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阮小溪是我喜欢的女人
    “阮小溪是我喜欢的女人,我要是连她都保不住,那我还有什么脸面继续在拉斯维混呢?”

    陈想了想,其实阮小溪的确是个无关紧要的小角色,他想要的从来都不是阮小溪的命,如果是祁哲耀是因为喜欢阮小溪的话才收留她,那么事情就好办的太多了。

    “这样吧,你把晨微交给我,我保证以后不会对阮小溪在动任何的心思。”

    陈说出这样的话之前也想了想沐沐,但是沐沐说到底就是一个女人罢了,她虽然能够把自己伺候的挺好,但是还是不能在大事上影响他做出来的决定的。

    而现在大多数的人已经开始她有了怀疑,晨微现在必须站在自己这边,这样才能够暂时的稳住人心。

    他承认是自己开始想的太过于简单了。

    祁哲耀这个时候忽然间有几分惊讶的开口:“对了,我们刚刚说了那么多,我忽然想起来,您不是ben教父的么?您不是和乔弈森的关系十分的好,现在怎么会要杀掉阮小溪呢?您能给我个理由么?”

    “你别和我装蒜,你知道我想说什么,你也知道我是什么人,你和我在这里明知故问有意思么?”

    陈觉得祁哲耀一定会帮助他的,比欧景阮小溪也就是一个女人罢了。她不觉得祁哲耀有什么必要的理由一定要帮助乔弈森那边。

    “我是真心的想要和你合作,你不考虑一下么?”

    祁哲耀坐在乔弈森的病床旁:“对不起,我还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叫我知道你是什么人,你是什么身份,还什么明知故问,我全都不明白你在和我说什么。”

    “要是你不能够和我说的一清二楚,我就不觉得你是想要和我合作。”

    陈眼中精光闪过,他沉默了一会,说道:“我不是你说的那个ben教父。”

    “我已经把话说得十分的明显了,你大概也能够明白我究竟是什么意思了吧,我知道晨微在你的手上,只要我们合伙演一场戏,在她的面前,让她相信我就是ben的话,那么等之后,我要是能够坐稳这个位置,我手上的权利分你一半。”

    祁哲耀冷笑:“一半?”

    陈以为这样是在和他讨价还价,说道:“实在不行的话,就四六,我四你六。”

    祁哲耀的声音一瞬间冷了:“对不起,我实在是没有心情和你这种骗子合作,你的心思我能不知道?”

    “我现在帮助你到达你想要的,拿到了你想要的东西之后,你反过头来就是要针对我吧。你觉得的我祁哲耀是个傻子么?竟然会愚蠢到于虎谋皮?”

    陈的声音冷酷:“你在诈我?”

    祁哲耀:“没错,我就是在诈你,你刚刚说出来的每一句话,我都有录音下来。”

    “呵,我没想到你竟然会这样的愚蠢,你觉得你手上的东西会有人相信么?我可以直接说是合成的。只要我有这样的一张脸,我说出来什么样狡辩的话都会有人相信。”

    “你比如说晨微。”

    祁哲耀叹了口气:“我当然知道这段话我拿出去别人肯定都不会相信,但是我想要的不是给别人听,而是给晨微听一听,让她看看你究竟是一个什么样下作的人。”

    祁哲耀玩世不恭的笑了:“你放心吧,我是绝对不会和你合作的,对了,你不是现在拉斯维的一把手交椅么?那我就等着你来搞垮我。”

    “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你先倒台,还是能先搞得死我。”

    说完和句话,祁哲耀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他看了眼病床上的乔弈森:“兄弟,你看我都这样帅了,小溪很容易就爱上我的,你要是再不醒过来的话,可能就真的要发生什么大事了。”

    祁哲耀拿到了这段录音,但是他的心情却没有像刚刚在电话中的时候,那样的无所畏惧,毕竟他要考虑到太多的事情了,现在的陈应该就已经是被逼到了绝境,一只疯狗到了这种地步的话一定会发了疯的乱咬人。

    他要最快的想好之后的应对方法。

    在乔弈森还没醒过来的时候,现在的一切虽然是已经知道了真相,但是就是没有办法在众人面前公开。

    或许他可以不顾晨微的身体,直接把晨微扔出去,这样的话也有可能会有一定的胜算。

    但是这样阮小溪肯定是不会同意的,毕竟晨微现在身体里是有ben的亲生骨肉的,那是ben唯一仅有的一个孩子,要是晨微在台上发生了什么意外。

    那肯定是所有人都不想看到的。

    祁哲耀拿到了这段录音,直接去找到了阮小溪和财务室,他把这段录音在在两个女人的面前播放。

    阮小溪听了之后皱紧了眉头:“这个冒牌货简直是丧心病狂,他是疯了么!”

    祁哲耀吧这段录音给两个人听,倒不如说是专门为了给晨微听,毕竟他不能够确认晨微是不是真的站在了他们的身边。

    晨微真的听出来了点什么,但是却不是祁哲耀想让她听到的。

    她感觉到祁哲耀在说话的时候,故意提到了阮小溪的名字,明明可以用她代替的,却在转折的时候变成了阮小溪,他的话像是在故意的为了什么说的,或者说是在想刺激什么人说出来的话。

    晨微看着阮小溪义愤填膺的样子,她说道:“小溪你也不用生气了,我觉得肚子有一点的饿,我想吃你做的鸡蛋羹,你能够为我做么?”

    阮小溪点点头:“你真的想吃我做的东西?好的,那我就去给你做。”

    说完之后,阮小溪就直接出了房门,祁哲耀看到阮小溪不在房中,觉得气氛有几分的尴尬,就在祁哲耀也想要离开的时候,晨微忽然间开口了。

    “我想问你,你真的不知道乔弈森在哪么?”

    祁哲耀的心猛地一跳:“我不知道,我更不知道为什么你忽然之间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来?”

    晨微死死的盯着祁哲耀,说:“我只是随口问了一句而已,不用在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