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是我害死他的
    “我害死了我丈夫最好的朋友。”黑暗中,晨微忽然开口说道:“是我害死他的。”

    萧以白的脚步忽然停了。

    “因为我错信了一个人,我以为他是我最爱的人,结果他只是利用了我的感情,让我去伤害了我最好的两个朋友。”

    “我让这个骗子得到了他想要的一切,害得我最好的朋友失去了自己的丈夫,我还有什么脸面活着呢?”

    萧以白皱眉:“所以呢?你现在知道了这件事,你知道了你自己犯的错误,就在这里自怨自艾么?”

    说完这句话,男人就直接走出了房间,屋外微微橙黄的光照进屋里,晨微看着那一点的光,愣了。

    是啊,她有什么资格自怨自艾?她是凭什么自怨自艾?她自己已经犯了错误,难道应该想的不是怎么解决,是要怎么逃避么?

    小溪一直都坚信着乔弈森没有死,说不定……乔弈森根本就没有死呢?

    她晨微不应该是一个这样软弱的人啊,她就算是有一天真的死了,也一定要拉着那个冒牌货做垫背的。

    晨微的脑子中忽然间就涌出来了一个想法,她擦干了脸上的眼泪,我一定要让陈得到自己应有的报应。

    阮小溪等了一个晚上都没有等到晨微的踪影,但是终于在天蒙蒙发亮的时候,她等到了那个人。

    “晨微,你没事吧。”

    阮小溪就算是再怪罪晨微,也不会真的做到那样的绝情,晨微吧阮小溪眼底的焦虑看在心里,她直到现在发现原来自己的身边就算是没有了ben,也还是有其他的人一直在关心自己。

    现在在阮小溪的心中自己就是害死乔弈森的凶手,她还是能这样的对待她,晨微对着阮小溪笑了笑:“没有事情,我还好,没什么。”

    阮小溪看着晨微,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他总觉得金泰你的晨微和昨天见到了的那个晨微不一样,虽然还是一样的脸,但是他真的有什么不一样了。

    就像是……就像是之前没有被人蒙蔽的那个精明强干的人回来了。

    “小溪,对不起。”晨微忽然之间开口。

    阮小溪这次指针的察觉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她看着晨微:“你发生了什么?你今天和之前不一样了。”

    晨微的眼中流出泪来,但是她依旧是笑着,却跪在了阮小溪的身前:“对不起,我现在才知道到我以前错的有多么离谱。”

    阮小溪不可置信的看着晨微,她急匆匆的把晨微扶起来,生怕会伤害到晨微肚子里的孩子:“你终于肯相信我说的话了?”

    晨微点点头,她苦笑道:“我从来没想到过会有那么一天,我会变成一个这样愚蠢的女人。”

    阮小溪终于又见到了自己认识的那个晨微,她一时间眼睛也是湿了:“你是你愚蠢,如果我是你的话,我可能会更没有理智,我们只是陷入了别人的陷阱而已。”

    晨微愣愣的看着阮小溪,他本以为阮小溪会打她,会骂她,可能会和她翻脸,但是他没有想到阮小溪竟然会就这样的原谅了她。

    “小溪,你不怪我么?”

    阮小溪看着眼前的人:“我不怪你。”

    阮小溪在听到乔弈森的死讯的那一瞬间,她忽然明白了在晨微知道ben的死讯的时候,那是有多么的绝望,她们任何一个人在那个时候都不能够明白的绝望。

    晨微也是被人欺骗了,她从来也没有想过要乔弈森去死,这一点她是十分确定的。

    再说了,乔弈森绝对不可能就这样死掉的,绝对不可能。上天给了他们这样多的磨难,他们现在才刚刚开始好好地在一起,怎么可能就这样把他带走了呢?

    什么所谓的炸的粉身碎骨?只要她阮小溪一天没有看到乔弈森的尸体,他就绝对不会相信。

    “我从来都没觉得乔弈森死了。”

    阮小溪眼神有几分的迷离:“我觉得他就在我的身边,我能感觉到他的心跳,他绝对不会就这样的死了,绝对不会。”

    晨微看着阮小溪的坚定,喃喃道:“但愿吧。”

    晨微是最不希望乔弈森出事的人,要是乔弈森真的有什么,他的罪过将会是永远都不能洗刷的,他也没有脸面再活下去了。

    阮小溪问道:“昨天你究竟是看到了什么?为什么会忽然间就知道了一切?”

    晨微刚想要开口说出来dna检测报告的事情,就忽然间想起来那颗牙齿,她把那颗牙掏出来放到阮小溪的面前:“你知道这颗牙的意思么?”

    阮小溪愣愣的看着眼前的那颗牙,摇摇头说道:“我不明白。”

    晨微:“这是昨天晚上我在地牢中,jack给我的,我虽然现在还不知道这东西有什么作用,但是我觉得他会给我这个东西一定是有什么不同的意义在其中的。”

    阮小溪拿过那颗牙稍微摆弄,她怎么也看不出来这个东西究竟是有什么奇特的地方,怎么看都是一颗普通的牙齿啊。

    “我看不出来,奕森也从没有和我讲过。”

    难道是这里面有什么东西么?

    这个牙虽然看起来和普通的牙齿没有区别,但是jack在那种情况之下交出来的东西,一定是有什么极其重要的意义在里面。

    阮小溪这样想着,把这颗牙在自己耳边轻轻摇晃了几下,也没有听到什么细微的声响:“听起来也不像是有什么其他的东西在里面啊。”

    晨微也曾经想过会不会是中间有什么东西,但是她又不敢私自损坏了这东西,万一真的没有在里面,那不是罪过了吗?

    阮小溪:“晨微,你再好好想想,ben曾经真的没有和你提起过这样的东西的存在么》或者你以前有没有见过这样的东西?”

    晨微闭上眼睛,他以前的时候虽然听说过有些组织会在组内成员的嘴中安上一颗假牙,里面藏有剧毒,如果要是任务失败失手被擒,就可以咬碎这颗假牙,当即毙命保护机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