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毫无血缘关系的杂种
    乔弈森不再看眼前的陈,直接说道:“我这次回来就是想要告诉你们,你们眼前的这个ben,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祁哲耀想的还是十分的妥帖的,在乔弈森进门的时候,他带来的几个祁哲耀的心腹就已经把jack查到的资料交到每个人的手上。

    乔弈森:“我相信上面的情报大家也都已经看到过了,你们眼前的这个和ben先生一模一样的人,其实是抛弃了自己原来的身份,刻意的改头换面来的。”

    “虽然看上去有几分的不可置信,但是在世界上还真的有这样的技术。”

    陈一把抓起了桌子上的一分资料,上面详细的介绍了他怎么经过了整容,甚至是详细到连过程都已经写的详细。

    陈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份资料:“这怎么可能?”

    他忽然间指着乔弈森开口:“这一切都是他编造出来的,这一切都是他做的,你们想想就算是再精细的整容技术,也不可能会做到这种地步的。”

    “对了,我还有dna检验报告,上面写着我就是ben,这个你没有办法抵赖。”

    乔弈森冷笑:“你以为在座的各位都是傻子?一个dna检测报告能够说得出什么?这种东西要多少有多少,我甚至可以弄出来一份证明,证明我是ben。”

    陈抓住这一点胡搅蛮缠,毕竟他们现在手上估计也不可能会再有什么证据了,ben的dna在晨微上次做检测的时候,已经全部被骗走,除非他们能够挖开ben的坟墓,把ben的骨头拿出来检测。

    乔弈森手中拿出了另外的一份检测:“这是你和晨微肚子里孩子的检测结果,晨微的羊水检测报告就在这里,你可以直接拔下自己的一跟头发和她做检测,看看你究竟是不是ben。”

    陈听到这话,忽然间想起来,晨微的肚子里还有个和自己毫无血缘关系的杂种。

    “什么?你刚刚说晨微肚子里的孩子竟然不是我的!”陈现在已经没有了退路,他绝对不能够承任自己不是ben,不然的话就直接把自己的退路封死在了这里。

    “晨微竟然会背叛我?”陈一手指着乔弈森:“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件事情?你和晨微我早就觉得而有什么不对了,这份dna检测是不是你自己的?”

    “怪不得晨微会在紧要的关头投奔你,原来是她和你早就不干不净了。”

    乔弈森的眼中闪过冷光:“你最好不要乱说话,你现在说的一句狡辩,都会让你似的更惨。”

    “晨微是什么样的人你不知道,但是我知道。”

    陈:“大家看,乔弈森说的话,我的妻子我竟然还不如我兄弟了解的透彻,我算是明白了,我现在经历的一切都是你们这两个奸夫淫妇做的手脚。”

    “你们先是骗我,想要让我死在宋舟鸿那里,后来看到我没死回来了,又怕被别人知道,就派了晨微假意接近我,然后现在让我因为对她的担心,理智全无,弄到现在没有人心的地步,让你乔弈森再回来坐收渔翁之利。”

    “好让大家都觉得我是假的,只有你乔弈森才是真的。”

    乔弈森听着陈血口喷人,都没有再看这个人一眼,他已经够狗急跳墙了,他要做的不是让陈承认,而是让在座的各位信服。

    “至于晨微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ben的,这事情我需要和大家明确一下,ben在之前并不想要孩子,和晨微决定了一起去医院试管,所以ben的精子在某家精子库中还是能够找到的。”

    “来到这之前,我也找到了这家医院,我也拿到了ben和晨微孩子的检验报告,完全是一模一样。”

    有人在这个时候问了:“那晨微夫人呢?我们想听晨微夫人怎么说。”

    更换教父这件事事关重大,能够带来的人就需要统统见证齐全,不然的话中间很容易再生什么波折。

    再来之前,晨微本是想要一起来的,但是乔弈森直接拒绝了,原因是晨微现在的身体真的不合适在抛头露面,在这么多人的面前作证。

    乔弈森对晨微说:“你放心吧,我会把一切都解决好的。”

    乔弈森开口:“晨微现在身体不太好,我没有让她回来,毕竟他的肚子里是ben的孩子。”

    陈在一旁冷声道:“我的孩子?是谁的孩子还不一定呢,你说是我的,那就真的是我的?”

    陈努力回想着之前他见到过的ben的样子,现在已经能给到了这种时候,他必须要是装作ben的话一定要像一些,不然的话他就真的没有机会了。

    冷静下来的陈拱了手:“在座的各位听我说,我现在觉得自己就像是陷进了一个圈套,因为之前的时候,我已经完全忘记了之前发生的一切,所以我现在的反应都是晨微教我的。”

    “她说我是一个极为果断的人,做事狠辣,斩草除根。”陈脸上有几分的悲痛:“我是一点也没想到晨微竟然会和乔弈森两个人联起手来一起害我。”

    “就我的身手,如果不是我的两个最亲近的人一起陷害,我是绝对不会落到重伤失去记忆的份上的。”

    “乔弈森伪造出了这么多的证据就是为了让我失去民心,让你们都怀疑我,到底是不是ben。”

    乔弈森冷眼看着陈演戏。

    陈说道:“我以前的时候还会有些怀疑,我究竟是不是ben呢?因为我想做的事情和晨微说出来的事情完全不同,就连上午那个女人也是晨微硬塞给我的,不然的话我怎么会喜那种货色?”

    “我已经开始慢慢想通了一切,在早上的时候,我直接杀掉了那个间谍。”陈满脸的真诚:“希望大家不要被乔弈森骗了,刚刚我实在是一时激动,才会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众人看着两个人说的话,虽然他们有些怀疑眼前的这个人究竟是不是教父,但是那张脸真的是和ben先生太像了。

    真的有这种神奇的整容方法么?这已经堪称是换头了吧,简直是匪夷所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