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阮小溪那个恶毒的女人
    晨微:“现在看起来的确没有设呢么好处,但是陈已经对阮小溪下了杀心。”

    晨微想了想,还是对祁哲耀说道:“如果你现在收留了我们,就等于是在和陈作对,你真的愿意为了小溪这样做么?”

    祁哲耀心说你们还不知道我已经救下了乔弈森呢,我早就已经和陈那边是对抗的状态了,要不是乔弈森到了现在还没有醒过来,我早就直接让他拿着证据去揭露陈的真实面目了。

    只是这些话祁哲耀还是觉得没有必要告诉两个人,毕竟现在乔弈森的状况还不是很好,究竟会发生什么样的情况还未曾可知。

    现在阮小溪坚信着乔弈森还活着,要是到时候乔弈森一个没有挺住,直接就去见了耶稣,那不是得不偿失?

    小溪看到乔弈森死在及自己的眼前一定是不可能接受的。

    还有晨微……祁哲耀不知道晨微为什么会忽然之间相信阮小溪的话,他还是觉得晨微这个人有很大的疑问。

    他无条件的相信阮小溪,但是那不包括晨微。

    “我已经知道了,我是绝对不会让人继续伤害小溪的,但这个地方毕竟不是祁家,我觉得还是不够安全,我需要把你们放在一个绝对安全的位置。”

    祁哲耀说这话的时候是想要让阮小溪和晨微直接去自己的家中,阮小溪本来不是很好意思,但是他考虑到晨微的身体情况,还是决定要给晨微一个绝对安全的生活环境。

    “好吧。”

    阮小溪和晨微最后还是去了祁哲耀的家中。

    陈知道晨微和阮小溪都去了祁哲耀那里的时候,就已经察觉到是有什么不对了,她想起来刚刚给晨微打过去的那个电话,是被直接挂掉的。

    是不是晨微发现了什么?陈开始仔细想最近这段时间和晨微的对话,回想中才发现晨微虽然的话都说的还是以前那个样子的甜蜜,但是声音却是冷淡了很多;。

    不好,晨微绝对是发现了什么,而且还是会什么绝对的证据

    他本来留着晨微的意图就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身份,但是现在看来晨微却变成了一个重大的威胁。

    陈紧皱眉毛:“去了祁哲耀的地盘?”

    这个祁哲耀竟然敢公然和他作对,本来还想让她多活两天,现在看来就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

    他绝对不能够放过这个人。

    “ben先生,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做?”有人在陈的身边谦逊的问道。

    “我绝对直接把祁哲耀灭了,扫平。”

    那人应该是没有想到陈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他在旁提醒道:‘很抱歉了ben先生,在之前的各种风波中,我们已经非常耗元气了,如果现在要直接吧祁家用暴力模式扫平,那是不可能的。’

    “而且,拉斯维的官员和我们是有所合约的,在一定范围行事他们不会关注,但是要是有什么巨大的犯罪行为,他们也不会姑息。”

    陈一脚把人踹了出去,满脸都是阴狠:“妈的,这么多事么!这教会竟然还和高官有联系?我呸!”

    被踹了一脚的人也没有想到他会有这样大的反应,毕竟和官员勾结这是已不能够避免的事,当初是大家为了教会能够有更好的发展想出来的建议。

    不然的话如果在背后没有这样大的权力行驶,怎么能够支撑起这样大的一个组织?

    “现在是不能够对这件事做出理解么?”

    教会中的众人对陈的表情都感觉到极为诧异,要是真的是原来的ben先生的话,就算是已经失忆不记得原来发生的任何的事情,那他也能够马上参透其中的重要性。

    陈心头的愤怒被强行压制,他知道自己现在的行事十分的鲁莽,刚刚晨微脱离控制的事情让他没有办法保持理智。

    他要是再这样愤怒下去,就要惹得别人怀疑了。

    “我刚刚只是因为晨微被人掳走,而觉得十分的生气,这个阮小溪竟然敢协同祁哲耀,对我的爱人做出这样的事情。”

    “晨微现在已经身怀六甲,我今天和晨微打了个电话,我希望她能够回到我的身边,前段时间我们因为一点事情发生了争执,我们两个人那几天都不十分理智。”

    陈原本以为自己只要到达了这个封顶就可以为所欲为,但是现在看来他压根不可能只手遮天。

    众人脸上虽然还有点怀疑,毕竟前几天的时候ben先生和那个莫名的女子一点也不曾避讳的做那种事情。

    总之在之前的时候,每个人看到ben先生的这张脸,晨微也是那样陪在她的身边,就认定了这个人就是教父。

    可是在之后的接触中,每个人都觉得这个人喝的原本他们心中的神完全不一样。

    这个人像是一个自私自利,然后目光短浅的小人。

    “那现在有什么办法能够带回晨微的么?我总是害怕他们会利用晨微做出什么不轨的事情来。”

    刚刚被踹的那个人站起来,咳出了一口鲜血:“您可以直接什么都不管不顾,直接派出我们手中最精英的人去暗杀祁哲耀。”

    陈的脸上一瞬间精光闪烁:“真的么?有什么办法可以做到这一点?”

    “需要印章。”

    “只有印章盖在您的旨意上,我们才能够行事您的最高权力。”

    陈一时间直接的火冒三丈,印章印章,又是这个该死的印章,他本人明明就站在了这里,为什么还要他去找个什么劳什子的印章呢?

    其实陈不知道的事,在场的众人最近已经发现了他的不正常,那人说出印章的事情,并不是一定要印章才能够行事,而是因为他们对于眼前的这个人实在是已经完全的不信任。

    陈必须要把这场戏演完,他颓然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可是我现在已经不能够记得起以前的事情,我根本就不能记得起那东西在哪。”

    “那我的妻子就这样被祁哲耀和阮小溪关押么?阮小溪那个恶毒的女人,说不定会对晨微做些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