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您要小心这个冒牌货
    她这个时候才想起来,有那么一个和自己极为相像的女人的存在那个人还曾经出现绑架了她,她还给了自己一刀。

    阮小溪忽然之间想起了老管家的话:“这个女人和夫人相貌极为相似,她害了小少爷。”

    这个人肯定是和她有仇的。现在这个人和那个冒牌货有所牵连。这既是阮小溪在刚刚的话中推断出来的事情。

    阮小溪拉着晨微出来,她问道:“你是在哪里看到那样的场景的?”

    晨微站定了脚步:“就是在这里。”

    阮小溪站在晨微之前的地方,她看向那个位置,确实是不能够看得清楚床下人的样子的。那地方有一点的黑暗。

    如果说是有人策划好的,那抓到了艾丽斯的人就一定是那个冒牌货了。

    阮小溪的心脏一紧,但是现在那个人已经登上自己想要的位置了,那艾丽斯还活着么?

    晨微不知道阮小溪在担心些什么,她愣愣的看着阮小溪:“小溪,我们从这里走吧,总觉得这里有些阴森森的。”

    阮小溪看着眼正在发抖的晨微,她抓住了晨微的肩膀:“晨微,你相信我么?”

    晨微点点头。

    阮小溪知道虽然现在的晨微一直在点头,但是要是放在ben那里,那就是一个笑话,她信任谁都不如信任那个男人。

    “我求你帮我一个忙,你去一下教会内部的地牢中看一眼,可以么?”

    阮小溪不知道这个冒牌货的真实身份,她只能让晨微瞎猫碰死耗子。

    晨微:“你觉得乔弈森会把艾丽斯关在那里?但是这个不可能啊,因为现在ben已经……”

    阮小溪已经不想从晨微的嘴中再提到ben了,那简直是一种对ben的侮辱。

    她说道:“我只是有点奇怪罢了,你要是不想帮我我也不会强求。”

    当时的阮小溪没有想到,就是这次让晨微去地牢的事情,竟会成为了一个重大的转折。

    阮小溪在出了院子之后就和晨微分道扬镳了。

    她知道自己现在就是一个巨大的灯泡,他的一举一动都会惊动那个“ben”,就算是乔弈森还活着,也不可能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因为那无异于是自寻死路。

    晨微在离开了阮小溪之后,就回到了教会内部,她在过程中谁也没有通知,就径直走进了那个“所谓”关押着罪大恶极的人的地牢。

    晨微在里面环视一周,都没有看到哪里有女人的身影。里面群魔乱舞,实在不是一个孕妇应该来的。

    晨微正打算放弃的时候,她忽然间看到了一张似曾相识的脸。

    这个人是jack?

    晨微有些吃惊,她愣愣的看着那个已经被打到体无完肤的人,要不是他身材还是那样雄壮,晨微几乎认不出这个人来。

    “你怎么会在这里?”

    晨微直接小跑过去,他还记得这个人,虽然在之后他也曾经和艾丽斯一起针对过ben,但是那都是他们被乔弈森蒙蔽的啊,怎么会落到现在这个地步?不应该的啊。

    艾丽斯和jack都曾是ben手下最忠心最堪以大用的手下啊。

    jack似乎也没想到晨微会出现在这里,他漆黑的脸上露出点迟疑:“您怎么会在这里?”

    两个人尴尬的问出了同样的话,之后,jack忽然之间想到了什么,马上开口说道:“您要小心这个假货,您要好好照顾ben先生的孩子。”

    jack说完这句话之后,晨微忽然间后腿了两步:“怎么你也不相信ben就是ben么?”

    晨微不知道为什么每个ben身边的人都不相信这件事情,只有她一个人守着这样的一个事实。

    jack看到晨微的行为就知道晨微现在还被那个假货蒙蔽其中:“我也不想和您说什么,请您相信我们,在教父的授意下,我曾经去查了一些东西。”

    jack咬咬牙,忽然之间一拳打在了自己的脸上。

    晨微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粗壮的男人,这些人都已经疯了么?

    jack一拳竟然把自己的一颗牙打了下来,他呸呸的吐出两口血沫子,他黝黑的手上握着一颗白灿灿的牙齿。

    jack对晨微招招手:“夫人,请您过来一下。”

    晨微犹豫了一瞬,最终还是走了过去。

    只见jack手上捏着一个牙齿,他把这颗牙齿放在晨微的手上:“请您好好的保护好这个东西,我虽然还想要和您说些什么,但是现在已经来不及了,希望您能够好好的照顾ben先生的孩子。”

    晨微不知道jack说的没有时间了是什么意思,她愣愣的看着jack,却被男人轻轻推了一下:“您快点走吧,要是被发现了,不但我会死,您也不能够幸免。”

    晨微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忽然之间一切就这样的怪异?

    晨微最后看了jack一眼,之后急匆匆的离开了这个了牢笼。

    jack看到晨微离开之后才忽然间松了一口气,他颓然的倒在牢笼里,原本就已经看不到颜色的唇变得乌黑,他是没有想到在自己死之前,还能够有机会能够把这个消息传送出去。

    当初那位中国教父让他去调查的时候,他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查到这样的大事,但是他还是浪费了太多的时间,等到他回来的时候,那个小人已经登上了宝位。

    他下了飞机的一瞬间,就被曾经的朋友以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关押。

    可那个冒牌货还是忌惮他手上的证据:“哈哈哈哈”。

    jack忽然间笑了,刚刚的那颗牙是他们黑手党最为顶级的杀手才会知道的,这颗牙是完全镂空的设计,是在最危机的关头装有特定机密的地方。

    多么隐蔽的一个设计,只可惜了,有剧毒。

    jack感觉到黑暗一点点的袭击了自己的神经,在眼前终于昏沉的时候,他看着窗外。

    笑吟吟道:“真他妈后悔啊,艾丽斯这辈子都不知道会不会遇到像我这样爱她的人了。”

    “早知道我会死的这样早,就应该不怕她的枪子表白了。”

    “那个老处女,哈哈哈……咳咳。”

    晨微离开这个地牢之后,她愣愣的看着手上的那颗牙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