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这辈子,都只能是朋友了么
    阮小溪的脸色一沉“乔奕森,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乔奕森不知道阮小溪为什么忽然之间脸色变得这样严肃,问道“怎么了?”

    阮小溪看着他说“我想知道在你的心中我就真的一无是处么?再这样危险的时候,你总是直接把我推开,你真的觉得这样是对我好?”

    “你知不知道我的心意?我那份想要和你共同经历危险的心情?”

    乔奕森没有想到阮小溪竟然会忽然之间说起这样的事情,他解释道“我知道你的心情,我也从来没有觉得你一无是处,只是到了那个境地之中,我总是下意识就做出了保护你的行为。”

    阮小溪听了乔奕森的话,她知道这个男人没有说谎,乔奕森话里的意思就是已经把她当成了比生命还要重要的存在,所以他总是会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如何才能更好的保护她。

    阮小溪一时间有点泄气,她该怎么指责一个男人想要保护自己爱人的心情呢?

    只能慢慢的告诉他,我爱你就如同你爱我一样,你的心情我能够理解,我的心情也希望你能够体谅。

    阮小溪“这次我就不计较了,好在有惊无险,但是如果要是有下一次,如果你再这样把我推开,我绝对不会轻易的原谅你。”

    乔奕森抱住阮小溪的腰“放心吧,不会有下一次了。”

    当时的乔奕森不知道没有什么承诺是可以轻易许下的,天意难料,世事难为。

    祁哲耀在两个人身边充当了个电灯泡,他牙酸的看着两个人从郎情妾意到忽然间争吵,争吵又忽然间和好。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恋人,只是觉得非常神奇。但是在神奇之余他也觉得自己有几分的尴尬多余。

    就在祁哲耀迈开步子准备直接离开,给阮小溪和乔奕森一个单独相处的空间的时候,乔奕森忽然间开口叫住了他。

    “谢谢你。”

    祁哲耀脚步停住了,他没有回头的说了一句“你也不用谢我,我会帮你全是看在阮小溪的面子上,小溪说的对,你最好平等的对待自己的爱人。要是有下一次的话,我也不会再帮你了。”

    说完之后祁哲耀就直接走出了房门。

    他实在是受不了阮小溪和乔奕森在一起的时候旁若无人的感觉,虽然他已经渐渐可以控制对阮小溪的肖想,但是那毕竟可是自己的初恋啊。

    有没有知道随意虐狗是一件非常不道德的事情?

    祁哲耀走出房间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十分的古怪,惹得原本在扫地的一个女佣问道“您是怎么了?牙疼么?”

    祁哲耀点了点头。

    牙疼,真是酸的牙疼!

    乔奕森看着祁哲耀的背影,阮小溪在旁边说了一句“其实他这个人还是很不错的,这次的事情也是多亏了他的帮助,不然的话我和晨微可能都会死在那个假货的手里。”

    乔奕森当然知道祁哲耀帮了他们很多,虽然其中可能是有些其他的利息因素在其中,但是祁哲耀在那个时候偏偏选择了最为冒险的一条。

    “我知道了,我有时间的话一定会谢谢他的。”

    乔奕森笑着回应了阮小溪的话。

    阮小溪想了想该是说道“我说虽然我对于你们之前的恩恩怨怨听的也不太明白,但是现在他做的这一切应该已经足够了,你也是时候应该原谅你这个朋友了吧。”

    乔奕森听的一脸茫然,阮小溪现在在和自己说什么?什么原谅这个朋友?朋友指的难道是祁哲耀?

    阮小溪看到乔奕森的表情,还以为他是直到现在还是没有办法释怀,一时间就有几分的气愤“祁哲耀已经帮了我们这样多了,你能不能不要再对以前那些小事斤斤计较?”

    阮小溪这样一说,乔奕森就想起来了,祁哲耀在接近阮小溪的第一天,就说自己和他是旧相识。

    可能中间因为想要让阮小溪对自己更为信任,就编出来了点什么故事给阮小溪听。

    也就只有阮小溪了,都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妈妈了,还能够保持着这样的单纯,谁说的话都会相信。

    乔奕森忽然觉得上天可能派他留在阮小溪的身边,就是为了保护她的这份纯真。

    乔奕森当然不可能去生这些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的事情的气,他笑了“我不生他的气了,这样好了么?”

    既然祁哲耀已经安排了这样的一个戏,那么他就帮他把这个戏彻底的演完吧。

    阮小溪“我就知道你其实早就已经原谅他了。”阮小溪抱着乔奕森的手臂,她看到男人的小腹已经隐约又能看到一点的血迹“你又流血了,没什么事吧。”

    乔奕森这次生病来势汹汹,在祁哲耀的各种精密仪器之下,阮小溪才知道原来乔奕森的身体已经并不像自己看起来的那样好了。

    乔奕森患上了很严重的胃病,已经开始有胃出血的症状,她不能再让乔奕森生活不规律下去了,这样会要了他的命。

    乔奕森低头看了一眼,他几乎没什么感觉“没事,应该是再回来的途中不小心碰到了。我下次一定会小心。”

    乔奕森说完这句话以后,阮小溪脸上的表情才稍微有了一点的放松“你知道小心就好,不要总是让别人为你操心了。”

    之后虽然祁哲耀强烈要求阮小溪在住上几天再走,但是乔奕森和阮小溪还是直接拒绝了。

    阮小溪是觉得自己不能够再打扰祁哲耀的生活,乔奕森是担心自己的老婆再别人的家中住着住着就变成了别人的老婆。

    乔奕森从祁哲耀的家中离开的时候,阮小溪在登上乔奕森车之前,她深深地看了祁哲耀一眼。

    “谢谢你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我阮小溪这辈子都会是你的朋友。”

    说完这句话,阮小溪就离开了。

    祁哲耀看着扬尘而去的车子,心中叹息这辈子,都只能是朋友了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