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这个女人是凭什么
    那女人看了阮小溪一眼,眼中闪过了点不明所以的光,看起来像是有几分的羞恼:“对不起了,这个小姐,我们祁氏每天阿里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我不能够记住每一个人的长相。”

    晨微看了阮小溪一眼,眼中都是了然的光。

    “请问你是有预约么?”

    阮小溪被她的话说的哑口无言:“这位美女求你通融一下,你也看到了,上次是祁哲耀把我们带进去的,我们真的认识的。”

    女人脸上不为所动:“实在是抱歉了,每天都会有各种各样的女人被祁总带进公司,如果仅仅是因为这个的话,我们实在是不能够让您进去。”

    阮小溪被气得说出话来:“我们和祁哲耀不是那种关系,我这次是有重要的事情来找他,如果你不让我们进去,就是在逼我们去死。”

    阮小溪已经能后看到周围有些不太对劲了。

    她能够看到原本在祁家门口的一些看起来不大起眼的行人似乎是慢慢的聚集到了一起,正死死的盯着她们两个人。

    “太抱歉了,我可不知道为什么我不让你们进去你们就会死?这个道德绑架的话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我只是按照我的工作流程来的,如果你们没预约就请不要出现在我们公司的前门。”

    阮小溪:“那这样吧,你来告诉我祁哲耀的电话号码,这样可以了么?我直接给他打电话让他给我们这个预约你看好吗”

    前台小姐不屑的看了阮小溪一眼:“您刚刚还说您是祁总的朋友,现在却说连他的手机号码都不知道,这样的话您究竟和祁总的关系是好不好呢?”

    阮小溪被这个人话中带刺的态度激怒:“我和祁哲耀的关系好不好还用不着你来评价。”

    “那实在是抱歉了,祁总的电话也不是谁都能知道谁都能告诉的,万一什么小猫小狗都跑过来问,那不是天下大乱了?”

    晨微忽然间开口了:“这个小姐,难道你是喜欢祁哲耀?”

    话音刚落,这个女人的瞬间红了:“那又怎么样?我问你谁会不喜欢祁总这样温柔又潇洒的男人?”

    这位前台小姐在第一次看到祁哲耀带着阮小溪进出公司的时候,眼睛就红了。

    其实也并不是说他这个人是有多么的脸薄,因为自己没有让进去的人,之后被祁总带进去,是件多么打脸的事情。

    而是她不能够接受祁哲耀竟然和别的女人这样的亲近,以前的时候,那个一直纠缠祁总的女人就已经够让人心烦的了,现在竟然还又多了一个。

    晨微继续说道:“我们并不是祁哲耀的女友,而是他的朋友,既然你刚刚提到了流程的事情,那么麻烦你按照流程,先进去通报一下,电话通知一下祁哲耀的助手,看看他们会不会接见我们。”

    这个女人没有想到晨微竟然会对流程这样的熟练,她早就管不了那么多了,直接叫了保镖上来:“来人啊,这里的两个女人在找茬。”

    随着女人的声音刚刚落下,就有两个身形健硕的保镖出现在两个人的面前。

    阮小溪有些绝望地看着晨微,如果两个人要是在现在被直接扔出去的话,那只能够是落到陈的手里了。

    晨微看了阮小溪一眼,给了她一个让她放心的眼神。

    只听到一声哀嚎,晨微就整个人跌在了地上,她捂住自己的肚子,指着那个刚刚阻拦他们的女人:“啊,我的肚子好疼啊,你为什么推我?你这个恶毒的女人,连我的孩子都不放过么?”

    无论是在哪里,孕妇都是天大的,这女人一时间也没想到自己竟然在公司门口就被碰瓷。

    他的身边还有两个彪形大汉,怎么看怎么都像是在恃强凌弱。

    那女人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叫嚣着:‘我可没有碰你,你自己摔到了,你不要埋怨在我的身上。’

    晨微再刚刚同意阮小溪的做法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退路,不管用什么样子的理由,她一定要先和祁家沾上关系,就算是她卑鄙好了。

    这边的动静已经惊扰了屋里,有人探头来看这边是发生了什么。

    因为现场实在是太明显了,怎么看都像是发生了什么争执,两个保镖或者是迎宾小家没有妥善处理,导致了孕妇摔倒。

    祁家的公司大堂经理忙的跑出来,查看晨微的伤势。

    “实在是抱歉了,这位小姐,您有没有什么大碍?”

    那女人看到大堂经理都没有站在自己的这一边,她脸上开始气急败坏:‘我没有推她,我绝对没有做这种事!不信你就去调取监控啊!’

    大堂经理本来是想把这件事私自了了的,可是没想到这个迎门女倒是开始发狂了,这个女人还真的不太好办,她和祁家多多少少是有一点血缘关系的,虽然和祁家的关系不大,但是你不能够保准上面的人是怎么想的。

    毕竟人家可是留着祁家的一点血。

    “我不管,把这两个找茬的人都扔出去,不就是怀孕了么?怀孕有什么了不起的啊,又不是祁总的孩子。”

    晨微这个时候也看得出来这个大堂经理在摇摆不定,她直接说道:“谁说这不是祁哲耀的孩子,这就是祁哲耀的孩子。”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不就是因为嫉妒我么?你竟然就能够干得出这种事。”

    这个迎宾小姐其实也是奇怪的,她从小的时候在家族聚会中远远的看到过祁哲耀几眼,她的血缘关系已经算的上是比较远,到那时毕竟他是祁家的人,按理说是不用在这中地方上班的。

    在祁家找到一个舒适安稳的工作非常容易。

    但这个人就是有些奇怪,他对祁哲耀芳心暗许,所以宁可在这里当个风吹雨淋的角色,也想要每天都能见得到祁哲耀。

    她可是从没有听说过祁哲耀会有孩子的事情,就算是以前总是耀武扬威的易柯,不也是后来被扫地出门了?

    这个女人是凭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