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把一切都毁了
    乔一鸣看着阮小溪一步步离开的背影,他对程琳开口:“为什么你会同意她在这种时候去拉斯维?很危险的你难道不知道么?”

    程琳看着阮小溪的背影,这么久不见,阮小溪的眼神依旧澄净,只是这个人实在是消瘦了太多了,让他看了一眼就觉得心疼。

    “我想问你,一鸣,在你听到大哥死掉的消息的时候,你先想到的是什么?”

    乔一鸣愣了一瞬间,他的眼神中露出深刻的沉痛,他喘了一大口气:“这个不可能,大哥那样优秀的人,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的。”

    “我绝对不能够相信。”

    程琳:“这就对了,小溪的心里,大哥是比天还大的存在,她更是有这样的感觉,她一定是不可能会接受这样的消息的。”

    “她会自己去找大哥,她会一直追寻大哥的脚步的,毕竟那个是她最爱的人。”

    “如果你在现在阻拦她,只会让她更加的崩溃而已。”程琳看着雾蒙蒙的天:“况且我们没有人相信大哥就这样的离开了,小溪现在去拉斯维的话,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虽然我不知道那里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为什么ben会对大哥下了这样的追杀令,但是我知道在这种时候,他是绝对不会对小溪下手的,就算是他同意,晨微也不会同意。”

    阮小溪在当天晚上就坐上回拉斯维的飞机,阮小溪曾经是最想要回到自己的祖国的,她认为这里有他在乎的一切,她的孩子她的家庭,她的朋友姐妹。

    但是他现在才明白,原来他最在乎的都不是这些,她的一切原来是乔弈森。

    没有了乔弈森的生活,甚至都不能称之为是人生。

    他们都说乔弈森死了,这绝对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

    乔弈森绝对不会让下自己一个人就离开的。

    阮小溪到达拉斯维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她走下飞机的时候,发现接机的人竟然是大着肚子的晨微。

    “小溪。”

    阮小溪在听到晨微的声音的时候,她的眼神中全都是冷然。

    她不知道为什么晨微会知道自己会在这里出现,但是转念又想了想:也是,毕竟这是在拉斯维,她的假男人已经登到了教父的位置,又有什么是不知道的呢?

    晨微在看到阮小溪的瞬间,就被阮小溪的目光冷到了。

    她知道乔弈森已经死了的消息了么?不然的话为什么她会用这样生疏的眼神看她?

    但是阮小溪不是应该是恨乔弈森的么?就算是一个人再爱一个男人,大概都不会原谅他把自己赤身**的关在房中,只是为了不让她逃跑的吧。

    阮小溪走下飞机,她看着晨微,直接开口:“乔弈森呢?”

    晨微咬了咬牙,她终究还是开口:“乔弈森,已经死了。他在想要袭击ben的时候,被教会中的人射杀了。”

    阮小溪的心脏狠狠的抽痛了一下,她的身形踉跄了两步:“那我问你,他的人呢?”

    晨微开口:“我们没有找到他的尸体,刚刚好那个时候那附近发生了小范围的爆炸,ben原本是想要去收回他的遗体的,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阮小溪看了一眼晨微,她说了一句话:“你把一切都毁了。”

    说完这句话,阮小溪就再也没有看晨微一眼,她不能再看眼前的这个昔日最好的朋友了。再多看她一眼,她都想要咒骂他的愚蠢。

    晨微知道阮小溪是在埋怨她的没有保护住乔弈森的一条命,但是……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不是乔弈森死就是ben活,这要她怎么做出选择呢?

    “小溪,我知道你在怪我,你在怪我没有留下乔弈森的一条命。”

    “但是你能不能也为我想一想,当时的情况实在在危险,甚至连ben出手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究竟是杀了谁,我们也是看到他的衣裳,看到原处倒下的那个人形,才能够勉强能看得出那个是乔弈森的。”

    “他做出这么多的错事,难道他就不应该接受惩罚么?”

    阮小溪听到晨微的话,她回过头,只对晨微说了一句话:“你知道么?乔弈森这辈子做过的最错误的一件事是什么么?”

    晨微愣愣的看着阮小溪,不知道她说什么。、“他做过的最错误的一件事,就是把我们的都看得太重要了,就是他在乎别人的感受,而忽略了自己。”

    晨微的表情忽变,她忽然对着阮小溪的背影开口:“直到现在你还不能够认识到乔弈森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么?”

    “你还是不肯承认,他就是一个恶魔,你为什么不能醒一醒?他已经变了,他不在是以前的乔弈森了!”

    “以前的乔弈森不会做出这种事情,他不会囚禁自己的发妻,也不会想要杀害自己的兄弟,更不会伤害自己忠心耿耿的手下,你难道还是执迷不悟么?”

    阮小溪听着晨微的话,她没有回头,只是按照自己的路走了下去,这一次她没有像以前那样拉起晨微的手离开这段黑暗。

    阮小溪当天没有睡着,她一闭上眼睛就是晨微那样歇斯底里的表情,她的心脏隐隐作痛。

    她甚至自私的想:乔弈森做出这样多的事情,只是为了救一个这样误会他们的朋友,这样毫无信任的朋友,真的值得么?

    第二天天一亮,阮小溪推开酒店的大门,就看到门口蹲了一个人。

    是晨微。

    阮小溪现在对晨微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感情,她开口问道:“你在这里干什么?”

    晨微已经身怀六甲,她的肚子已经十分的大了,她的身体本不应在门外蹲上整整一个夜晚的,因为这样只会让她的身体出现不良反应。

    “我……”

    晨微从来没有见过这样色厉内荏的阮小溪,她一时间被阮小溪的气势镇住,她原本想好的话一句话都说不出。

    “小溪,你能不能不要生我的气?”

    阮小溪看着晨微:“我没有生你的气。”

    晨微舒了一口气,就听到了阮小溪接下来的话:“我认识的晨微已经死了,我永远都不会生他的气。”

    “而你,只是一个有着晨微外壳的外人罢了。”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