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他一直都非常爱我
    阮小溪知道自己的话说的实在是太重,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只要一想到乔弈森,她的心就像是炸裂一样的痛。

    晨微也没想到阮小溪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她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阮小溪。

    “我问你,你真的不恨乔弈森么?一点点都没有?他那样的对你。”

    阮小溪:“他怎么对我?他一直都非常爱我。”

    晨微的脑海中浮现出那天的场景,阮小溪赤身**的被关在那个房间之中,毫无尊严的瑟瑟发抖。

    “你忘了么……”

    阮小溪定定的看着晨微:“我记得,我完全都记得,忘记了一切的人是你,是你晨微。”

    说完这句话之后,阮小溪就关上了房门。

    晨微愣愣的看着已经紧紧闭合的房门,她忽然间想起了乔弈森在囚禁自己的那段时间,他虽然是让自己没有了自由,但是乔弈森却从没有对自己有过任何实质性的伤害。

    甚至是一句恶言都没有。

    晨微也是不想要乔弈森死的,可是……现在乔弈森真的已经死了啊,她要怎么办?

    在一开始炸弹在那个地方炸开的时候,晨微就呼吸一窒,她发了疯一样的对着那个地方跑过去没结果被ben身边的人拦下了。

    ben那个时候对她说:‘不要去了,我的晨微,他肯定是已经死了,在那样的爆炸中没有人能活下来。’晨微只能看着硝烟渐渐消散,只留下了一地的惨尸。

    晨微的眼眶越来越红,她流出眼泪来,他就知道阮小溪不可能会原谅她的,她就知道。

    她也不想让阮小溪伤心,但是她已经没有了办法,她总不可能让乔弈森复活。

    她也曾想过乔弈森真的是那样的人么?乔弈森要是真的那样的丧心病狂,又怎么会在自己整夜失眠的时候,陪在他的床边,千辛万苦的找来对孕妇没有害处的安眠药?

    可是晨微不敢再想下去了,她不能接受自己杀了乔弈森的事实。

    万一他真的是被冤枉的,她又该怎么自处呢?

    “晨微,你怎么了?”

    晨微抬起头,原来不知不觉中自己已经走回了那个帮会,她看着眼前的男人,他有着和ben一模一样的脸孔,但是他已经越来越不能够让自己觉得温暖了。

    乔弈森的死像是在晨微的心上破出了一个巨大的破洞。让她根本没有办法储蓄任何的温暖。

    “ben,你说乔弈森真的死了么?”

    晨微看着ben,有些失神:“毕竟我们并没有看到他的尸体,他会不会是还有可能会活着?”

    男人的脸色忽变,他看着晨微:“为什么你会这样说,他那个恶魔早就已经死了,你忘了了么?他做出来的那些事情。”

    晨微听到ben的话,有些木然的点点头:但是我还是觉得,他可能还活着,不然的话……我又该怎么和小溪交代?

    男人眼睛里闪过了点精光:“你去见阮小溪的时候,他说了些什么?”

    晨微:“她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说乔弈森不可能就这样死了,仅此而已。”

    陈心中也有几分焦躁,他虽然是十分的确定乔弈森肯定是死在了那场爆炸之中,但是他现在还是有一点,十分的焦虑。

    那就是乔弈森究竟把掌管教会内部的最高领袖章放在了哪里,开始的时候她说这东西在爆炸中已经和乔弈森的尸体一起变成了碎片。

    可是教会内部随即就传来了反对的声音,这个印章竟然用了什么特殊的材料,根本就不会跟着爆炸碎裂。

    虽然说一开始的时候,人们在见到他这张脸的时候,就会下意识地选择相信,但是他毕竟不可能真的是ben,迟早都会有人怀疑。

    所以说他现在想要掌管大局,一定还是先要找到那个印章。然后再把一些势力一点点的排除出去,让这个地方完全就变成自己的。

    这次阮小溪来到这,是件极为好的事情,毕竟阮小溪和爱丽丝是现在有可能会知道这个印章的人。

    陈之所以会让晨微去见阮小溪,也是想要让晨微旁敲侧记的从阮小溪的嘴里套出来这个东西的位置,现在他已经坐到这个位置上了,就算是阮小溪和晨微说了一些什么,他也能够直接把这种小事压下去。

    只是在晨微刚刚决定去的时候,他就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这件事绝不会一击及成的。

    阮小溪现在已经知道了乔弈森死了的消息,肯定对晨微也都是恨意,但是要是这个时候晨微能够一直陪在阮小溪的身边,总是会能够察觉到一些什么的吧。

    “晨微,你也知道最近奕森的事情,小溪一定不能接受,你这段时间就留在小溪的身边,好好的照顾她一下吧。”

    晨微没想到ben竟然会这样的体贴,她抬起头:“你原来还会这样的关心小溪。”

    陈笑着说:“你在说一些什么傻话啊,我当然关心小溪了,你觉得我会是那种迁怒的人么?我可不是那种人啊。”

    是啊,ben不会是那样的人的。

    可是现在这个ben,晨微是真的越来越不能了解到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

    晨微当天就搬到了阮小溪隔壁的酒店中,阮小溪知道这件事之后,他的眼睛都没有抬一下,她现在唯一想要做的事情,就是找到乔弈森。

    她没有太多的时间能够浪费,晨微留在自己的身边是一个最大的负担,毕竟现在的晨微是这个冒牌货的人,万一她能够找到乔弈森,晨微就是最大的隐患。

    可阮小溪每次在出门的时候,晨微总是会跟在自己的身后,她也曾想到过要甩开晨微,但是晨微总是会挺着肚子一次次的追上来,阮小溪还是担心ben的孩子,那是ben留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纽带了。

    她不能够让晨微这样冒险,所以之后阮小溪也就无奈的让晨微跟在自己的身后了。

    阮小溪先去看着那场爆炸的地点,她看着一片狼藉,就知道这里究竟四发生了一场多么大的爆炸事件,就连着附近的店铺都没有免于遇难。

    如果要是乔弈森那个时候真的在这里,那就真的是尸骨无存。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