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必须保护你自己的爱人
    第二天一清早。阮小溪就带着晨微取了个极为隐蔽的小型废弃仓库,这个是阮小溪昨天晚上和晨微一起查到的。

    两个人在里面草草转了一圈,就溜了出来,在确认没有任何人的注意的情况下,晨微拨通了陈的电话号码。

    结果不出片刻,就有大量的人包围了这个小小的仓库,把里面翻了个底朝天。

    陈的举动证实了晨微的猜测,陈是想要从阮小溪的这里找到什么东西。

    祁哲耀在宋舟阮小溪之后,脑袋里就有几分的失落,他忽然想到了乔弈森,你说他可是图了什么?为什么要救一个自己的情敌呢?

    祁哲耀直接按下了往上一层的电梯,就看到躺在床上紧闭双眼的乔弈森。

    祁哲耀:“你倒是还挺不着急醒过来,你知道你老婆都已经找你找的晕头转向了。”

    房间之中只有滴滴的仪器运转的声音,祁哲耀自说自话了一会,也觉得是有些无趣,直接开口道:“我说小溪也真是神奇,他是怎么感觉到你没有死,还能这样坚强的找寻证据的?”

    阮小溪交到他的手上的东西,现在祁哲耀已经破译开了,上面是这个冒牌货整容的资料,他没有把这东西交到阮小溪和晨微的手上。

    这些东西要是让他们拿着,只会让她们更加危险罢了。

    现在的最重要的就是先要乔弈森醒过来,只有他才能够让这份证据发挥出自己最大的作用。

    祁哲耀发现乔弈森也并不是偶然,他在关押阮小溪的那段时间先回了拉斯维,他不能让乔弈森就这样倒台,也不是说是因为祁哲耀多么的看重乔弈森,而是因为阮小溪。

    他已经看到了阮小溪的状态,他不认为如果乔弈森要是真的死了,阮小溪还能够独活。

    在拉斯维的这段时间,他开始彻底的调查这个凭空出现的“ben”,这样一调查还真让他发现了些什么眉目,这个“ben”竟然是和第三组织的黑贷组织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这组织的首领在前一段时间就不见了踪影,具体而言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可是他的帮会内还是进行了几次大范围的活动。

    这人肯定是还在拉斯维的,但是为什么却谁也未曾见过他呢?

    这其中肯定是有原因,到那时当时的祁哲耀没有想到这个陈竟然为了吞并别人,用了“换脸”这种下三滥的办法。

    原本三邦势力已经达到了一个微妙的平衡点,如果一旦他成功了,那祁哲耀的地位就会岌岌可危。

    他秘密的派了人保护乔弈森,中间他得到了一个消息,这个ben约了乔弈森在某个地点见面,且是以晨微作为威胁。

    祁哲耀也发现了“ben”在这个约好的地点做的准备,所以设计了那样一个假象。

    祁哲耀也正式的表明自己的立场,他准备要帮上乔弈森一把,现在看他他还是真的押对了人,以前的时候乔弈森会输是因为晨微在“ben”的手上,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这个晨微已经拨开了眼前的迷雾,和乔弈森站在了一起,这样的话他就不会有什么后顾之忧。

    只是他在找到乔弈森的时候,发现乔弈森的身体状况已经到达了一个极限,乔弈森的身上不知从哪来了一个枪伤。

    看起来也是没有得到很好的救治,原本不算大的一个伤口开始溃烂发炎,乔弈森在拉斯维并没有来的及扶持任何的亲信。

    艾丽斯和jack又都不知所踪,他带着这样的伤口逃避着追捕,祁哲耀也还是有几分佩服。

    但是之后的情况就不容乐观了。乔弈森被他带回救治的时候,医生发现乔弈森已经有了破伤风的征兆。

    并且开始有败血症的趋势,他的精神高度紧张,现在就算是能够利用最先进的方法抑制住败血症的情况,也不一定能够把人救得回来。

    祁哲耀没想到乔弈森这眼睛一闭上,就一连一周都没能够睁开过。

    “你知道么?今天小溪来找过了我。”祁哲耀可不打算让乔弈森就这样“植物人”下去,他没有时间等着乔弈森自我修复,他需要给乔弈森点刺激。

    “你知道么?小溪在乔家的时候,做了什么惊天地的大事么?她找到了害你们孩子的凶手。”

    祁哲耀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看到乔弈森的睫毛微微颤动。

    “你知道害你们的孩子一直都醒不过来的人是谁么?”祁哲耀笑盈盈的看着乔弈森:“就是你们的老管家。实在没想到你们乔家竟然能够找出这样败类主张大权,也是厉害。”

    “小溪在解决完家中的事情的时候,就要过来找你,我把她关了起来,她还要自杀来着,不过最后还是被我拦住了。”

    祁哲耀的眼睛中闪过点光:“乔弈森,我想要告诉你,你必须快一点醒过来保护你自己的爱人,我不可能一直帮你,不然的话你的爱人被我帮着帮着就成了我的爱人了。”

    “那个冒牌货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对阮小溪下手,我知道你身上压根就没什么所谓的教会印章,阮小溪看起来更是像是压根就不知道有这个东西的样子。”

    “这不是一件好事,要是陈知道阮小溪没有任何的用处之后,可能就会故意的设计一些什么意外,让阮小溪下去见你了。”

    说完这话,祁哲耀就直接离开了,刺激刺激就可以了,要是过了头,可能会适得其反。

    乔弈森依旧在病床上躺的安安静静,只是心跳图上却是越发的平稳了。

    ……

    阮小溪和晨微躲在角落中看着那边的情形:“他们在找什么么?”

    晨微点点头:“明显是这样,在我刚刚和陈打完电话的时候,能够明显的感觉到他的声音里深藏的兴奋。”

    “只是现在来看我们根本就不知道他在找什么,我们必须先弄清楚这一点,不然的话,你和我在之后都会有危险。”

    阮小溪看着晨微:“陈要找的东西肯定不会那么简单,我想问你,之前的时候ben有没有和你说过什么代表着教会内最高权利的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