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们已经彻底闹掰了
    “你胡说八道,这绝对不可能!”说着她上来就要去踢踹晨微的肚子。

    阮小溪这个时候也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她一边阻拦女人,一边拿出手机开始录像。

    “你们看看这个堂堂的大企业究竟是做出什么样禽兽不如的事情,竟然会对一个孕妇下这样的狠手,还有着没有人性了?”

    主管也怕事情闹大了,毕竟刚刚这个女人嘴里的话可是是十分让震惊了,她说这个是祁总的孩子。

    虽然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万一要是真的,万一出了什么差错,那他一万条命都不够杀的。主管是个聪明人。

    你和阮小溪说道:“我知道你们的现在的状态不太好,我先把你们送进医院好么?”

    晨微看了阮小溪一眼,只要他们现在是有祁家的人件事保护的就可以。他们手上有这个视频,我了维护公司的的形象,祁家的人肯定会派人监视她们,以免她们会把这个东西发送到什么不该发的地方。

    因为牵扯到了祁哲耀孩子的事情,这必须要赶快上抱给祁总。

    看看是不是真的,要怎么就解决才好。

    阮小溪知道晨微的意思是可以:“那你们就快点把我们送进医院,我可是告诉你们,这可是祁哲耀的孩子,要是你们随便找个小医院含糊可是不行,我们就必须要去祁家旗下的医院。”

    “还有你们要是不能让祁哲耀来见我们,我们就立刻把这视频发送到一个新闻朋友的手上,让他们都看清楚你们这里究竟都是些什么人。”

    阮小溪说完了这话,就去试图扶起晨微。

    主管点点头:“我一定会把这事情带进祁总的耳朵里的,您放心吧。”

    说完就拍了车过来,马上把两个人送进了祁家的重症医务室之中,重点观察。

    阮小溪和晨微到了病房中,看到屋外有几个彪形大汉守着,这才松了一口气。

    阮小溪:“晨微,我真是没有想到,你竟然能够想出来这样的招数?”

    晨微叹了口气:“我也是走投无路。”

    不过现在是好了,因为他们手上现在有祁家殴打孕妇的视频,只要把它放在深恶没地方,就会引起舆论的哗然,到之后势必会有一定的影响。

    如果在那个之后,两个人又意外的死亡,那大家肯定会想到是祁家为了这段视频杀人灭口。殴打孕妇事情是小,但是杀人到时候可就影响大了。

    所以现在祁哲耀是必须要保证两个人的安全了。

    祁哲耀在接到主管电话的时候,正在处理最近挤压成山的文件。

    当听到有人大闹门口的时候,他直接皱了眉:“这种小事都处理不好的么?直接用钱打发了不就好了?”

    “可是祁总……那个有个孕妇说,她怀了你的孩子。”

    刚刚一提到怀孕的事情,祁哲耀第一个想到的是易柯,他问道:“怎么?是易柯找的麻烦?”

    主管忙的解释:“不是,不是易柯小姐,要是易柯小姐的话我们还能认不出来么?这次的两位女士我们都没见过。”

    祁哲耀一听到是两个女人,一时间就愣住了:“你说什么?是两个女人?你看清楚了?”

    主管说:“我肯定是看清楚了,其中的一个还身怀六甲的样子,她说她怀了你的孩子。还录下了被人推到的视频。”

    “我刚刚去查了一下监控,在视频中根本就看不清楚究竟是发生饿了什么,我们的前台小姐真的好像是碰到了那位小姐。”

    祁哲耀知道那两个女人肯定就是阮小溪和晨微,他声音忽然冷了下来:“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们的员工竟然会和来访的人发生什么肢体冲突?那他们受伤了么?”

    祁哲耀忽然间想到现在这个危机的时候,阮小溪和晨微既然会出来找他,就一定是陈那边发生了什么暴动。

    不然他们两个绝对不会主动上门的。

    可是……阮小溪为什么不提前给他打个电话通知一声呢?

    主管听得出来,这两个人应该是对于祁哲耀来说比较重要的人,因为祁哲耀竟然会关心两个人有没有受伤。

    主管推脱的开口:“是这样的祁总,就是我们的这个迎宾小姐的身份有点特殊,他是您祁家的人,所以在训练的时候,谁也不敢说她些什么。”

    “至于您担心的那两位小姐,他们现在没有任何的危险,他们就在我们家的医院之中,他们说完肚子里的孩子是您的之后,我就没有敢含糊。”

    祁哲耀听着主管的话,一时间对于那个迎宾小姐似乎是有了点印象,这个女人似乎是在他每次来公司的时候都会出现在门前,但是每次都打扮的花枝招展。

    “这个女人,直接辞退。我们祁家不需要这种仗着自己的那点血就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的人。”

    祁哲耀的话音刚落。主管就忙的应承了下来。

    祁哲耀开口:“这件事你处理的不错,你在那个位置上做了几年了?”

    主管:“已经三年了。”

    祁哲耀:“三年已经很久了,也应该是时候直接掌管一楼所有的事物了不是?”

    主管听到祁哲耀的话,一时间喜上眉梢:“谢谢祁总赏识。”

    祁哲耀挂断了电话之后,就直接开车去了医院。

    他看到病房里面的两个人之后,疏了口气:还真的是她们两个人。

    祁哲耀推开房门:“你们没什么事吧。”

    阮小溪和晨微看到祁哲耀进来,一时间有些着急。

    阮小溪摇摇头急切的说:“我们没事,但是现在我们已经彻底的和陈闹掰了。”

    祁哲耀没想到这一切竟然回来的这样的快:“怎么回事?”

    按理说陈现在还没有找到印章,应该是不会对阮小溪下手的,为什么现在竟然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晨微开口道:“陈现在应该已经不想要找到印章了,或者是他觉得阮小溪不可能会知道印章的下落,所以就想对小溪下杀手。”

    “可是他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做,杀小溪对他有什么好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