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绝不允许乔弈森那样对你
    阮小溪的心脏一阵阵的发痛,但是她还是强撑起自己的身体,他的乔弈森是绝对不会死在这样的人手中的。

    绝对不会。

    正义可能会迟到,但永远都不会缺席。

    晨微看到阮小溪脸上的表情,她的心中也有几分的痛楚:“小溪,你还好么?”

    阮小溪闭上眼睛,她不想要听到晨微的声音,因为她就快要控制不住的告诉晨微,你知道你自己现在一直在帮助一个多么邪恶的人么?

    乔弈森是亲眼看到ben死之前的录像带的,你非要让我说出这样残忍的事情么?

    阮小溪睁眼又看了一眼晨微的肚子,最终还是压抑住了心中的冲动:“没事,我还好。”

    晨微:“小溪,不然我们回去吧,我说过,奕森真的……真的已经离开我们了。”

    阮小溪咬紧牙关:“不要再说了,要是想回去你就一个人回去,我是绝对不会,绝对不会放弃的!”

    晨微就知道阮小溪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她没有说下继续的话,只是跟在阮小溪的身后,默默的走着。

    阮小溪的大脑中一片混乱,她有太多的事情不知道了,她回过头问晨微:“我问你,艾丽斯现在回到帮派中了么?”

    晨微摇摇头:“艾丽斯已经死了。”

    阮小溪踉跄了两步,她的眼前又浮现出那个会给她讲故事的人影:“死了?怎么会死了?为什么这个冒牌货连艾丽斯也不肯放过!”

    晨微咬紧了嘴唇:“你不要这样说ben,那个艾丽斯是被乔弈森杀害的。”

    “什么?”阮小溪看着晨微,那眼神有几分的疑惑:“你在说什么?”

    晨微把之前在那个小屋子前发生的一切告诉了阮小溪,阮小溪在听到艾丽斯被晨微打中了三枪的时候,她看着晨微的眼神越来越冰冷。

    “你开枪打中了艾丽斯?”

    阮小溪不能够想象一个精明如晨微的人,竟然会做出这种冲动愚蠢的事情。

    “因为我没有办法,她要伤害ben,也要伤害你啊。”

    阮小溪:“伤害我?你说艾丽斯会伤害我?”

    晨微眼前又回想起那天的场景,阮小溪没有任何尊严的躲在那张破床之下:“艾丽斯不是乔弈森下令来看管你的么?”

    “看管我?”阮小溪嘲讽的笑了:“艾丽斯虽然经常会来陪着我,但是从来不曾听说过她是来看管我的。”

    晨微:“陪着你?你真的觉得她是在陪着你么?把你关在那样一个小的屋子里,让你没有基础走出那个房间,就算是有人想要救你出来,都会被一律射杀。”

    “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是疯了么?晨微。”

    “我没有疯,我亲眼看到你那种狼狈不堪的样子,在床底下瑟瑟发抖,我绝对不能够允许乔弈森那样对待你。”

    阮小溪:“你说我在床下瑟瑟发抖?你是在哪里看到了的?”

    阮小溪从来没有在自己的脑海中找到过这样的画面,她忽然间像是明白了些什么:“晨微我问你,你是在哪看到的?你是在哪开枪打了艾丽斯的?”

    晨微:“你难道忘记了么?”

    阮小溪压根就没有去过晨微说过的地方,从哪里能够记得:“你带我去那里看看。”

    阮小溪现在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头绪,拉斯维这样大的地方,要是找一个人真的无异于大海捞针,单独拿凭借她一个人的力量几乎就是不可能。

    晨微虽然不知道阮小溪究竟是在想些什么,但还是带着阮小溪来到了上次的哪个庭院。

    其实晨微也已经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到了那个庭院的时候,已经是傍晚。

    阮小溪看着眼前的小院子,再一次的确认了自己从来没有来到过这里。

    “我从来没有到过这里。”小溪肯定的说道。

    晨微皱眉:“这个不可能,我亲眼在里面看到了你。”

    阮小溪没有理会晨微说的话,他径直地走了进去,就看到门前还有早就已经风干了的血迹,看来这里在发生了晨微口中的那件事之后,就应该没有人住在里面了。

    这个院子应该就是已经被舍弃了,还是匆匆忙忙的就被舍弃的,就连门都没有锁上。

    阮小溪继续往里面走,晨微伸出手拦着她:“你真的要进去么?不会有什么不好的记忆么?”

    阮小溪没有看晨微,她直接推开了那扇房门,就看到这个屋子里其实已经空空荡荡,里面没有任何的值钱的或者是什么有线索的东西在。

    他上上下下的看中了眼这个卧室,又看了眼晨微说过的那个床,阮小溪蹲下身子,她看着这地方确实是有被人蹭过的痕迹,看来真的是有人曾经躲在过这里。

    这一点晨微是没有说错的,阮小溪这个时候忽然发现自己犯了一个最大的错误。

    她竟然在怀疑晨微说的话的真假。

    就算是晨微她现在做出再多的愚蠢的事情,那也是受人蒙蔽,她是绝对不会说出什么谎话来刻意蒙蔽自己的。

    就算是她现在说的话,大多数也应该是要相信的。

    刚刚晨微说自己在这个床下躲避,那就是说明她应该真的是看到了,他不用去怀疑这句话的真假,只要去想这里面不符合逻辑的事情就好了。

    阮小溪问道:“你真的确认看到的那个人就是我么?”

    晨微脑海中还有那个时候的画面,那样的场景实在是太让人震撼了,她没有办法忽视,他点了点头。

    “我十分确定,那个就是你。”

    阮小溪皱了眉头,可是他呢个时候根本就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那个时候,乔弈森一直在照顾她。

    如果她和晨微精神上都没有任何的问题的话,那就是说明有什么其他的因素掺杂在其中了。

    阮小溪的脑海中忽然间涌现出了一个人的脸,那个人快到几乎阮小溪都要追不上了。

    “是她!”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