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这个玩弄感情的骗子
    乔弈森深深地看了晨微一眼,忽然就笑了:“好好好,晨微,你以后千万不要后悔。”

    说完这句话,乔弈森在晨微的手上放了一个平安符:“这东西是给我的小侄子的,你要是不想要我这个大魔王送的东西,扔掉就好了。”

    说罢,乔弈森就直接离开,没有再看晨微一眼。

    这是晨微最后一次见到乔弈森,在之后就是那次她只看到了一个乔弈森模模糊糊的影子,当时陈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说是已经吧乔弈森引了出来,并且在那个附近安装了大量的炸药。

    这些事情都是晨微一开始的时候不知道的,当硝烟纷飞的时候,她才知道原来陈竟然是下了杀手的。

    阮小溪只是听晨微讲,她就能够察觉到乔弈森在这段时间究竟是过得有多么的惊心动魄。

    阮小溪:“那你真的看清楚了,那个跑来的人真的是乔弈森么?”

    晨微仔细回想那个时候的场景,说实话那个时候没有任何一个人看清楚那个人的脸,只是那个人的身影和乔弈森太像了,那个时候每个人都潜伏在暗处,当这个人出现的时候,陈的表情激动的不能自已。

    人们下意识就把那个人当做了乔弈森,至于究竟是不是谁也不能而知,在那样大的范围爆炸之中,一个人早就被炸成了粉末,并且还有周围的行人,根本就不能够查得到究竟是不是乔弈森。

    晨微摇了摇头:‘我不能够确认那个人就是乔弈森,我的眼睛越来越不好了,就连那次在庭院中,我都没有察觉到那个人并不是你。’

    阮小溪叹了口气:“其实你不知道,好像是有一个人和我相貌上极为相似,上次我见到那个女人的时候,都被她的容貌吓到了,要是不仔细看的话,谁都不能够分的清楚。”

    “而且,她还混进了我的家中,害了点点。”阮小溪的眼睛中闪过一点的坚毅:“我一定要让她得到自己应有的报应。”

    晨微很少看到这样上进的阮小溪,她拍了拍阮小溪的肩膀:“我也是一样,我一定会让这个冒牌货付出他应有的代价。”

    晨微一想到自己竟然被这样的一个冒牌货欺骗了这么长的时间,就不由的恨得咬牙切齿,一个人冒充成自己最深爱的人,并且这样的玩弄他的感情,绝对不能够放过他。

    晨微不由得又想起之前的时候她做了的按个检测报告,这个男人应该是经常会给自己下了安眠药物然后出去进行自己的部署吧。

    之后自己的身体出现了不良反应,也不知道这样的药物究竟会不会对自己的孩子造成什么不良的影响。

    晨微摸着自己已经变得巨大的肚子,眼神中有几分的忧虑。

    这个孩子还没有出世,就已经经历了这样多的磨难,真的希望他能够好好的生活下去。

    “小溪,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阮小溪有些迟疑:“什么事?”

    晨微:“这个孩子要是生下来,请你帮我好好的照顾好这个孩子。”

    阮小溪大惊失色:“晨微,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么?你的身体很好,你一定能够陪着这个孩子健康成长的,你不要再说出这种话来了。我绝对不会答应。”

    晨微摸了自己的小腹:“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这个孩子他还没有出世就已经经受了这样多的磨难,再说了我也没说我就会死啊,可能我生下了这个孩子,就会想要去别的地方放松一下心情。”

    “不可以。”阮小溪定定的看着晨微:“就算是你有这样的想法,就算是你想要去环游世界,都要把孩子生下来,然后等到他能够自主之后才能够去作那些事情。”

    “你知道么?妈妈的陪伴,才是一个孩子最好的礼物。”

    晨微看着阮小溪,我也知道这些事情,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一定也想陪在自己的孩子的身边,但是我实在是罪孽深重,我就算是在见到乔弈森,也没有脸面再去面对他了。

    乔弈森和阮小溪一直对自己都能够说的上是尽心尽力,可是她竟然这样误会他们,乔弈森如果死了。她没有办法面对阮小溪的指责,就算是阮小溪真的那样大度不责怪他,她也承受不了。

    “好。”

    晨微知道自己其实都不用说出这样的话来,只要自己的孩子生下来,她相信阮小溪就一定会帮她照顾好自己的孩子的,她实在是太累了,她现在就只想看到ben。

    要是ben知道了自己做的这些的蠢事,不知道会不会嘲笑她呢?

    晨微脑海中已经有了自己再见到ben的时候的样子了。

    晨微笑了笑:“我觉得乔弈森也不可能就这样的死了,我绝对不能够相信,所以说。只要我们没找到奕森的尸体,我们就要找下去。”

    晨微又掏出来那卡牙齿:“我总觉得这个东西既然做的这样的精巧,就一定有什么东西可以打开它。”

    阮小溪皱眉:“那有什么好的办法么?”

    晨微仔细的观察了这颗牙齿,她忽然间发现了,这颗牙上有一颗细小的缝隙:“小溪!你快来看!”

    阮小溪听到晨微的声音,忙的凑近。

    “你看这里,是不是有一条小的缝隙?”

    因为这颗牙齿毕竟在人的嘴中呆的久了,jack又是一个常年抽烟的大老爷们,这牙虽然还能够看得出原来的颜色,但是实在不怎么干净。

    阮小溪仔细的看了看:“真的,在这里有一点能够看得出来。”

    晨微点点头,看来这个牙齿真的里面是有什么东西,但是他们绝对不能就这样贸贸然的打开,既然这东西做的这样的精巧,就一定有什么可以把他打开,只是现在他们还没有摸到头绪罢了。

    阮小溪看着眼前的东西:“晨微,你有没有发现,这里好像是有那么一个小小的突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