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放心,我会照顾好她
    陈的声音似乎依旧是平和,原来的时候晨微听到这个声音,总会觉得无比的幸福,但是现在就只有恶心了:“ben,今天阮小溪拉着我一起去了祁家。”

    陈其实早就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他派人一直守在祁家的门口。他现在已经解决了最大的势力,下一个要除掉的就是祁哲耀。

    可是他却没想到,自己的手下给自己的消息竟然是,阮小溪带着晨微到了祁哲耀的地盘,甚至是和祁哲耀一起进了祁氏。

    阮小溪为什么认识祁家的人?为什么这件事他还没有听到别人说起过?

    “为什么阮小溪会认识祁家的人?”陈直接问了出来。

    晨微的眼神越发的冷了,只是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她其实根本就和祁家的人不是很熟悉,但是她就是用乔家夫人的名字混进去的,他去了就是求祁哲耀帮她找到乔弈森。”

    陈嘴上点了点冷笑,只是声音还是温柔:“哎,这是可怜了,奕森……真的已经去世了。”

    晨微:“我也知道这样的事情,但是,你也知道小溪是多么的爱奕森,就算之前是那样的被对待,她还是舍不得放手。”

    “这不就像是开始的时候,我以为你出了事,无论如何也不相信一样吗?其实我还是能够理解小溪的心情的。”

    陈:“我也可以理解小溪的心情,那之后祁哲耀答应了么?”

    陈才不想要管那些乱七八糟的情情爱爱,他想知道的是祁哲耀会不会和阮小溪联手,虽然阮小溪不足为惧,但是阮小溪身后的乔家却是大头。

    晨微:“他当然没有答应,在这种时候答应阮小溪的话,简直就是再给自己自寻死路啊。毕竟你刚刚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他要是帮助阮小溪的话,不就是和你作对么?”

    陈满意的点点头,看来这个祁哲耀真的是还有几分的眼力,知道自己不应该和什么人作对。

    不过他哪怕乖得像是一条狗,他也一样在该除掉他的时候,会除掉他。

    陈很满意晨微给自己的情报,刚刚在他的人到了楼下的时候,他还怀疑过晨微是不是已经发现了什么,但是没想到晨微紧接着,就给他打通了这个电话。

    “嗯啊。小溪在你的身边我就放心了,你最近一定要看好他,不要让她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还有她要是去了什么危险的地方,一定要告诉我。”

    晨微:“嗯,我会的,我会照顾好她,你不用担心。”

    说罢,晨微就挂断了电话。

    阮小溪看着晨微的脸色,不由得有几分的担忧“晨微,你怎么了?还好么?”

    晨微勉强自己笑笑“我很好,我没有事,你不要表现得太明显,这个地方还是有人在监视我们。”

    阮小溪点点头,她径直的走了出去。任凭晨微在后面一直追她。只是阮小溪还是放慢了步子,她总不能真的就这样对待晨微。

    晨微更是能够感受到阮小溪的体贴,为什么在之前她就一直都没有感觉到,阮小溪和乔奕森竟然是这样关心她的。

    越是有这样的想法,晨微的心中就越是内疚。

    两个人一前一后,一言不发的回到了家中,阮小溪看着晨微大腹便便的样子难免有些心疼。

    晨微回来的路上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陈会让她回来,在阮小溪的身边,其中一定是有什么原因。

    “晨微,你要吃些什么么?”阮小溪问道。

    “……”只要她在阮小溪的身边,就一定会有真相被记录的可能,还是说陈就是已经认准了她和阮小溪两个女人就掀不起什么大风浪了么?

    也是在陈的面前,她一直都是表现出了一种飞蛾扑火的傻样子,阮小溪刚刚失去了自己的男人,还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肯定是不会和她多说什么。

    抱着这样的想法,陈的举动就可以解释的通了。

    “晨微,晨微?”

    “啊?”晨微忽的抬头看向阮小溪:“怎么了?”

    阮小溪问道:“你要不要吃些什么?”

    晨微摇摇头:“不用了,我现在没有什么胃口。不过……小溪,我想问你,之前奕森有没有和你说过什么……”

    阮小溪脸上挂了点疑惑:“说过什么?”

    “就是那些比较秘密的话?”晨微想了想,就凭这阮小溪的智商很可能就要考虑到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上去了,又加了一句:“我的意思是,有没有说过什么关于教会内的比较私密的事?”

    阮小溪摇摇头:“他从都不会和我说那些事情的,而且那段时间我还受了伤,对了我一直都没有告诉你,你上次看到的那个在屋子中的人不是我。”

    晨微笑了笑,在她看到检验结果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那个人不可能是阮小溪的。

    “那个人是一个和我长相极为相似的女人,我也不知道她之前是有什么样的背景,但是点点就是被她害了的。”

    这倒是晨微没有想到的,晨微还以为自己就是在那个时候没有看清楚女人的脸,那段时间自己就像是吃了什么**药,对那个冒牌货言听计从。

    “她还害了点点?是怎么回事?”

    晨微想起点点那张俊俏的小脸:“点点现在没有什么问题了吧。”

    阮小溪没有把之前在家中发生的那点事情都说出来,她只是说道:“点点没什么大碍,现在也已经快要清醒过来了,你不用担心。”

    阮小溪想着忽然想起家中的阮静怡,静怡现在是怎么样了呢?

    “我总觉得陈让我来到这里不单单只是为了监视你,他肯定是还有什么其他的意图,这样我们来探探他怎么样?”

    阮小溪有些疑惑的看着晨微:“怎么个试探法子?”

    “我们明天先去一个隐蔽的地方,然后我们再秘密的派人去探查一下,看看陈有没有什么继续的行动。”

    “陈?”阮小溪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冒牌货的名字。

    “就是那个把我骗得团团转的混蛋。”晨微和阮小溪解释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