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他跟本就不是你爱的那个人
    但是和这颗牙完全不一样,这看起来就像是一颗真人的牙齿,难道真的有什么技术能够做到这种地步么?

    阮小溪看到晨微眸色深沉,她还是有些疑惑晨微究竟是在地牢中看到了什么,里面有没有艾丽斯。

    “晨微,我想问你,为什么你会然之间选择了相信我?”阮小溪很确定,如果不是什么巨大的打击,是绝对不能够让晨微回心转意的。

    晨微看了阮小溪一眼:“我又去做了一个dna检测。”

    “可是,你现在手上有ben的dna样本么?”阮小溪不由得有些吃惊。

    晨微摇了摇头:“我没有,之前留下来的样本也已经损在了那个开假证明的医院中,我做了羊水穿刺。”

    阮小溪目瞪口呆的看着晨微:“你做了羊水穿刺?你知道这是一种多么危险的行为么?不但会对你自己的身体造成损害,而且眼中的话还能够引起流产,实在是太……”

    晨微笑着看着阮小溪,她打断了阮小溪的话:“我都知道,但是我已经等不及了,每个人都说我是错的,我迫不及待的想要证明自己才是对的那个人,结果却发现自己真的是错的最彻底。”

    阮小溪愣愣的看着晨微,一句话也说不出。

    晨微:“我一直都觉得ben从来都不会骗我,当我在认定他就是ben的那一瞬间,我就已经变成了一个恶人,一个怎么样都不会醒的人,但是我十分抱歉……就是害了你们。”

    阮小溪摇摇头:“你没有害我们,害我们的人还在洋洋得意,你要好好保护自己的身体,我和乔弈森一定要看到这个可爱的孩子出世。”

    阮小溪的脑中忽然闪过了一个念头:“那就然我们已经有了这个dna检测,那是不是说明我们只要把他让所有的人都能够看到,就成功了?”

    晨微摇摇头:“没有那么简单,如果我们真的这样做了,只会让我们的失败,因为这个dna检测我们知道,这个孩子一定是ben的,但是旁人是不知道的,要是他到时候倒打一耙。恐怕我们吃不了兜着走。”

    “他那张和ben一模一样的脸就是他最大的武器,他甚至什么都不用说出口,就能够让人们相信他。”

    阮小溪心中气闷:“那我们就没有什么其他的方法了么?”

    阮小溪从来都不是一个能够在这种时候有什么灵力妙算的人,他之前的时候都是一直在强撑,现在就不一样了,晨微又回到了她的身边,她的无助一瞬间就暴露了出来。

    其实这段时间阮小溪也是撑得十分的艰难,各种各样的事情蜂拥而至,压得她喘不上来气。

    晨微笑了:“你不要着急,肯定是有的,这个牙肯定有大作用,不然的话jack不会在那个时候还专门把这个放在我的手上。”

    阮小溪点点头,她虽然不知道究竟其中的缘由,但她也能够敏感的感觉到这个东西就是一切的关键。

    但是就是因为他实在是太过于关键了,才让人不得不小心行事。

    晨微对阮小溪开口:“对了,最近的这段时间,你就还保持之前的那个样子,我也装作什么都不知的样子,这样对我们都有好处。”

    “现在我们唯一的好处就是,陈他太过于小看了你,他觉得派了我出来,我就一定会看好你,而且一般的潜行者是逃不出我的眼睛的,所以说在某些程度上来,你还是十分自由的。”

    阮小溪听到晨微的分析,她点了点头,之后才忍不住问道:“我想知道这段时间,奕森是经历了什么?”

    晨微被阮小溪问的不知道如何回答。

    也是,这段时间乔弈森究竟是怎么度过的呢?

    乔弈森在给阮小溪挂断了那通电话之后,屋外就传来了一阵阵的枪响,乔弈森叹了口气,终究还是没有赶上。

    他本来是想撑到jack拿了证据之后回来的,现在看来他还是太高估了自己的能力,这个有着和ben一模一样的脸的人一出现,就是一个巨大的炸弹。

    现在已经有人冲到了地牢中,想看看那个被他关起来的“教父”了吧。

    乔弈森知道自己已经没有时间了,他到了晨微的房间中,想要带着晨微一起走。

    晨微看着乔弈森开口:“你现在就投降吧,你相信我,ben事绝对绝对不会杀了你的。”

    乔弈森没有理会晨微的话,他直接走到晨微的身边,想要把人抱起来,再不走就真的已经来不及了。

    就算是现在的晨微不会理解他,但是只要能够带走晨微,吧晨微送回回到祖国的飞机,他就不算对不起ben。

    他死在这里没有什么,但是绝对不能够让晨微也在这里遭到什么不测。

    “对不起了,晨微。”说完这句话,乔弈森就想要在晨微的脖颈处来一个手刀,但是他还没有来得及动作,就发现晨微手上已经握紧了一块陶瓷碎片正放在自己的脖颈边。

    “乔弈森,只要你有什么轻举妄动,我就自杀,你不是想要利用我来威胁ben么?我绝对不会如你的愿的。”

    乔弈森没想到晨微会有这样大的反应,一时间他整个人愣在了原地:“晨微,你听我说,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用你去威胁ben,我要怎么说你才能够明白?他真的跟本就不是你爱的那个人。”

    晨微这个时候就觉得乔弈森说出来的话全部都是谎言,她开口道:“你就不要执迷不悟了,也不要在装出这样一副虚伪的样子,你知道多么恶心么?”

    “无论你说出什么,我都不会和你走的。”

    乔弈森听着屋外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他神态中有些疲倦:“晨微,在你心中我就真的是个这样十恶不赦的人么?”

    晨微冷笑一声:“现在的你在我心中已经完全就没有了位置。”

    说出这句话之后,晨微能看到乔弈森的手指轻微的抖了一下:“但是如果我今天就非要带你走呢?”

    晨微吧瓷片放在了自己的脖颈上:“你要是执意这样做的话,你带走的,就只有我的尸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