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这么晚了,你有什么事么
    “艾丽斯生死未卜,jack已经死了,剩下的人你不能够确定他们是好是坏挟天子以令诸侯的事情你也听说过吧。”

    晨微闭上眼睛,她被祁哲耀的理由说服了。

    祁哲耀:“你放心吧,我会尽力的找到乔弈森的,找到他的那一天,就是我们成功的那一天。”

    祁哲耀其实是比任何人都想要乔弈森醒过来的,乔弈森只要慢一天,就说明他的企业要被陈的势力攻击一天。

    晨微点点头:“我知道了。我现在才发现你是一个好人。”

    祁哲耀笑了:“我可不是什么好人,这世界上哪里有什么纯粹的好人?”

    晨微指了指门外已经愣住了的阮小溪:“这句话是她说的。”

    阮小溪没有想到晨微和祁哲耀两个人会说出这样多的话,刚刚那么点的话中,晨微竟然能够听得出这样多的话来。

    她刚刚是想和晨微**蛋羹的,她想问晨微是想吃酱油还是醋的,结果刚刚回头就听到了两个人之后的话。

    祁哲耀看着门外的阮小溪:“我还真的没有想到,原来小溪对我的评价竟然这样的高。”

    其实两个人刚刚的对峙阮小溪都听的非常清楚,她也不知为什么忽然间生出了一种感觉:其实祁哲耀和晨微还是蛮般配的么。

    两个人都属于那种精英一样的人,在一起的话,应该会有很多的共同语言。

    她刚刚听到了祁哲耀其实也是在一直都在帮着找乔弈森的下落,阮小溪的心忽然放松了几分,她一直都觉得人是有心电感应的,尤其是夫妻之间,如果乔弈森真的出了什么事,他肯定会有些感觉的。

    但是阮小溪没有一次有过那种忽然间绝望的感觉。

    只要祁哲耀肯帮忙的话,乔弈森肯定会很快的找到的,阮小溪这样相信着。毕竟她个人的能力实在有限。

    之后的时间,阮小溪就做起了红娘,只要一有时间,她就开始撮合晨微和祁哲耀。

    两个人被阮小溪搞得头昏脑涨。

    尤其是祁哲耀,他看着阮小溪的时候经常会想要把阮小溪的脑袋拆开看一看,你难道就真的不知道我的心意么?

    我虽然已经开始有所收敛,但是你也不要真的视而不见吧。

    晨微更是对阮小溪感觉到无奈,就说上次,阮小溪忽然间让人做了一桌子的烛光晚餐。别说看起来还真的有点浪漫。

    阮小溪和晨微说让她陪自己一起吃,又和祁哲耀说让他陪着自己一起。

    结果两个人都到了现场,阮小溪人却不见了。

    晨微和祁哲耀两个人尴尬的互相看着对方,都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晨微已经不止一次的和阮小溪说过,自己对祁哲耀真的对是没有一点的兴趣,她这辈子就只会爱着ben一个人,这辈子都是如此。

    阮小溪就是怕晨微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她咬咬嘴唇:“晨微,你真的打算就这样孤单一辈子么?”

    晨微当然不打算就这样孤单一辈子,他是打算在解决了事情之后,把孩子生下来,就去陪ben。

    之后在晨微和祁哲耀两个人的双重否定下,阮小溪停止了这个愚蠢的红娘行动。

    祁哲耀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再来陪着阮小溪和晨微了,因为祁哲耀的话,陈开始疯狂的进攻他的公司。

    祁哲耀开始早出晚归,每天回来的样子也是十分的疲倦。

    晨微和阮小溪隐约觉得要是再这样下去,可能真的不能够支撑很久的时间。

    某天晚上,祁哲耀刚刚回到家中,这个陈还真的还疯狗,他一开始就想到了可能会有的损失,但是没有想到竟然会这样的严重。

    他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就听到有人敲门。

    会是谁呢?可能晨微吧。

    祁哲耀打开房门,果不其然的看到了晨微的脸。

    祁哲耀觉得自己要是让晨微进自己房间实在不太妥当,就站在门外问她:“这么晚了,你有什么事么?”

    晨微:“我们还是进去说吧。”

    祁哲耀看了眼阮小溪的房门,他想到晨微也不可能对他有什么想法,她来找自己可能就是一些更为机密的,不想让阮小溪知道的事情。

    祁哲耀侧身让晨微进了房间。

    晨微刚刚坐在沙发上,就直接开口了:“你是不是已经找到了乔弈森?”

    祁哲耀摇摇头:“我要是找到他了,现在还可能会这样的狼狈?”

    晨微咬了嘴唇:“说不定是你找到的乔弈森现在没办法直接冲进教会的内部,受了重伤呢?”

    祁哲耀眼神闪烁:“我没有必要这样做,如果我找到了他,我没有隐瞒的必要。”

    “那如果是他伤势严重,可能会醒不过来呢?”晨微的语气有几分咄咄逼人:“万一有人为了不让小溪难过,所以刻意隐瞒的呢?”

    祁哲耀愣了:“这都是你的推断罢了。”

    “我们现在已经没有时间了,你也看到了,祁家现在应该正在承受着疯狂的压制,可能你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得了多久。”晨微直直的看着祁哲耀:“如果你真的没有找到乔弈森的话,你就让我去吧。”

    “反正都已经是拼死一搏了,要是在这样耗下去,我们可就一点生路都没有了。”

    祁哲耀站着听着晨微的话,他沉默了良久,才说道:“这件事你不用太过担心,我祁哲耀还不需要一个女人不顾生死的保全。”

    晨微挑了挑眉:“怎么?你歧视女性?”

    “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希望这件事不要有更多的人受到伤害了,实不相瞒歧视我已经找到了乔弈森。”

    晨微的手指微微颤抖,她声音中有几分的激动:“你说什么?你真的已经找到了乔弈森?他真的没有死么?”

    太好了,乔弈森真的还活着,这样的话,晨微心中的痛苦就略微的消散了一些,乔弈森的事情在晨微的心中早就成为了一个坎。

    祁哲耀:“他没有死,那次的爆炸并没有让他赶过去,只是他的腹部不知道威慑呢么会中了一枪,现在引起了很严重的败血状况,虽然已经得到抑制,到那时要怎么样还是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