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就一点都不想我么
    晨微略微沉吟,忽然想到了什么。

    “我知道了,是印章。”

    曾经的ben告诉过她,在教会内部有三个最为重要的东西:他,印章,艾丽斯。

    现在这个冒牌会已经以有了一张和ben一模一样的脸,艾丽斯现在也不知所踪,唯一还会让陈这样在乎的应该就是这个印章了吧。

    阮小溪从来没听说过有这种东西的存在:“那是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么?”

    晨微:“其实我也并不是十分的明白,但能够让陈这样的大费心思的,肯定是极为重要。”

    可是这个东西,两个人真的压根就不知道它的下落,能够了解到这种机密的人恐怕也就只有乔弈森和艾丽斯了吧。

    陈派了人搜查了那个小仓库,却完全没有发现任何的线索:“废物,都是废物。掘地三尺要要给我找出来!”

    沐沐从房间中走出来:“哎呀,是什么事情,让你这样的生气?”

    沐沐现在十分的得意,乔弈森已经死了,她的大仇已经报了个七七八八,听说乔弈森似得极惨,被炸成了一堆肉沫,连个断肢都不能够找到。

    现在她还想要做的另外的一件事,就是杀掉阮小溪。

    他一定要让这些曾经伤害过她的人,通通去死,她在开始的时候被艾丽斯吓得屁滚尿流,就是这个女人,让她出了这么大的丑,一定要让她也不能活着。

    陈看着沐沐那张脸,又想起在她身体中的滋味,一时间身下又开始有些发热“我的宝贝,其实也没有发生什么,就是刚刚去搜查一些东西,结果什么也没有查到罢了。”

    沐沐说:“你又去查什么了?你最近都没有好好的陪我。”

    沐沐已经从一些人的口中得知了,这个陈以前的时候相貌极丑,很多女人就算是觊觎他的钱,但是看到他的长相之后就都望而却步。

    所以说她沐沐可算是这个男人的第一个女人呢。她一定要用自己的身体,用自己的这张脸好好的拴住他。

    陈最近越发的沉迷在沐沐身上,大概是因为两个人都是整容来的,有几分的惺惺相惜?

    “最近帮会里面的那些人,已经开始发现我有些地方不对了,我毕竟不真的是那个短命鬼,开始有人因为我没有印章的事情,开始不听从我的命令了。”

    “要不是乔弈森已经死了,可能还会有人生出什么反叛的心思来。”

    沐沐嘴角一扬,一把握住陈的身下:“哎呦,那有什么的,有谁不听话就杀了好了,你丫不是没有自己的人手能顶的上去。”

    “再说了你现在不是已经失忆了么,你那能够记得清楚那个印章究竟是什么样子,究竟在什么地方,那个乔弈森不是带着印章跑了么?”

    “有本事他们就去和那个死人要啊,跑过来强求你做什么?”

    要么说,这女人有的时候就会成为坏事的东西,就比如说这个沐沐,她现在给陈的建议完全就是把陈一步步的往死路上引。

    但陈听了这样的话,竟然觉得有几分的可取,也是,他都已经到了这个位置之上,只是杀几个不听话的人,又有什么的?

    再说了,不就是一个印章么?现在没有了再去弄一个不就好了?

    可是陈忘记了,在这个教会中的每一个人,都是因为ben的人格魅力所牵引,集聚而来的一堆人物。

    在没有投靠ben之前,他们个个也都不是什么好惹的货色。

    “所以说你就别担心那些有的没的了,你快来陪陪我啊。”

    沐沐一边说着,一边开始解开陈的衣裳:“我可是想死你了,你就一点都不想我么?”

    陈哪里经历过这种勾引,一时间把控不住,直接就在教会中一点也不隐蔽的地方和沐沐做起了什么不堪入目的东西。

    教会中的人听到走廊中传来男男女女的淫声浪语,有几个人就出来看了一眼,结果就正好看到了眼前的这样的场景。

    在他们的心中ben原本是一个极为重情义的人,但是现在看来教父这次回来好像是变了一个人的样子,现实杀掉了自己的兄弟,难不成现在还要抛弃自己怀孕中的妻子?

    这真的是教父么?ben先生可是从不会做出这样为人不齿的事情的,难道说只是失忆而已,就能够改变一个人的本质么?

    在陈不知道的情况之下,他的名誉已经在众人的心上画了个大大的问号。

    艾丽斯被关押在陈的监狱之中,每天都会有人来给她上一遍的严刑,逼问她印章究竟是在哪里。

    艾丽斯躺在冰冷的地上,身上伤痕累累,可是她眼睛中的光丝毫未减:也真的是可笑,他以为就这样就能够让自己说出来印章的下落了么?

    艾丽斯身上的伤口虽然越来越多,但是她被晨微击中三枪的位置现在却是已经开始有了好转,她动了动自己的手腕,虽然愈合的还不甚完美,但是要对付外面的那一群草包,还是绰绰有余的。

    只是她现在还缺了一样东西,就是打开自己锁具的铁丝。

    艾丽斯发誓,只要让她能够走出这个牢狱,她绝对会让那个两个冒牌货都下地狱。

    陈在听从了沐沐的话之后,决定先不要管什么印章的事情,杀掉阮小溪。

    阮小溪虽然不是什么重要的人物,本来他是想要留着阮小溪的一条命的,毕竟阮小溪对他没有什么威胁。

    只是自己的心上人要求的事情,他是不可能不帮她完成自己的心愿的。

    不就是杀一个女人么?一定杀。

    陈给晨微拨通了一个电话:“晨微,现在你不用在小溪的身边了,我觉得你这段时间实在是太辛苦了,我心疼你。”

    晨微敏感的察觉到有什么东西不对劲:“没有,小溪现在的精神状况还不是很好,我觉得我应该在她的身边,这不是你说的么?”

    陈的声音出奇的温柔:“我是说过这样的话,但是有人提醒了我,就连你本来也是需要照顾的人,怎么能够让你这样的费心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