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却偏偏帮乔弈森
    陈看到众人脸上的便请开始发生变化,就知道自己刚刚的那番说辞,还有利用这张脸装出来的虚假还是让人们有几分的相信。

    如果在这个时候在煽风点火一点:“我……”

    陈的话还没有说完,一颗子弹就射中了他的右臂。

    众人谁都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每个人都掏出自己手上的枪对准门口。这个人还没有确认就不是他们的教父,就已经被别人动手了,这种事情绝对不允许,就算是他是个假的,怎么处决他也是要内部的人来商量。

    艾丽斯站在门口,手中握着一把枪:“你不用再狡辩了,我知道你究竟是什么东西。”

    乔弈森也没有想到来的人竟然会是艾丽斯,他匆匆站起来的时候触动了腰间的伤口,皱了皱眉。

    “艾丽斯?你还活着?”

    陈也没有想到艾丽斯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她不是被关在自己的大牢中的么?为什么会这样的忽然间出现?

    面对乔弈森的话,艾丽斯嘲讽的冷哼了一声:“这个世界上能够杀了我的人,还没有出世呢。”

    这话说的虽然是光线,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艾丽斯的一身伤痕,她现在明显是在强撑。

    “我可以证明这个人就是个冒牌货,我在执行教父任务的时候发现了他的真面目,因为晨微夫人在他的身边,他用夫人作为威胁,所以我失手被擒。”

    “在这时间里,他三番五次的问我印章在哪里。”

    艾丽斯一步步走近屋子,一枪枪打在陈的四肢上,一时间男人的痛呼传进众人的耳朵里。

    她踩上陈的头:“你们仔细看着这个没骨气的东西,怎么可能会是我们的教父大人?还是说你们已经愚蠢到只能用眼睛去看这个世界么?”

    艾丽斯在陈的屁股上开了一枪:“就这个彻头彻尾的人渣,他还杀了jack,要是我们真正的教父大人,他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

    “你们未免也太小看我们的神了吧,我可以理解你们不想失去他的心情,但是你们也要看得清事实。”艾丽斯拿着枪对着众人:“我真想以前一枪枪打开你们的脑袋壳子,看看你们的脑子是不是被狗吃了,这种无稽之谈也会相信?”

    乔弈森看到艾丽斯还是这样生龙活虎的悍妇样子,就放心了,艾丽斯没什么事实在是太好了。

    开始的时候乔弈森还担心陈再后来会不会把艾丽斯抛出来,威胁他做某些事情,可现在看来艾丽斯竟然自己逃出来了、

    陈被踩在艾丽斯额脚下,这是他最不能够接受的屈辱,他原本就自卑,这个时候明明已经身上中了几枪,但他的手还是不动声色的摸到了自己口袋里的一个暗杀竹萧。

    艾丽斯岁乔弈森开口:“你们不是一直都不知道印章在哪里么?我知道,我今天就会把教会内最高印章交到乔弈森的手上。”

    “现在我们就……”艾丽斯的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到自己的腿上一阵剧痛。低头的时候才发现她的腿上已经中了一镖。

    陈咳着血哈哈大笑:“你这个贱娘们,我让你帮我你不肯,偏偏帮乔弈森,我就算是死也要拉着你当个垫背的!”

    “这镖上有毒,没有东西可解,你就乖乖的等死吧。”

    艾丽斯瞬间就感觉到自己的腿上瞬间麻痹,这毒药确实是效果猛烈。

    乔弈森焦急的站起来,想走到艾丽斯的身边查看情况,可却被艾丽斯直接阻止了。

    “你不要过来。”

    艾丽斯拿起手枪还想在陈的身上打上,她想直接杀掉这败类,可是还没开的急动作,眼前就已经开始眩晕。

    “你不要过来,他手上有这个毒,我怕他伤害到你。

    乔弈森这个时候也已经是急了,他对艾丽斯说道:“你不要杀他,这个世界上绝对不会有什么没有解的毒药。”

    可他的话还是说晚了。艾丽斯几枪就让陈没了命。

    艾丽斯这时候明显已经支撑不住,乔弈森忙的走过去,扶住艾丽斯摇摇欲坠的身子。

    “艾丽斯!你怎么样?你先等一等,我绝对不会让你死的,鬼手神医呢!他在哪?”

    乔弈森对着众人说道。

    一个乔弈森不熟识面孔凑上来,说道:“他已经死了,他拒绝给这个冒牌货看病,当场被打死的。”

    乔弈森心中狠狠一痛,这个该死的冒牌货,究竟是坐了多少人神共愤的事。

    艾丽斯觉得自己的心脏突突狂跳,这毒实在是厉害,她的心脏几乎都要爆炸了:“乔弈森你也不用想要救我了,我和jack是一直都陪着教父的,我们可能就是注定要先去找ben先生了。”

    “你现在听清楚了,印章就在小溪之前的房间里,你仔细找找,肯定是能够找到的。”艾丽斯笑了:“小溪真的很美,你一定要好好对她,不然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艾丽斯的嘴角已经开始流出黑红的血液。

    “我会的,我一定会好好对她的。”

    艾丽斯的眼前已经裹了一层黑红的血:“那就好。我现在已经看到jack那个蠢货来接我了。”

    艾丽斯很快就咽了气,时间不过三分钟。乔弈森抱着艾丽斯的尸体,竟然流不出一点的眼泪。

    她说的对,可能她和jack生来就注定是要陪在ben的身边的,ben现在不在了,他们就会去另外的一个地方陪他。

    乔弈森总觉的在自己昏迷的时候是发生了一些事情,他好像是看到了ben看到了点点,那些东西非常立体的在他的脑海中出现过,但是在睁开眼的一瞬间,那些影像全部都模糊了。

    乔弈森抱起艾丽斯的尸体,他看着众人问道:“怎么?现在还有任何的异议么?”

    “我们一切都听从教父。”

    这句话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喊起来的,头一次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艾丽斯还在他的身边,jack对他还是满脸的不屑。

    如果说一开始乔弈森还是有人陪伴的,这个教会还是因为对ben的敬仰而存在的,那么现在他就真的是孤身一人了,而且这个帮会也彻底的变成了一个责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