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乔弈森,他死了
    “对不起,小溪,我不能让你这样做。”

    说完之后,祁哲耀的身后忽然涌出来大批的人马,直接就冲到了阮小溪的面前,把她直接绑在了床上。

    为了防止阮小溪会咬舌,她还给阮小溪戴上了防护的口塞。

    “唔唔唔……”

    祁哲耀也不忍心再看阮小溪现在的样子,他叹了口气,闭上眼睛。

    他希望阮小溪能够原谅他的自私,他可以在拉斯维暗中帮助乔弈森,但是他不能够让阮小溪回去。乔弈森在那样的漩涡中还有可能会活下来,但是阮小溪就绝对不可能了。

    阮小溪从来没有这样绝望过,她被绑在床上,手脚都不能够自主的活动,她觉得自己的血液都要被凝结了。

    她嘴中的口塞一直都没有人拿下来过,每天都会有人走过来给打上几针营养针。

    阮小溪不知道时间究竟是过了多久,祁哲耀也没有经常会过来看她,阮小溪一个人待在这样的一个空荡荡的房间之中,她的眼睛中的光一天比一天昏暗。

    开始的时候她还能够想起乔弈森是什么模样,但是那个人的脸在自己的脑海中出现在的时候实在是太长,阮小溪渐渐就发现自己竟然那已经看不清楚乔弈森的脸了。

    这件事让阮小溪极为恐惧,每一件事发生都是在预料这一些什么。

    果然有一天,祁哲耀忽然间出现在了阮小溪的面前,他对阮小溪开口:“小溪。”

    阮小溪忘记已经多久没有听到过人的声音了,她抬起头看着来人,一时间竟然有几分的迷茫。

    祁哲耀已经近两个星期没见到过阮小溪了,他看着阮小溪手臂上一连串的针眼,他的眼睛中闪过了几分的不忍心,但是他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他不敢再看阮小溪,因为这样会让他十分难受。

    “我今天来放你走了。”

    祁哲耀走到阮小溪的身边,帮阮小溪解开她身上所有的控制。

    阮小溪看着祁哲耀的脸,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忽然间开口问了一句:“奕森呢?他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祁哲耀的手忽然间停了一下,但是下一秒他手上的动作就继续了下去:“小溪,你现在自由了,你可以回去看看自己的孩子,点点已经醒了。”

    阮小溪现在心中完全都是乔弈森的状况,她和乔弈森在一起了这样久的时间,她从来没有把乔弈森放在过她心头最为首要的位置。

    他会在乎自己的孩子,会在乎自己的妹妹,会在乎自己身边的人一切的人的想法,到那时她考虑到乔弈森的时候,总是会少上又少。

    现在她不想在那样做了,她想要正视自己的心,她想要对自己好一点,她想要自私一点,只要看乔弈森一个人就好了。

    “我问你,奕森呢?他还好么?”

    阮小溪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手脚已经完全的恢复了自由。

    祁哲耀没有看阮小溪的表情,很久他才说出一句话来:“乔弈森,他……死了。”

    死了?怎么可能?

    阮小溪忽然间一把抓住祁哲耀的手臂:“你刚刚在说什么?”

    祁哲耀叹了口气,他抬起眼睛,直视着阮小溪的眼睛,一个字一个字的说:“乔弈森,他死了。”

    “所以说,你现在也不用去拉斯维了。”

    “不可能的,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乔弈森他怎么可能会死呢?”阮小溪这个时候第一次体会到了晨微在知道ben死讯的时候的感觉。

    那是一种把整颗心都剖开的痛楚,她几乎都不能够好好地站在原处。

    “这不可能,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我绝对不相信他就这样的死了。”

    阮小溪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已经是泪流满面,她像是在自言自语:“我不相信,绝对不能相信。”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阮小溪擦干了自己的眼泪:“就算是乔弈森真的死了,我也要看到他的尸体才会承认,不然就算是全世界的人都说他死了,我也不会承认。”

    祁哲耀看着阮小溪的执拗,有几分无奈地说道:“现在乔家的人都已知道了这件事情,乔一鸣已经回国了,你可以去问问他。”

    阮小溪一把挥开祁哲耀的手:“我不用任何人告诉我这件事情,因为不管是谁说,我都不会相信。”

    说完这句话之后,阮小溪就直接走了出去。

    她先是回到了乔家,祁哲耀没有骗她,乔一鸣真的已经回来了,他和程琳在房间中看到阮小溪那张憔悴恍惚的脸,两个人的脸上都漏出来几分的担忧。

    乔一鸣走到阮小溪的身边:“小溪,你……”

    他的话没有说完,因为他实在说不出口,他没有办法告诉阮小溪这样一件残酷的事情,更没有办法问出口。

    程琳也是知道乔一鸣在纠结什么,三个人人久别重逢,但是却没有任何一点的喜悦在里面。

    阮小溪看着眼前的两个人,她开口:“一鸣,程琳,点点和念念暂时就先交给你了,可能你们也已经知道了管家的事,我现在有更为重要的事情要去解决,家中的一切就先交给你们了。”

    乔一鸣担忧的看着阮小溪:“你想要去哪?小溪,大哥……”

    程琳知道乔一鸣接下来想说出什么话,她直接截断了乔一鸣的话:“好的,小溪,这里的一切我们都会照顾好的,你想要去做些什么,就去做吧,不要让自己后悔。”

    乔一鸣不能够认同的看着程琳,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爱人竟然会让阮小溪离开他们的视线。

    要知道大哥的消息他们都已经知道了,阮小溪不可能不会知道。现在正是阮小溪最为脆弱的时候,要是出了什么事情该怎么办?

    阮小溪感激的看了程琳一眼:“我会在今天做乔家的私人飞机去一趟拉斯维。”

    说完这句话,阮小溪就再也没有说出一句话,直接从两个人的身边走过。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