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早就不爱他了
    祁哲耀没想到就是晨微这么一个小女人,竟然能够想到这种事情,他忽然之间有了几分的兴趣,问道:“那我想知道,你从哪看出来我可能和乔弈森有联系的?”

    晨微现在人都在祁家,她觉得自己也没什么好隐瞒的,直接开口道:“因为你在刚刚的录音中有些反常,像是在刺激什么人的样子。”

    “你三番五次的提起ben和阮小溪,我总觉得你除了在刺激陈之外,还有可能在刺激另外的人。”

    如果可以的话,祁哲耀真的想为这个女中豪杰鼓掌了,她说的简直是太棒了,就连推测都有理有据的。

    不得不说是一个十分聪明的人,但是为什么在之前的时候,就会被一个不怎么高明的谎言骗得团团转呢?

    说到底也还是人性使然吧。一个越是冷静的人,在不冷静的时候做出来的事情往往更加的疯狂,没有理智。

    晨微应该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吧。

    祁哲耀想了想还是说:“你虽然说得很好,但是我真的是不知道乔弈森究竟是在哪里,如果我要是有了他的情况,一定会第一个通知小溪的,请你放心吧。”

    “至于陈的事情,我只是想要和你说一下而已,让你真的再一次确认他真的不是你爱的那个男人。”

    晨微笑了:“我早就知道他不是我爱的人了,下次你就不用这样试探我了,我不可能愚蠢到你想的那个地步。”

    “还有一件事我想要问你。”

    祁哲耀觉得晨微这个女人还真的有点意思,她现在有点想要知道她究竟还想知道些什么:“你说吧,你想问我什么?”

    晨微:“我想知道那份芯片中究竟是有什么?是不是这个人冒牌货的原本的个人信息和他的各种证据?”

    祁哲耀没想到晨微竟然连这个也能猜到,他心说:“这还真不愧是ben的女人,实在是让人佩服。”

    “对不起,我现在还没有查到里面究竟是有什么样的内容,如果我有了消息,我也一定会先告诉你。”

    晨微眼神冷了:“你没发现你现在说话的语气,像极了刚刚你在和陈打电话的时候,那种敷衍的语气么?”

    “还有你刚刚说到了一个人的名:陈。”

    祁哲耀觉得自己可能不能再和晨微多说些什么了,好像自己每和她说上一句话都是漏洞百出。

    “陈怎么了?难道他不是叫这个名字的么?”

    晨微点点头:“你说的非常的对,你说的十分的正确,但是你为深恶么会知道呢?”

    祁哲耀耸耸肩:“这可是你刚刚说出来的,你说陈什么什么之类的。这可不是我自己先说的嗯。”

    “是,的确是我先说出来的,但是小溪在第一次先应道这个名字的时候,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反问这个人是谁。按理说的话,一般人在听到一个刚刚认识到的名字的时候,如果旁人没有作出解释,那一定会有些疑问的。”

    “可是你就偏偏没有,你十分坦然的就接受了这个名字,随在你的下一句话中就用到了这个名字不是很奇怪么?”

    祁哲耀真是要被晨微的细致打败了:“你真的是一个十分聪明的人。”

    “谢谢夸奖。所以我想问你,那个新片中的内容究竟是不是我刚刚说的那些东西?”

    祁哲耀沉默片刻,终究是叹了一口气:“是的,大概就像是你刚刚说的那个样子,但是中间的信息量又远远比你说的那些东西大的多。”

    “这件事情将会牵扯到很多的人,甚至一些你都不能够想象的大人物。”

    晨微听了祁哲耀的话,她忽然间对祁哲耀开口:“那我还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

    祁哲耀说:“你说吧,我要是能够回答你的话……”

    晨微:“乔弈森是不是在你的手上?”

    祁哲耀眼睛有几分的不自然:“我说了我没有乔弈森的下落,这个是真的,要是乔弈森真的在我这里,我早就让他拿着证据复仇者归来了。”

    “还能够在这里陪着你们瞎着急么?”

    晨微:“姑且我先相信你。既然你不肯说,肯定是有你不肯说的理由。”

    “但是你刚刚说的那个芯片中的内容,我希望你能够让我看一遍,然后扩展,我要带着它回去,揭穿那个男人的真面目。”

    祁哲耀就是害怕晨微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他之所以会在之前没有把证据鲍素晨微,就是不愿意让她轻举妄动。

    “晨微,我问你,你这个资料是从哪里找到的?”

    晨微看着祁哲耀:“在jack的手上,他拼死让我带着这个东西离开的。”

    “那我再问你,jack他的身手实在你的之上么?”

    晨微满脸疑惑:“这个毋庸置疑啊,jack绝对是比我要厉害的。”

    “但是他这样厉害的人都会折损在陈的手中,你觉得你只要一出了这个门,就算是我派了无数的人保护你,你也不一定能够安安全全的到教会门口,更不会到众人面前。”

    祁哲耀看着晨微:“你就算是认为自己可以不管安全的闯一闯,那么你的孩子呢?”

    晨微的话一下子就被锁在了自己的嗓子眼里,是的,她还有ben的孩子,就算是她不为自己想,也不能不顾及到她的孩子。

    祁哲耀看着晨微:“你是很聪明,我也知道你多憎恨这个冒牌货,但是比起这些来,你还是要最在乎自己的身体才对,你要知道你的命不单单是你自己的。”

    “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怎么像小溪交代?”

    晨微愣愣的看着自己的肚子,她轻轻的抚摸了一下。

    祁哲耀:“所以说揭穿陈的这件事只能够让乔弈森去做,也只有他有这个能力,只有他能够和陈对抗,并且能在陈落马的时候,接管教会内的势力。”

    “你想想就算是你到时候真的把陈推翻,但是那个时候教会就会群龙无首,甚至可能还不会有这个陈在的时候安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