看着晨微,这个时候问道“他不应该受到惩罚对么?”

    晨微拼命的点头。

    “那我问你,这个孩子已经没有了父亲,你现在有因为一些被欺骗的时候做出来的傻事寻死觅活,那这个孩子怎么办?”

    “他一生下来就无父无母,或许你托付的那个乔奕森他可以好好的对待这个孩子,但是那毕竟不是他的亲父母。”

    晨微被萧以白的话说的一愣。

    萧以白放下手上的刀,他给晨微看了他刚刚变得把戏,他根本就没有划伤孩子,只是在刚刚裹着孩子的布中放了一个血袋。

    在装作要伤害孩子的时候把血袋切破。

    “你说你自己已经变成了个刽子手,但是我并不想让我自己也变成个这样的人。”

    “你也已经说过了,你麻烦了你那个好朋友很多,你以为你把这个丑孩子放到人家那里不是给人家添麻烦?”

    “你想死没有人拦着你,只不过这孩子是无辜的,他有很严重的先天贫血症,你的血型又是很特殊的熊猫血,要是你不给他当做一个移动血库,他可能活不了多久。”

    晨微沉默了。

    她原本是想要早早的结束了自己的这条命,但是现在很明显她的自杀计划已经发生了明显的轨迹偏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