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能和我一起逃走么
    晨微:“我一点也没有觉得费心,这些就不用担心了。而且我总觉得小溪这点时间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总觉得他在找什么东西。”

    陈的声音忽然间有几分的激动:“在找什么东西?”

    晨微:“嗯,我总觉得她是在着急的找些什么东西。”

    “不是乔弈森么?”陈忽然之间想到了乔弈森,所以说阮小溪现在这样大费周章,难道真的不是为了找乔弈森么?

    晨微已竟察觉到了陈的想法,他大概是等不及了,想要对小溪下手,但是他还是需要自己在他的身边做一个最大的证据,好证明他就是ben。

    只要她真的离开小溪,恐怕接下来就是要对小溪不利了,她必须用些什么东西先吊着陈,绝对不能够让他有杀心。

    晨微:“当然不是了,找奕森的话也不能够每天都翻箱倒柜的啊,你不知道她最几天可能是中了邪,每天都在说为什么找不到呢?为什么找不到呢?”

    “我真的是不放心她。”

    陈的眼睛微转,现在阮小溪可能是有印章的下落,他不如再等几天,反正他都已经赢了,他的成功已经是定居了。

    还有什么可担心的?至于沐沐那里,他就先好好的安抚安抚,估计她也不会生什么气。

    这样想着,陈说:“那好吧,你就先在小溪的身边好好的照顾她,毕竟她现在的情况并不太好,不过你一定要注意照顾好自己的身体,不要有什么负担。”

    “只要你想回来,就可以随时回来,我想你了。”

    要是以前的晨微听到这样的话可能还会觉得心跳,但是现在的晨微听到他的话之后,只觉得全身发冷,一阵阵的恶心。

    为什么她以前就没有听出来这个人的话中全是虚伪,竟然还选择了相信他的话?实在是愚蠢到让人发指。

    晨微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强忍着恶心说道:“好,我一定会照顾好自己的,你放心吧,亲爱的。”

    阮小溪在晨微的身边听到她说的话,一时间脸上的表情有些变化。

    他有些心疼晨微,真是何苦呢?为什么要这样的逼自己?对这样的一个恨之入骨的人,还要装出郎情妾意的样子,是多么的难过啊。

    晨微挂断电话之后,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阮小溪开口:“晨微,我觉得你好辛苦,不如我们……”

    晨微摇摇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你先听我说完,陈已经开始等不及了,他想要你的命了。”

    阮小溪不可置信的看着晨微:“她刚刚这样说的么?”

    晨微说:“他当然不能这样直接开口了,但是我已经能够感觉到它已经开始有些着急了,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在这种时候会对你下手,但是我刚刚已经安抚了他的情绪。”

    “小溪我告诉你了,如果哪天我被他强行带走的时候,一定要记住,赶快跑。”

    “那就陈给你的催命符。”

    “那如果他真的把你带走了,你会不会有什么危险呢?我不能够让他把你带走!绝对不行。”

    阮小溪听到晨微的话,先想到的并不是自己的安全,而是晨微。

    “你放心吧,在他没有到最后一步的时候,是绝对不会愚蠢到对我下手的。”

    阮小溪:“我总觉得这个人已经疯了,他说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如果下次他在打来这样的电话,你能和我一起逃走么?”

    晨微看着阮小溪,没有说话。

    阮小溪有些急了:“就算是你不担心自己,你也不担心你和ben的孩子么?还是说你有什么一定要回去的理由么?”

    晨微不好意思开口,阮小溪可以去投奔祁哲耀,她也能够看得出来这个男人对让小溪一定是有什么想法的,他会帮助小溪是毋庸置疑的。

    但是自己呢?

    晨微想起祁哲耀在看到自己的时候,脸上是有了一丝犹豫的,他是拉斯维的风云人物,就算是没有人把她做的事情宣告天下,这个人也一定是知道的。

    “我就不和你一起走了,小溪,你照顾好自己就可以。”晨微看着阮小溪满眼都是担忧,安抚道。

    阮小溪终于开了一回的窍:“难道你是怕祁哲耀不会收留我们?”

    以祁哲耀的角度来看,收留晨微是一件极为不合算的事情。

    阮小溪的身份特殊,先不说阮小溪是祁哲耀喜欢的人,阮小溪的存在对于陈来说本就是可有可无,陈为什么会在这种时候想要杀掉阮小溪的原因也不能得知。

    但是从陈能够因为自己的几句话就推演时间来看,应该并不是什么极为重要的理由。晨微忽然之间想起了那个阮小溪说过得害过点点的女人。

    那次她看到这个人赤身**的出现在房间中……该不会是,他和这个女人有一腿吧。

    晨微被自己大胆的猜测骇到了,这样也就可以理解为什么当时的艾丽斯这样的没有理智,非要杀掉屋内的两个人了。

    如果只是因为这一点的原因的话,那么阮小溪就算是跑了,陈也不可能会穷追不舍,到时就说阮小溪已经回到了中国。

    陈现在这边的势力都还没有守正完毕,是绝对不会大费周章的跑到中国去杀一个可有可无的人。

    但是晨微就不一样了,她对陈来讲是一个不可缺少的棋子,她的存在向是变相的向教会中人宣告:我就是ben,不然的话他的妻子还不能够证明么?毕竟这是他最为亲近的人。

    如果晨微跑了,那会说明她已经知道了陈的身份,并且已经开始怀疑,陈那个人是绝对不可能会放过她的。

    到时候一定会寻根究底,脸祁哲耀都会被牵连进去,她可不会保证到时候他被祁哲耀拒之门外,陈把她带回去之后,还能够会给她什么好果子吃。

    晨微被问的一愣,她开口道:“那毕竟不是我熟识的人,我不能够把自己的命都交到别人的手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