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这时候有人忍不住说了:“您放心吧,阮小溪小姐也不是那样残忍的人,在之前的时候,我们听jack说,阮小溪小姐是个十分美丽温柔的女人。”

    陈:“jack说的?就是那个背叛了我已经自杀的jack?”

    “他说的话你也会相信?难道是说你已经不相信我了么?”一阵恐慌从陈的心底升起,没有了晨微在他的身边证明他的身份,面对那些怀疑他的人,他就真的是孤立无援。

    “jack是您以前最忠心的几个部下其中之一,您要是这样说他的话,未免会让大家觉得心寒啊。”

    有人在人群中说了这么一句,之后陈就觉得每个人看她的眼神都已经不对劲了。

    “怎么?你们把我带上这个位置,这个不是我想要的,我市已经记不起原来的大家,员阿里的我是什么样子的了,如果你们怀疑的话,我愿意直接离开这个位置。”

    “我们不没有怀疑您,只是您最近忘记的东西都有些太过重要了,让我们有点不能反应,如果是以后习惯就好了吧。”

    陈听了这话才感觉到全身上下稍微轻松:“我想大家保证,以后我一定会尽量想起那些东西的,但是现在的话就没有什么其他的方法可以救回我的晨微了么?”

    “也不是没有办法,祁哲耀为什么会帮助阮小溪呢?或者您可以直接去找他谈谈,然后让他知道在这个时候绑架了您的夫人,我们黑手党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看看他是会为了一个女人,为了一个伤害自己兄弟的叛徒,陷入到这种两难的境地么?”

    这个办法其实已经是最为没劲的口头威胁了,陈本想着直接暗杀掉祁哲耀阮小溪,然后把晨微带回来,关的好好的,再找出来一些什么其他的理由哄骗这个女人。

    在他的心中,晨微已经是愚蠢的代名词了。

    陈走出众人视线之后,脸上的表情越发的狰狞,他恨得咬牙切齿:“祁哲耀,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和陈这边的情况截然不同,阮小溪和晨微那边就安稳了太多,祁哲耀和两个人说道:“你们不用考虑那么多,既然我决定要帮你们,就一定不会半途而废。”

    “你们现在这里想想乔弈森可能会藏身在什么地方,这个是拉斯维的地图,你们的重中之重就是找到乔弈森。”

    阮小溪压根就不知道乔弈森其实就在祁哲耀的公司内部,她一听到乔弈森的名字,洪水般的思念就要把她整个人人淹没了一般。

    晨微虽然也不觉得阮小溪能够就这样轻松的找到乔弈森,但是她还是安抚道:“小溪,你也不用太过于着急,只要奕森活着,我们总是会有机会找到他的对么?”

    阮小溪点点头,晨微已经在这短时间操了太多的心,他不想让晨微在这个时候还有什么负担。

    “你啊,还是好好的休息休息,毕竟你现在的身体状况应该静养。”

    祁哲耀预料得到自己会接到陈的电话。

    当时祁哲耀正在乔弈森的病床旁边,想着乔弈森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够清醒。

    他看着手机上的电话号码,想了想还是在乔弈森的病床旁边接通了这个电话。

    “喂?哎呦ben教父怎么有心情和我打电话了?”

    陈在那便听到祁哲耀的声音就恨得咬牙切齿,说道:“据我所知我的妻子好像是不想再误入了祁家的地盘,现在她不知所踪了,请问祁总是不是知道这件事情么?”

    祁哲耀:“对不住了,我还是真的不知道有这种事情,那要不要我帮你查查,看看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留住您的人?”

    陈没想到祁哲耀竟然把话说着这样滴水不漏,让她一点都没有办法去怪罪他,他只是下人看到了晨微和阮小溪在祁家公司前面的场景,但是当时是不会有人想要直接把现场的样子录下来的。

    “但是我听说我的妻子好像是到了祁家公司的门口,请问您知道这件事么?”

    祁哲耀冷笑:“哎呦,我还真的不知道,怎么没有人和我提起过这件事呢?”

    要是轮装傻的功夫,谁能比的过他祁哲耀,他可是从小在自己家中练出来的。

    “到那时您ben教父既然已经说了,看在您的面上,我也会帮你好好查一下我们的监控记录,如果有什么情况,我一定会告诉你的。”

    祁哲耀每个字都要提的到ben这个名字。祁哲耀已经想好了,他就是故意这样说的,一来是为了刺激乔弈森,二来也是好好恶心恶心这个冒牌货,让她知道自己现在恩能够让人说话这样的客气,都是因为ben的身份。

    陈脸上越来越冷:“算了,我也不和你说暗话了。”

    祁哲耀直接打断了他:“我可真的没有和您说什么暗话,我说的可都是真的,就连对您的称呼都是十分的净重。”

    陈简直是要被祁哲耀气死,既然祁哲耀能帮助阮小溪就说明他肯定是相信阮小溪的话,他是相信自己不会是ben的本人的,现在还口口声声这样称呼他,还满嘴的尊敬。

    一看就是刻意的。

    “我要阮小溪的命,你最好把她教出来,不然的话,你也没什么好下场。”

    祁哲耀在听到陈要伤害阮小溪的时候,就按下了录音,做人就是要养成录音的好习惯,这样才能够随时随地收据更多的证据。

    “哎?我是真的不明白了。阮小溪对你有什么威胁么?你为什么非要和她阮小溪过不去呢?”

    祁哲耀说这句话的时候,看了一眼病床上的人,又加了一句:“非要杀了她吗?”

    “我想要的人的命,没有什么理由,你现在和我作对没说呢么好处,你也是知道的,原本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你要是非要和我过不去,也就小心一点自己的势力吧。”

    祁哲耀叹了口气:“实在是抱歉了,您说的话我都知道,如果你是想要找到晨微的话,我还可以帮助你,但是阮小溪的话真的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