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为什么现在这样的慌张,这样的不知所措?所以说……他在某些潜意识中也觉得这个人不是ben的么?

    晨微不知道自己等了多久,应该是两三个小时之后吧,那个男人拿着dna检测结果从屋中走了出来。

    晨微殷切的看着男人:“怎么样?结果是什么?”

    男人冷眼看了晨微:“根据我的检查发现,你肚子里这个孩子根本就和这个男人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相似度百分之零。”

    男人的话音刚刚落下,晨微的眼前瞬间就一片漆黑。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这个不可能的,这个绝对不可能,我以前的时候,也做过这个检测的,你看看……”

    晨微慌乱的打开自己的手提包,从中拿出一份检验报告出来:“你看看上面,明明就是一个人啊。”

    男人看了一眼晨微手上的检测,他的眉毛微微皱起:“虽然你的孩子不是刚刚那根头发的主人的,但是,我要告诉你,这个孩子和你这份dna的主人应该是有及其近的血缘关系,粗略看来,血缘匹配度是百分之八十以上。”

    什么?

    晨微愣愣的看着眼前的报告结果,忽然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阴谋之中,并且深陷其中没有办法抽出自己的脚来。

    “怎么可能。”

    晨微知道医生说的是什么意思,这个孩子是ben的没有错,但是却不是刚刚那头发的主人的。

    但是,ben不就是ben么?陈不就是ben么?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乌龙呢?

    晨微摇着头:“不不不,这样是不对的,你再仔细的看看,一定是身麽地方出现了错误,我们再检查一次好不好?”

    男人看着晨微痴痴傻傻的样子:“不用了,先不说你是不是能够承受得起下一次的dna采样,就说我的检测结果,从来都不会发生过错误。”

    晨微只觉得眼前最后的一点光都消失了,她的腹中一阵沉痛,眼前瞬间就一片漆黑。

    “哎!”

    晨微眼前最后的景象,就是那张绝艳的脸上流露出了几分犹豫,伸出手来扶住她的身体。

    萧以白看着昏倒在自己手上的女人,眼中闪过了几分的厌弃,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晕倒在他的医院中的人。

    这个女人说来也是奇怪,自己的孩子的父亲都不知道是谁么?萧以白从来都十分的厌烦淫荡的女人,眼前的这个人不但淫荡看起来还十分的痴傻。

    不然直接把她扔出医院去算了?这个人分明就没有和自己有一点的关系,留在这里也只是一个麻烦。

    就在萧以白已经抱着晨微往屋外走的时候,他看到一点的血迹从晨微的身下留出。

    他看着那血线血流越多,他闭上了眼睛,最后还是又把人抱回了自己的医院之中。

    算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他明明以前都是一个冷血的人,但是这次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他不想让这个女人或者是这个孩子死。

    阮小溪在家中等着晨微的消息,虽然她一点都不抱有希望,她也知道要是这个“ben”真的愚蠢到把艾丽斯关押在那样的地方,他也就坐不到这个地方了。

    可阮小溪没想到晨微竟然一连这么长的时间都没有出现。久到阮小溪都隐约有些担心。

    难道是发生了什么?难道是晨微发现了什么么?这个“ben”要对晨微做出什么来么?

    不过很快阮小溪就否决了这个想法,这人应该暂时还不会对晨微做出什么来,肯定还有很多人对他保持着观望态度,晨微就是他的一个最大的证明。

    “那晨微现在究竟是在哪呢?”

    晨微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满室的黑暗,恍惚间晨微真的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她下意识就摸像自己的肚子。

    “不用确认了,你还活着。”

    一个冷冽的男声从黑暗中传来,晨微顺着声音看过去,在漆黑中她只能隐约看到有人大约的形状。

    “你,为什么在那里?为什么不开灯?”

    萧以白慢慢的走过来,嫌弃的看了一眼床上的女人:“我要是现在就开灯的话,那你的眼睛受得了么?”

    “哦。”

    晨微忽然回想起来,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她想起了那两份检验报告,一时间巨大的绝望瞬间就包裹了她的心脏。

    萧以白看到晨微的表情,在黑暗中开口道:“我实在是搞不懂你们这种女人,既然你现在觉得后悔,为什么还要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但是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你肚子中的这个孩子何其无辜,就算是你想不开,也不要拉上孩子。”

    晨微愣愣忽然间想起乔弈森说过的那些话,他的脑海中一遍遍的回放着陈的点点滴滴,她也忽然意识到这个陈出现的任何时间,她们两个人之间发生的任何的一切,都看起来似乎是太过于巧合了。

    开始的时候晨微认为这一切都是奇迹,但是现在理智回笼之后,她才发现上天不可能在一个人的身上安排这样多的奇迹。

    以前不愿意去想,也没有想过的事情一一在自己的脑海中被翻出,她一想到曾经发生的事情,就觉得十分的痛苦。

    萧以白看着晨微的表情,冷漠的开口:“现在你已经醒了,就请你离开吧,再走之前吧钱给一下就可以了。”

    晨微愣愣的掏了自己的口袋,却发现自己身上竟然已经一分钱都没有了。

    男人冷冷的看着晨微的窘态,他眼神暗了暗:“算了,你走吧,记得好好对待你的孩子。”

    好好对待自己的孩子?

    晨微忽然间就捂住了自己的脸,她直到现在才意识到自己究竟是坐了什么,她……杀了乔弈森么?

    是这样的吗?她因为相信了一个骗子,害死了自己丈夫最好的朋友么?

    萧以白听到身后女人的啜泣:“要是哭或者是想死都请先出了我的医院,别让我看到。”

    晨微现在哪里有心情管的上男人的话,她的脑子里全是阮小溪在下了飞机的时候那种冷漠的样子,他究竟做了些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