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别怪我不留情面
    阮小溪摸着凹凸不平的表面:“你看这里,我总觉得好像有一点的凹手。”

    晨微看过来,果然发现上面有极为小的那样的一个突起,如果不仔细看的话,还会以为是什么牙嗞。

    “我看看。”阮小溪试图按下那个小小的凸起,却发现自己的手指根本不足以触动。

    “找一根针来。”晨微说道:“这里有没有针?”

    阮小溪忙的起身,像这种酒店中一般都会备用了缝纫盒,虽然平日里是不会有人用得到的,但是该有的还是都有的。

    晨微用了针尖点了一下,“咔哒”一声,这个牙齿竟然瞬间剖成了两半。

    中间赫然有一点米粒大的芯片。

    阮小溪从来没有见识过这样高深的技术,一时间惊了:“这是什么东西?”

    晨微不敢动自己的手,她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把这个东西掉落在地上,再也不能够找到。她对阮小溪开口:“小溪这里面的东西应该就是jack誓死也要保护的东西了,但是这个东西我们都是不会解析的,他应该是把资料都藏在了这样小小的一个芯片之中。”

    阮小溪看着晨微手上的东西,一时间也是有些头大,她也是不懂这种东西的,现在他们两个人虽然已经得到了机密,但是还是没有任何的用出。

    谁都不会解析这种东西,并且他们两个如果要是拿了这个东西,出去让别人解析,势必会让那个“ben”知道,这可是一个大的难题。

    晨微咬咬牙:“怪就怪我在这里没有什么其他的势力,不然的话也不至于闹到现在这个地步。”

    阮小溪听到晨微的话,安抚道:“这里毕竟是拉斯维,我们没有认识的人很正常……”

    认识的人?

    阮小溪的脑中忽然间闪过祁哲耀的名字。

    对了!祁哲耀,她竟然忘了她还能够求助祁哲耀,虽然之前她痛恨祁哲耀把自己关押的行为,但是阮小溪也是知道,祁哲耀之所以会这样所也是为了自己的自身安全。

    如果说在拉斯维,现在阮小溪最为信任的人除了乔弈森晨微那就是祁哲耀了。

    阮小溪:“我有一个好的人选。”

    晨微有些犹豫:“你可是要想好了,万一这个人不靠谱的话,我们的命就全都搭进去了,jack的牺牲就没有任何的价值了。”

    阮小溪深深的看着晨微:“你相信我,这个人一定额可以帮到我们,而且他不是那种会在这种时候出卖我们的人,他曾经帮助了我太多太多,我一直都没有能够好好谢谢他,现在我们可能又要欠他一个人情了。”

    阮小溪说罢就让晨微找了个盒子仔细的装好了这个芯片,带着晨微直接就到了祁哲耀的公司。

    在阮小溪回到中国之后,她曾经去查过祁哲耀的资料,她竟然发现祁哲耀是一个很了不得的人,在两个人的相处之中,她从来都不知道祁哲耀竟然是掌握着几百家公司的人。

    阮小溪来到了祁家总部的公司,刚刚登门就被人拦下了。

    门口的小姐笑着看着阮小溪:“请问您是?”

    阮小溪自然不能说出自己的名字来,自己的名字一点也没有震撼力,她直接说道:“我要找祁哲耀。”

    礼仪小姐脸上依旧是带着笑,只不过眼神却有了点蔑视:“实在是抱歉了,每天走到这里来想要见祁总的人多了,如果没有预约的话,很抱歉我不能让您进去。”

    阮小溪从来都没觉得见到祁哲耀竟然会是一件这样艰难的事情,她直接对着厅内喊道:“祁哲耀!你出来,我要见你。”

    阮小溪也是没有办法,上次的时候,乔弈森删掉了阮小溪手机中的电话号码,她现在想要找到祁哲耀已经没有别的途径。

    “这位小姐,请您不要再我们公司门口大喊大叫。”礼仪小姐刚刚温柔的样子已经完全消失了,她的身后出现几个黑人保镖。

    “如果您在做出这样失礼的事情,就别怪我不留情面了。”

    说罢,那几个黑人一拥而上,直接扯住阮小溪和晨微的胳膊就要往外走。

    “哎哎哎!你们抓住我可以,但绝对不能伤害孕妇!”阮小溪这样喊着,却没有任何人理会她。

    阮小溪和晨微直接被扔了出去。晨微看着阮小溪气鼓鼓的样子,不由得笑了:“我说小溪,你到底行不行,我们怎么还被人轰出来了?”

    阮小溪不好意思的咳嗽了两声:“我其实只是认识他们的总裁而已,我也不知道他原来是个这么难见的人,我还以为我们可以随意出入呢。”

    晨微无奈的叹了口气:“你看这个大楼也是知道啊,怎么可能会让人随随便便就能够进得去呢?还有你真的认识这家的主人么?你知道他是谁么?”

    阮小溪摇摇头:“我只知道他叫祁哲耀,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晨微:“何止是很厉害的样子,你知道么拉斯维的第二巨头就是祁哲耀了,要不是ben在各种地方都有涉猎,可能他还会有机会反冲而上的。”

    阮小溪不可置信道:“真的么?他这样厉害?”

    晨微点点头。

    阮小溪记得第一次见到祁哲耀的时候,祁哲耀曾经说过自己是乔弈森和ben的朋友,他问道:“祁哲耀说他和ben还有乔弈森是朋友,你知道这件事么?”

    晨微皱了眉:“我从没听说过,ben有这样的朋友,在我印象中,ben只有一个朋友,那就是乔弈森了。”

    阮小溪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认错了人?难道这个祁哲耀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

    就在阮小溪怀疑自己的时候,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叫她的名字:“小溪?”

    祁哲耀刚刚从中国回来,还没来得及睡一觉倒时差,公司内部就出了件大事,他匆匆的赶到公司,刚刚停车,就看到在公司外徘徊的阮小溪。

    阮小溪为什么会在这里?祁哲耀的眼睛中闪出来点疑惑,难道是她发现点什么?难道她已经知道乔弈森其实在自己的手上?

    这怎么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