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可能一辈子都醒不过来了
    “就如同你刚刚说的那样,其实那天我真的是在刺激乔弈森的神经,我希望他能够醒过来,可是一次次的都失败了。”

    早祁哲耀还没有承认的之前,晨微只是推出为,现在祁哲耀已经承认了这件事,晨微想了想还是开口说道:‘我觉得小溪还是有权利知道这件事情的。’

    祁哲耀摇摇头:“乔弈森现在的状况并不是很乐观,要是他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阮小溪就连欺骗自己的机会都没有了。”

    晨微看着祁哲耀,脸上都是苦笑:“我经历过失去爱人的感受,如果换做是我的话,我宁可真的看到他在临死前的样子,也不愿意抱着一个空洞洞的希望活一生。”

    “我知道你是谁为了小溪好,你觉得可能小溪会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但是能够唤醒乔弈森的人,可能就只有小溪一个了,你那样费尽心思不也还是没能够做到么?”

    “你会用小溪的名字刺激他,为什么不试试让小溪自己去叫醒他呢?”

    祁哲耀心中还是有些犹豫。

    晨微直接开口:“已经到了这个节骨眼上了,你孩子求爱思考这些有的没的,你要是在不果断一点,你的祁家垮了,我们谁都得死。”

    “也不用想小溪还能不能守着这个希望过一辈子了,可能她直接就会死在陈的手上。”

    ……

    乔弈森在黑暗中走了不知道多久,他隐约听到外面有人在叫阮小溪的名字,他想要挣脱出这黑暗,却发现自己怎么也不能够突破。

    随后他就看到了ben,还有阮点点。

    ben在看到乔弈森的瞬间,脸上的表情十分的怪异,他低下头对阮点点开口:“你能看的到前面的那个人么?”

    阮点点顺着ben的手指看过去:“爸爸!”

    不同于阮点点的激动,ben脸上的表情更加怪异,他揪住阮点点扑上去的动作,走到乔弈森的面前,冷冷的说道:“你也死了?”

    乔弈森看着眼前的ben,他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他喃喃道:“ben?”

    ben锤了乔弈森的胸口一拳:“你他妈的竟然这么短命的吗?你看看你那点出息!我真是后悔死了,为了救你这个短命的把自己也搭进来了。”

    这是乔弈森第一次梦到这样的ben,似乎是太真实太像本人了点?

    “爸爸,爸爸!”阮点点从ben的身后跑出来,死死的抱住了乔弈森的腿。

    乔弈森看着阮点点,心中满满的全是思念,他直接一手就把阮点点抱了起来,狠狠地亲了两口。

    “你还有心情开心呢?你知道这是哪里么?”ben忽然间开口,问乔弈森。

    乔弈森还真的是一脸的茫然,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到了这个地方,眼前一片漆黑。

    ben看着乔弈森说道:“这是长期昏迷在床有生命危险的人才能来到的地方。”

    乔弈森一把抓住ben的手:“那也就是说你还没有死?只是长期昏迷?”

    ben不知道为什么这么久不见乔弈森,这个男人竟然变得傻了:“我已经死了乔弈森,你也能看到的清清楚楚,你也不用自欺欺人了。”

    “现在你们一家老老小小,两个男丁都在这里了,你有想过小溪该怎么办么?”

    ben看着乔弈森:“我拼了命救你,可不是让你这么早就死的。”

    乔弈森这才知道,原来这并不是一个梦,他原来竟然到了另外的一个世界,他看着怀中的阮点点,心中忽然间涌出巨大的恐惧:“那点点他……”

    ben叹了一口气:“他没事,应该过几天他就会离开这里了,她最近开始很快的就会忘记这里的东西,性该是快要清醒了。”

    乔弈森放下手上的阮点点,他鼻子一阵发酸,忽的死死的抱住了ben。

    “你……你他么的这个混蛋!谁让你做这样危险的事情了?为什么你要这样救我?你知道晨微是有多么恨我么?”

    ben的脑海中逐渐浮现出晨微的脸,他问道:“晨微,现在还好么?”

    乔弈森心脏剧烈的跳动,他仔细的看着眼前的ben,之前在视频中的一幕幕忽然间又重现在他的脑海中。

    他没有回答ben的问题,反问道:“你痛么?”

    ben楞了一下,拍拍乔弈森的肩膀:“我已经死了,兄弟,你差不多也应该释怀了,我并不是你害死的。”

    乔弈森眼圈通红,他这辈子就这样的一个兄弟,还为了他死在了宋舟鸿的手里。

    “所以我想问你晨微现在怎么样?”

    乔弈森听到晨微的名字眼神有一瞬间的恍惚:“她很好,你放心吧。”

    ben一看到乔弈森的样子就知道他一定是在骗他,只不过ben并没有拆穿他罢了:“你得回去。”

    乔弈森看了眼眼前的ben,没有说话。

    ben调笑道:“你可被说什么想要陪我两天,等你死了的时候,你有大把的时间下来陪我……你先要保护好晨微和阮小溪。”

    乔弈森知道ben说的话都是重中之重,他皱了眉说道:“我陷身在这团黑暗之中,我根本就找不到回去的路。”

    ……

    第二天一早,阮小溪从房间里出来就发现有什么不对。

    “怎么了?”阮小溪看着眼前的两个极为严肃的人,有些心慌。

    晨微开口:“乔弈森已经找到了。”

    阮小溪的心脏狂跳,她登的站起来:“奕森现在在哪里?我就说他不可能会死的,绝对不可能,她现在在哪?”

    祁哲耀拍了拍阮小溪的肩膀:“但是小溪,现在乔弈森的状况并不是太好,你愿意帮助我们照顾他么?”

    “他的伤势非常严重,可能会一辈子都不能醒过来,你……”

    阮小溪:“他受伤了?”

    阮小溪知道乔弈森在躲避的这段时间肯定不会是完好无损,受伤肯定是在所难免。但是在他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她还是抖了一下。

    “可能一辈子都不会醒过来是什么意思?”

    祁哲耀不忍心看阮小溪震惊的样子:“你自己去看一眼就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