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休想再碰我一下了
    阮小溪握住晨微的手腕:“晨微,我告诉你,如果到时候他不收留我们的话,那肯定还会有其他的办法,我绝对不能够让你一个人身陷险境。”

    “大不了我们就一起死好了。”

    阮小溪说的义正言辞,那天真的模样真的打动了晨微的心。她说道:“你不是认为乔弈森还没有死么?你要是真的陪我一起下去了,你不怕乔弈森找不到你难过么?”

    阮小溪说道:“就算他会伤心,我也不会放弃自己应该有的品质,我绝对不能够做出扔下朋友的事。”

    “人这一辈子生死有命,这个都不是我能够决定的。”

    晨微看着阮小溪满是希望的眼神,终究还是点了点头。

    “好,我跟你一起走。”

    晨微在下了这个决定的时候,就意味着当陈再次打来电话的时候,那就是最后的通牒,他们现在需要更多的时间来整理他不是ben的证据。

    只是靠着那份羊水检测不能够说明问题的话,那他们就只有找到ben真正的dna了。

    但是他们总不能够直接挖开ben的坟墓,去里面吧他的尸骨捞出来,做这样的一个检测。

    阮小溪和晨微正在纠结的时候,阮小溪忽然间问道:“ben以前有没有捐过精?”

    晨微看着阮小溪一本正经的样子:“你觉得像ben这样的人会做出这种事情来么?他要是这样做了,到时候满世界都是他的儿子,那不是天下大乱……”

    “不对!”晨微的脑海中有什么一闪而过。

    以前的时候,晨微一直拒绝怀孕这件事,ben在之前也从来没有强求过晨微,两个人曾经一度想过要试管出来一个孩子。

    开始的时候晨微也是同意了,但是之后ben已经做好了准备,晨微反悔了,她不想要在自己这样年轻的时候就有一个孩子出来耽误两个人的前程。

    他们明明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根本就没有精力和时间去照顾好这个孩子。索性还不如不要。

    晨微一想到自己曾经竟然这样的任性,就一阵的心疼,ben是一个这样喜欢孩子的人,可是他却没来得及看到自己的孩子一眼。

    想来也真是对自己的惩罚。

    晨微在ben没有出事之前,很多时候会把工作看成是重中之重,但是现在他才意识到原来最重要的东西是那个人。

    阮小溪看出晨微的表情有几分的抑郁,她问道:“晨微,你怎么了?你想到了什么?”、

    晨微说:‘我记得以前的时候,ben在一个试管中心想要个孩子了,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应该还是有那份dna的。’

    阮小溪听到晨微的话之后,眼前一亮:“那就是说,我咱们只要找到那家医院,就可以证明他不是ben了?”

    晨微点点头:“但是现在的重点是我并没有去过那家医院,当时……ben……”

    “当时他提出这个意见的时候我是十分的反感,我和他大吵了一架,我只知道这个家医院在拉斯维,,但是并不知道是哪一家。”

    “没事,总归是有了一些头绪,总是比什么都不做,干等着要好。”

    “奕森肯定在什么地方等着我去找到他,我一定不能够让他失望。”

    第二天,阮小溪和晨微就去了拉斯维各种大型的医院,在调查过之后,没有任何的线索。

    阮小溪累的直不起腰:“我们所有的大型医院都已经走过了,可是没有一家说有ben的东西啊。”

    晨微:“不要着急,现在才过去一天,就算把全拉斯维的大大小小的诊所都找遍了,我也不能够放弃。”

    阮小溪看着晨微信心满满的样子,忽然间觉得她又变回了之前那个总是让她佩服十分的精明强干的晨微。

    ……

    沐沐在陈的身边伺候了几天,她终于忍不住问道:“怎么样?那个阮小溪杀掉了么?”

    陈这时候正埋头在沐沐的胸前,粗红的舌头在女人的胸前留下一道道的水痕:“报备,我们先好好的舒服舒服,你不要再提到别的女人煞风景了好么?”

    沐沐一听到这话就知道陈肯定没有按照自己说的做,她一把推开陈的头:“真是讨厌,你只要别人工作,都不给人工资的么?我可真生气了,你要是不做到我说的话,你就别想碰我!”

    陈一看沐沐生气了,他身下的那根东西已经蠢蠢欲动,哪里能容忍沐沐这个时候说停的。

    “杀杀杀,一定杀。”陈一把抱住沐沐:“这不是前几天要做掉他的时候,晨微说他在找什么东西。”

    “我就想着可能是在找那个什么印章,我辛苦谋划了这么久,不能够在这个时候功亏一篑啊。”

    沐沐皱了皱眉:“你就总是会说这些话来哄我,那他要是一辈子都找不到那个东西,那你就放任她一辈子就这样下去?”

    陈说道:“当然不是,要是她有一段时间不能找到,那么的话,就直接把她做掉。反正她也不是什么有用的人。”

    沐沐听了陈的话:“你说的都是真的?你可不能够骗我。”

    陈一把把沐沐推到:“我怎么会骗你呢?我这么喜欢你,这辈子都会对你好的。”

    沐沐看着陈的那张脸,在她的眼中他长得真的太像ben了,ben给了她人生中最痛苦的经历,就算是现在他对她真的还算不错,沐沐也没有办法释怀。

    而且现在的陈就是完全是因为迷恋他的身体,要是有天年老色衰了之后,谁还会记得她是谁?她现在一定要做到自己想做的事情,拿到自己应该能够拿得到的金钱。

    绝对不能够就这样的放弃,绝对不能。

    沐沐在陈的脖颈处吻了吻:“那你说的,你要是骗我的话我可就真的不让你再碰我一下了。”

    陈眼睛中都是急色的光:“放心吧,那个女人没有什么用,只要她没价值,任何时候都可以直接做掉她。”

    陈扑在沐沐的身上,手忙脚乱的解开她的衣裳:“现在你就好好的伺候我,给我发工资吧。”

    沐沐笑了,满脸风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